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陀思妥耶夫斯基自述(八 我看文学艺术 2 艺术永远是现实和能动的)

  • 作者: 黄忠晶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0-08
  • 阅读5649
  •   我认为,艺术永远是现实和能动的,一直都是这样,更为重要的是,不可能不这样。如果我们有时感到艺术与现实相脱离、没有服务于功利目的,那可能是我们还不知晓艺术的功利途径,或者我们过于看重直接见效的功利。这种愿望也许很好,但不理智,就像小孩见到太阳后要大人去把它摘下来一样。还有一种可能是,我们有些诗人和散文作家由于丧失理性而断绝了同现实的联系,对现实采取毫不关心的态度,沉溺于古希腊罗马的田园诗和中世纪传奇,幻想自己成了古希腊人或中世纪骑士。这样的人其实已经处于疯癫状态,为数极少。也有这样的可能:我们的诗人、艺术家真的脱离了现实,而原因是多方面的:或者是认不清自己的公民职责,或者缺乏对社会现象的敏感性,或者跟社会的利益相冲突,或者由于思想尚不成熟,或者由于一些历史因素,或者由于社会还处于转型期,等等。

      在一定程度上说,诗歌的好坏可以用它在公众中造成的影响之大小来衡量。当然,在公众那里也会出现失误,有时甚至很严重,他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应该爱什么,应该支持什么。但这一失误很快就会消除,自然而然地消除,社会会自动纠偏到正确的轨道上来,更重要的是,艺术是始终忠于现实的,它的失误也是暂时的,很快就会消除。艺术不可能不忠于现实,特别是忠于现代的现实,否则就不是真正的艺术。真正艺术的标志就是,它总是现代的,总是符合现代的利益。如果艺术中也有古希腊罗马文学,那是因为现代的人们需要它。我要再说一遍:有可能出现失误,但那是暂时的。不是现代的艺术或与现代不相适应的艺术是不可能存在的;即使存在,那也不是艺术,它会越来越贫瘠、退化、无力而丧失任何艺术性。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不承认有纯粹的艺术存在,也就是说,艺术不可能是没有益处的,不可能是毫无现实意义的。

      有人会问:“你根据什么说真正的艺术不可能没有现实意义或者不忠于现实?”我的回答是:首先,所有的历史事实都表明,艺术从来就不会把人放到一边,而是同人的希望和理想相一致,并且帮助人们去探求这种理想,艺术是同人一起产生、一起发展,最后也会一起消亡。其次,更主要的是,任何一种艺术的基础,也就是创作,只能是存在于人的身上,就像是他的某一部分机体的表现,因此,在人的总体追求的目标之外,创作不可能有别的追求。如果创作另走它途,那就说明它跟人发生了冲突,同人分离,也就违反了自身规律。就目前为止,人类看起来还算正常,总的来说不会违反自然规律而走向死亡,那么也就没有必要担心艺术会违背自己的使命。

      确实,一个人在其一生中有可能偏离现实和自然规律,而艺术也会随着发生偏离。但这恰恰说明艺术同人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它会永远忠实于人以及人的利益。

      但是,只有在不去限制艺术自由发展的前提下,艺术才会忠实于人。因此,我们不应该用种种目的去限制艺术自由,不要为它设置各种障碍,不要让它偏离方向,因为即使不人为地加上这些东西,艺术也会遭遇许多暗藏的阻碍、脱离正轨的诱惑以及必然会有的偏差。艺术的发展越是自由,它的发挥就越正常,也就越是能够找到一条真正有益于人的道路,这是因为,艺术的目的跟人的利益和目的是完全一致的。

      我们希望艺术永远合乎人的目的,同人的利益相一致。如果说我们希望给予艺术更多的自由,那是因为我们相信,它的发展越自由,它对于人的利益之贡献就越大。因此,不应该预先为艺术规定目的和好恶。如果艺术的发展是正常的,不用任何规定,它也能符合自然规律,满足人的需要,既然如此,又何必预先设置种种障碍呢?艺术是不可能走失方向的,它一直都是忠实于现实,随着人类的发展而进步。要相信艺术不会走错路,即使它偶尔偏离一下,立即就会对人的要求作出反应,回到正路上来。什么是美?美就是合乎理性、正常健康。如果一个民族仍然有着对美的理想和需要,这就意味着它有着对正常健康和合乎理性的需要,那么这个民族的发展也就有了根本保证。任何一个人,哪怕他是莎士比亚,也无法为艺术规定道路和目的,因为他不可能完全搞清楚那种永恒的共同理想。你可以猜想,可以期望,可以证明,可以号召,这些都是可以的,但不能为艺术设置种种障碍,不能在艺术领域充当专制君主的角色。

      ——论俄罗斯文学

      本文标题:陀思妥耶夫斯基自述(八 我看文学艺术 2 艺术永远是现实和能动的)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718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