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爱情方舟
文章内容页

她的喜欢

  • 作者: 雪洛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0-18
  • 阅读28846
  •   禾苗双手紧紧地抓着手机,手指都泛白了,就像手中抓住的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一样。手机振动了一下,她的心也跟着颤了一下。虽然她很想知道结果,可现在她真的没有勇气看手机,怕那个答案不是自己想要。

      夜很深了,四周静得可怕,环顾四周,漆黑一片,室友们均匀的呼吸声传进她的耳朵,禾苗心想,看来她们都已经睡着了。

      心存一丝侥幸的禾苗缓缓地打开手机,紧张地操作每一步,每一步都小心翼翼、提心吊胆,似乎每一步都关乎性命,不能出一丝差错。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真的不可能了”。

      短短的一句话,却像法官的死刑宣判一样,瞬间便抽走了禾苗的生命。手机的屏幕光亮逐渐暗淡下去,就像禾苗的心也跟着下坠,沉到了谷底。泪夺眶而出,浸湿了大片枕头,心疼得发胀,感觉快喘不过气来了。不敢发出声音,死命地咬着唇,手死命地抓着被子,受不了了便把手塞进嘴里,却感觉不到疼,只觉得心快要裂开似的。

      这一夜,禾苗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怎么睡着的,确切地说她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睡着,因为窗外雨的滴答声陪了她一夜。

      禾苗睁开眼时,第二遍起床铃刚好结束,室友们都已经起床了,在洗脸刷牙收拾,大家都忙着做自己的事,都没有注意到禾苗的变化。禾苗就那么呆坐在自己的床上,想等室友都出去后再下床洗漱,她不想让其他人看出自己的异样,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痛苦。

      时间飞逝,却没有带走禾苗的一丝痛苦,反而这伤随着时间的累积愈深愈重,她感觉自己都快承受不住了。夜深人静,辗转难眠时,禾苗真的很希望能有个人听自己一吐为快。这时,她便讨厌起自己内向腼腆的性格来,是啊,以前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课,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生活,现在也是,又有谁能看出我快溢出体外的悲伤呢?以前是自己拒绝走进别人的世界,也拒绝别人踏入我的世界,现在又怎能奢望别人注意到自己的不快乐呢?说不定是我的演技太好了呢?禾苗自嘲地想。

      正被自己不要脸的想法惊住时,手机的振动声将禾苗的思绪拉回了现实,看到手机屏幕上“木岗”,禾苗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她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感受,就像是得到了自己拼命想要却又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心里又惊又喜又怕。立即通过了对方的好友请求,却被对方发出的第一条信息浇了一身的凉水,血液像冻住了般,从骨头缝中散出来的凉意使禾苗全身不住的颤抖。前一秒的她有多开心,此刻的她便有多么的绝望,禾苗在心里对自己说“对面那个人不是他,是啊,怎么可能是他呢?禾苗你真是可笑,太天真了,醒醒吧,你们已经不可能了”。

      前一秒是天堂下一秒确实地狱的落差使禾苗怒不可遏,禾苗在心里将对面的人骂的狗血淋头,那人真是可恶,是来看我的笑话吧,好啊,既然你不是他,我也没必要对你客气。禾苗将自己这几个月来的痛苦、委屈和不甘全转化了为对对方的怒气,一股脑儿全在撒对方身上。

      “你是谁?为什么要用他的名字?”

      “你的问题是:我最喜欢的人是谁?”

      禾苗想起来了,自己的加好友验证问题是:我最喜欢的人是谁?她感到很尴尬,可是依然很火大。

      “那么请问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你就当我是一个你的暗恋者吧”

      禾苗心想这人脑子有病吧。

      “你不说我就把你删了啊”

      “我们是高中同学,但我现在真的不方便说我的名字,反正我们真的认识,不然我怎么可能知道你喜欢木岗呢?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坏人。”

      禾苗心想,他说的也对,知道我喜欢那个人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这人应该高中时和我很熟吧,那会是谁呢?和我走的近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不禁在内心推测其人是谁了。

      “别猜了,你猜不到的,你即使知道我是谁了又有什么用呢?我是谁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你是谁?是没什么用,但是人都有好奇心啊。”

      “你只要确定我不是坏人,不会害你就行了啊。”

      “那我能把你当成一个陌生人吗?我们以后都不要见面好吗?你永远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好吗?”

