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人(二十二)

  • 作者: 天涯若比邻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0-07
  • 阅读5660
  •   在我的印象中黄忠烈伯伯是一个个子比较高,人也长得很魁武的那一个人。那时他的年龄有四十五六岁,但他那宽大的脸部下巴上的肉有些往下坠,使他看起来不像一个四十五六岁的人,同时他不太主动与人说话,因此给人的印象有一种严肃的感觉,再加上他看人的眼睛时漏出来的目光也有一种冷光,因此让人感到他还有一点不言而威的感觉。


      但是,当你与他接触的时候,几分钟内你就会觉得他是一个很能够与人相处的人,说话态度很注意方式方法,说话总是轻言细语的,语气也是很平和的,不像他的长相,没有一点的粗声粗气的地方。


      黄忠烈伯伯当时是东风渠扩建工程指挥部清水团部的主办会计,我当时是材料保管员,所以几乎每天都要与他工作在一起。之所以叫他黄伯伯,因为他是我父亲生前的同事,因此在他的眼里总是把我看成他的晚辈,对我是照顾有加,因而我也对他很是尊重地叫他黄伯伯。


      黄伯伯做事十分的认真且让我感到他十分的谨小慎微。那个时候我刚刚工作,有一次他在记帐的时候我绕到他后面去看,他那个帐薄上写的那个阿拉伯数字真是一丝不苟工工整整的,既秀气又匀称,没有半点的马虎和潦草的痕迹。仅管他的个子和外表给人一种威猛的感觉,但是就像我前面说到的那样,黄伯伯说话的声音与他的长相完全没有联系判若两人,说话时的声音很小而且很慢。记得有一天,团部的政委朱觉先到财务办公室来说事情,朱政委问黄伯伯关于年终决算报表分析的情况里面有一个数字的问题,黄伯伯听了之后做了详细的解释和说明,不知道为什么,朱政委听了他的解释后看起来仍然像一头雾水一样的表情,接连不断的又问了几遍,黄伯伯仍然笑着不厌其烦地给朱政委做说明。


      待朱政委带着满意的表情离开财务办公室后,我看到黄伯伯紧张得满头大汗,好半天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释然了。


      慢慢的长时间与黄伯伯想处一起后,我发现有一个特点就是他对人非常的客气,不管是工程上的人还是后勤上的人,也不管是炊事员还是工地上的民工,他见到之后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看着别人。我与黄伯伯一起相处工作了四年多,从来都没有看到他发过一次气亦或是大声地说话。


      一次,也是财务办公室姓肖的一个材料会计把材料明细帐记错了,黄伯伯先是一个人加了两个晚上的班查帐,之后又与那个姓肖的材料会计一起连续加了一个晚上的班对帐,后来总算是把那几笔错帐找了出来。我满以为黄伯伯要批评那个姓肖的会计,可黄伯伯却笑着在财务办公室只说了一句:“会计工作就是这样,有时候一分钱或者是一个材料记错使帐不平,这找记错了的帐比重新做帐还要麻烦得多。要是可以拿一分钱就可以做平帐,比这找错帐快捷得多就好了,可这样帐也就永远都做不平了,所以不行,只有把它找出来才能够做平帐!”。


      与我一起当材料保管员的王长青,平时很喜欢练武功,有一次悄悄地告诉我说他想拜黄伯伯为师练武功。听了王长青的话我十分惊讶,我想那黄伯伯除了外表之外根本没有一点点像是王长青说的那样是一个有什么“高深武功”的人。所以我当时对王长青说:“你是在开玩笑吧?那黄伯伯不像是一个你说的那样有什么武功的人,平时走路也是慢吞吞的,也没有看到过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呀?!”“这你就不懂了吧,刘红,这就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你真不知道黄伯伯有武功?”王长青露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对我说。


      我摇了摇头说:“看不出来,我还真不知道黄伯伯有什么武功!”。


      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看到王长青真的三番五次地向黄忠烈表示要请他教自己的武功,而每一次黄伯伯都推脱说他自己没有什么功夫可以传授,可那王长青确也是锲而不舍坚持要求学武功。


      看到黄伯伯那样的态度我不由得有些很纳闷:到底他是不是真的有武功?!


      就在我满心疑惑不解的时候,一天团部的朱觉先政委来财务办公室说事时,朱政委无意中问黄伯伯说:“老黄,你那功夫还在练习吗?怎么没有看到你练习了呢?!”“朱政委,我的那些东西都是一些花拳绣腿,学的时候主要是想强身健体罢了,算不上什么功夫!”黄伯伯笑着回答说。


      听了朱政委和黄伯伯两个人的对话,这时才我知道那黄伯伯真的是会功夫,可我在心里想,明明自己会武功,为什么却要隐瞒自己的功夫呢?还有搞不懂黄伯伯他说话做事为什么那么低调呢?


      后来我才知道有着魁武轩昂气度的黄伯伯,说话做事都谨小慎微的真正原因。原来黄伯伯出身在一个富裕人家,他家解放前在当地颇有名气,父亲人称“黄百万”。


      除了有钱被别人叫做“黄百万”以外,黄伯伯的父亲还在县城开了一家武术馆,据说弟子门徒多的时候有上百人。所以黄伯伯自幼就受到父亲的教育和熏陶练习了一些功夫,年轻时三五两个人近不了他的身体。在他上初中的时候,县城举行擂台比赛,黄伯伯还得了亚军,使得临近几个县的武术爱好者都知道他的名字。解放的时候他父亲因为受到惊吓后一病不起而去了。他本人因为还是省城读高中二年级的一名学生,所以仅管其家庭被划成地主成分,他本人也不曾受到大的影响,高中毕业后就参加了工作。但是因为家庭出身的原因,每一次运动他都成了“运动员”,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期间每遇“忆苦思甜”他都要上台去讲述自己父亲是如何盘剥百姓的故事以及自己是如何在灵魂深处低头忏悔的。久而久之,便养成了与他相貌不相称的性格和谈吐习惯。


      在知道黄伯伯的这些过去事情后,看到他总是轻言细语地与他人说话的方式和表情时,成年以后慢慢地成熟了的我只要回想起一起工作过的黄伯伯,我才渐渐地理解和懂得“世事造就人的人生和生活习惯”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

      本文标题:人(二十二)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7151.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