主页海天散文睹物思人
文章内容页

师父

  • 作者: 冬风无痕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9-08
  • 阅读7152
  •   “师父,帮我修一下这部手机。”突然从维修台外传来一声,原来是一部落水手机需要维修。然而他的一句“师父”让我顿然想起自己已有许久没有叫一声“师父”了,我的师父,他还好吗?


      2003年高考失利,我就一直待在家里,精神萎靡,整天都无所事事,也不知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这时三爸知道了我的处境,便托人给我在县城找个一个维修手机的师傅学习手艺。


      后来我还知道三爸所托之人是他邻店的人,也就是我后来的师兄。这是我走出校园第一次来到县城,显得格外怯声怯气,所以我与母亲随着他来到师父的店面––这是一家单门面手机维修店面。只见店面门口上方提着四个大字“智琴通讯”,后来还知“智琴”是取了师父和师娘名字中的其中一字。我与母亲就立在门口,我用余光环顾一下:只见店面内的壁橱里摆满了商品,譬如座机,充电器等;落地玻璃柜也放满了各类商品,比如充值卡,感应灯等,真是分门别类,琳琅满目。而店面的最里面正上方面壁处便是维修台,维修台上的维修仪器,工具错落有致归置。此时维修台前正有一位年约三十多的男人正背对着我们专心维修手机。


      师兄走了进去,弯下腰与那维修师傅耳语几句,维修师傅听后,放下了手中的工具站了起来,转身向我们走来。虽然他一脸和气,然而我还是显得缩头缩脑,不知该如何应对?倒是一旁的母亲,笑道,“师父好!”随后轻轻推了推我,“不要愣着,打招呼!”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师兄便介绍道,“这就是我的师父!”随后又对师父说道,“这就是我给您说的学徒,桂东!”师父听后,一脸微笑,“这样吧,以后我们就叫你小桂!”他的一句话把我们的距离拉近了许多,但我还是怯怯叫了一声,“师父!”母亲见我如此扭扭捏捏,更是不放心,声严厉色对我说道,“桂东,以后在这里要好好学习,听师父的话!”随后又对师父说道,“师父,以后桂东就交给您了!他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多多教导!”师父听了母亲的话,见我如此拘谨,说道,“小桂,不要这样拘谨,以后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


      母亲离开县城,自己突然仿佛成了浮萍,无依无靠。师父见我对这里的环境很陌生,还没有融入其中,便让我去他家坐坐。原来师父是邻镇赵家人氏,现在住在出租屋,虽然所租房子有两间房,然而一家五口人住在一起––师父师娘与他母亲住在一起,另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还有一位师父弟弟的女儿,所以还是显得特别拥挤。师父的母亲除了帮师父带小孩,还安排我们的伙食––因为我们几个徒弟是与师父一起吃饭。当大家聚在一起吃饭时,其乐融融的情景顿时让我体会到家的温馨,这也让我更快融入其中。


      学习的过程是枯燥无味的,每天除了看书还是看书,这对刚刚走出校园的我来说,无疑是难以忍受的。所以我时不时趁师父不注意时便偷偷溜出去,往往许久不见人影。其实自己也无处可去,漫无目的在大街游走,领略一路风光,虽然风光无限,但却还是掩饰不住心中的孤独与焦虑––面对枯燥无味的维修杂志和密密麻麻的电路板,我更加喜欢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说到底自己还没有从校园生活中走出来,还没有改变自己的心态;我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还能结束这样的学习环境?突然,有一天我得知有些同学在县城学校学习,所以我找到了他们的住宿地,见到曾经的同学甚是兴奋,仿佛又回到了校园生活,所以每周周末自己都会去找他们玩,每次都玩得乐不思蜀。师父早已洞察一切,有一天,师父突然问我,“小桂,如果一部手机进水了该怎么办?”我听后,回答道,“手机进水了,第一时间就要把电池取出来,再拆机,把电路板放在超声波里用酒精清洗,清洗完后再取出电路板用热风机把电路板中的酒精吹干,再检测电路板元件是否损坏……”师父听后,笑道,“说得没错,如果一部手机进水了就要立即修理,不能拖拖拉拉,不然就更难以维修。不过,手机的元件损坏可以维修更换,但一个人的心变质了,就没办法救治了……”师父的一句话仿佛当头棒喝,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学习,而我却一直沉浸在往事中不能自拔,而荒废了自己的宝贵时间。