      “你把我当成谁都行”

      “你还没有答应我”

      “你那么喜欢他吗?”

      “以后你有真心喜欢的人的了,你可能就会明白我对他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几分钟过去了,手机没什么动静,什么情况,这人怎么直接就把我晾在这里了,真是没礼貌,禾苗气愤地想,以后再也不回他消息了。

      手机响了,虽然禾苗真的很想不去看对方发了什么,但还是忍不住拿起了手机。

      “我有喜欢的人”

      禾苗的脸瞬间红了,因为想到了对方刚刚发的一句:你就当我是你的暗恋者吧。但她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把那句当做玩笑话。

      “那你应该懂我”

      “我答应”

      “谢谢”

      “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你早点休息吧,这段时间一直都没休息好吧”

      “好的,你也是”

      听着室友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今天拍毕业照的各种有趣的事,禾苗像突然才清楚自己已经是半只脚跨进社会的人。一晃眼,四年的时间就过去了啊,时间溜得真快啊。不知不觉间,那个雨夜会想起的人已经在心底待了4年了啊,那个无话不谈、知道我所有的“陌生人”也陪了我4年了啊,过了今夜,自己就不再是学生的身份了,是不是也就没有执着和任性的权利了呢?

      翻开手机,点开“陌生人”的头像,禾苗突然意识到,好像不管自己什么时间翻开这个头像,它总是亮的,就像是一盏亮着的灯,照进了禾苗心里最黑的地方,也引导着禾苗走向光明。禾苗心想,也许自己一直喜欢用QQ,而不习惯用微信这个占一部分,只要头像是亮着的,就好像那个人始终都在,会给自己勇气和方向。

      “谢谢陪伴,谢谢安慰和开解,谢谢鼓励与支持,谢谢所有和一切”

      等了几分钟,手机没动静,可能已经睡了吧,看了下手机,啊,都这个点了,估计是睡了。室友们还在聊天,似乎是想要抓住这最后的在一起的时光,撒了欢的聊天,把想说的都说了,还是觉得不尽兴,宿管阿姨看来是很有经验的,也任由我们去了。禾苗很想加入室友们的队伍,但好像插不进去话,是啊,从来就没怎么和室友们亲近过,关系一直保持在普通朋友的位置上,又怎么可能因为离别而更近一步呢?

      听着室友们的谈笑声,禾苗的孤独感更加重,不由得又拿起手机。

      “今天大家都挺开心的,好像是要给自己的大学一个Happy ending,也给自己明天的社会生活一个美好的开头”

      “毕业快乐”

      禾苗是被尿憋醒的,快速的起床上了个厕所,环顾四周,发现她们都还在睡觉,没有一点要醒的迹象,禾苗决定自己也在睡个回笼觉。爬上床,打开手机想看看什么时间了,手机上显示:10:20。还有几条QQ消息,心想,应该是他发的。这是他们约定好的,自己想到什么不管什么时间都可以发给他,他看到了会及时回复的,想表达自己的看法就把他的想法发过来,不想评论就恢复“已读”。

      点开QQ,发现他确实回复了,时间是7:02。

      “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

      “大家里面包括你吗?我希望有你”

      “毕业快乐”

      “今天正式毕业了,准备回老家看看,顺便去学校一趟,看看老王,希望偶遇”

      禾苗没回消息,但回了老家,去了曾经的学校,站在教室外,透过玻璃看着曾经的一幕幕高中生活的点点滴滴划过眼前,流到心底。拍了一张两人曾经同桌时坐过的位置,发给了被自己标注了4年的“陌生人”。

      “回到曾经和你们一起学习奋斗和生活的地方,记忆中有你,可是我的喜怒哀乐都无关于你,曾经是,现在还是”

      “这颗心沉寂了4年,现在回到那个让她怦怦跳动的地方,我清楚地感受到,她动了,可我也明白,无关于你”

      “人这一辈子,总会将一个人在青春年少时就埋在心底,见到熟悉的背影,听到相似的声音,回到一起生活过的地方,他跑出心底将心狠狠地刺一下,马上又躲回心底,反反复复”

      “这个人得不到却又忘不掉,无能为力却也是心甘情愿”

      禾苗坐上了去成都的大巴车,手机震动了下,手机上屏幕上显示了“长彦”发来的QQ消息。

      “已读”

      头像是暗的,一滴泪砸在了禾苗握紧的手背上。

      本文标题:她的喜欢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7622.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