      师父店面的旁边有一家开锁配锁的小店铺,小店铺由一对中年夫妇打理,由于毗邻,所以常有来往。在交往过程中,得知这对中年夫妇家中还有一位年迈的母亲,然而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融洽。起初我们还是从闲聊中得知这对中年夫妇对母亲如何如何不满,而母亲对他们如何如何不好。师父他们听后也说一些“老莱娱亲”的典故,想想这对中年夫妇也是未能听懂吧!直到有一天,我正在维修台上看书,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阵骚动,我立即起身来到门口,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在我的眼前––只见一位年迈的母亲倒在地上,而这位中年男人却用手拽着母亲的衣服,拖行。那一刻,我也震惊了,虽然在电视机书里经常会看见这一幕,然而这一次却实实在在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事后,师父对我说道,“丑恶的海怪也比不上忘恩的儿女可怕!”随后又说道,“一个人如果使自己的母亲伤心,无论他的地位多么显赫,无论他多么有名,他都是一个卑劣的人。”


      2003年12月23日,开县高桥镇罗家寨发生了轰动全国甚至是世界的气井井喷史上罕见的特大井喷事故。那日县城突然涌出了许多人,让整个县城拥挤热闹了许多,有些人抱着小孩,慌乱无措;有些人抱着棉衣棉被,目光呆滞;有些人蹲在墙角默不成言,面容憔悴;有些人站在街边痛苦哭诉,说着说着便泣不成声。直到后来还知是昨晚发生了井喷事故,而且特别严重,原来他们都是逃难过来的。我听师父说,这次井喷特别严重,恐怕一时半会是堵不上了,迫于无奈只好用火把气体点燃,顿时把整个山头都烧的一片火红,先前郁郁葱葱的树林变得格外荒芜……如果任由有毒气体的扩散,连整个县城的安危的岌岌可危。虽然政府已经为这些逃难的人安排了住处,然而面对突然多出来的几万人,显得有些杯水车薪。师父的店面门口也聚了不少人,一个个蓬头垢面,师父见状便让我们把水烧开后端给他们饮用,逃难者端着热气腾腾的水杯,甚是感激;直到夜晚,整个县城都暗下来,师父便特意让门口的电灯点到天亮。几日后,我问师父为什么要这样做?师父笑道,“对别人之善,就是对自己之善,勿以善小而不为!”,闻言,恍然大悟:对他们而言,在这寒冷的冬季能够喝上一杯热水,便是温暖之源;对他们而言,寒冷的冬季能有一盏灯光守候天明,便是光明之源。


      还记得有一天,师父突然指着洗衣机上面的“洗涤”两字问我们这个“涤”念什么?当时我就愣住了,这确实把我们难住了。有的说是念“tao”,有的说是念“tiao”。师父听后没有说话,直到后来我还从字典里查到正确读音念“di”。师父听后甚是高兴,对我说,“遇到不懂的事就要多查,多问,都看,不能让不懂的事阻碍了我们学习的道路。”


      不知不觉自己在这里学习有半年之余,我信心满满便打算春节前就“出师”了,为此自己还买了糖果庆贺,师父似乎看出了我的“小心思”,便语重心长对我说道,“小桂,虽然你的理论知识掌握得差不多,还是还得加强实线操作。”虽然师父的话说得很“隐晦”,但我也听出了弦外之音,顿觉羞愧,及反而学,至精其艺。师父的敦敦教诲也让我明白“学以至精,方能致用”的道理。


      尽管后来我出师了,然而每次遇到解不开的问题都会前去请教师父,师父每次都会耐心为我答疑解惑。一年后我便离开家乡来到异乡,而师父所在的店面因为三峡水库蓄水的缘故搬离老城而迁至新城,直到几年后的春节回家乡,我也找了许久还找到师父的店面,这时还发现以前“智琴通讯”的四字招牌被某通讯名称所取代。师父还是跟以往一样很热情招待了我。在后来的交谈中还得知,师兄们因为种种原因,有些已经改行做了其它生意,然而他们每年春节还是会邀请师父一家一起团年聚餐––当师父如数家珍般把师兄们的名字说出来时,仿佛自己又回到了与师兄们还在师父身边聆听教诲的时光。与师父还在闲谈时,师娘已经准备好了晚餐,我也盛情难却便留下与师父们共进晚餐。当从师父家离开时,已经灯火通明,师父担心我对新城地形不熟悉而迷路,执意送我到车站,我已不记得在途中我们谈了什么,但当汽车驰离时,望着师父渐行渐远的背影时,我的视野渐渐模糊……


      ……


      “谢谢师父!”我递过维修好的手机给顾客,我得到了一句感谢的话,心里甚是满足。恍惚之间,我似乎又回到了那年,站在师父的身边,聆听师父的教诲,道一声:“谢谢您,师父!”

      本文标题:师父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6044.html

      验证码
      • 评论
      3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