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玄幻推理
文章内容页

双生子(五)

  • 作者: 韩非情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0-19
  • 阅读28601
  •   我就继续飘向下一个目标,戊龙显然是被吓坏了,见到我,不是,见到鬼穿过他的身体,他脸色发青意识恍惚。

      差点尿了吧,我想。

      我开始继续恐吓他们,我没有一点情绪,就是觉得轻松,保持着平常心,原来作为一只鬼,我是不会有过多喜怒哀乐的!

      我指尖绕着的丝线不知道何时消散了,我的一双玉手重现,说是春葱一般,也不过分!

      听不到几个丑八怪呼爹叫娘的,他们的脸色都有些发绿,张嘴叫什么,我听不到也不在乎。

      约莫过了半个钟,我吓退了他们了,他们不再施法控制他。

      他的额头细细密密的一层汗,他真是尽了力了,平时练功也没有这么辛苦!见我回头看他,他微微笑了,看嘴型他在说寒霜两个字,嗯,是在召唤我过去,我见到了地上没有了魂魄的小姑娘侧卧的身体,我想我还是进到她的身体里去……

      正想着,抬头就见他神色紧张,我没有什么脑子,灵台却突然变得清醒,如果我还回到那个小姑娘的肉身里去,情况就会变得和我逃出升天,也就是刚才三魂七魄游离出去一样的!

      我还是看他想我怎么做吧!

      嗯,他的手指在地上写着字,每个字都闪现,短时间又消失,这是专为了我,那几个丑八怪此时正对我们虎视眈眈,看来我这个鬼也吓不倒他们呢,真是让人忧心!

      头顶的天窗看出去,天色已经透亮,我这个时候如果不是有结界护着,已经是魂飞魄散!看起来恶劣的处境有时候也会变成安全的躯壳!

      但是,那几个丑八怪好像开始小声议论,不是的,应该是在密谋!

      而他正皱着眉头在想主意呢,他一皱眉我就知道他有些为难了,好像是什么事情想不通。

      我的躯壳,这个小姑娘的身体从地面升起,我扭头望向他,他缓缓摇头,看来不是他做的,只能是那几个丑八怪做的,他们想干嘛?

      寒霜,我轻轻对那小姑娘说,没有你的躯壳就没有我这只鬼的今日,我谢谢你了!

      我突然明白了,轩辕八子,那几个丑八怪,决定夺走我的躯壳,我没有地方可去了,我真的快成了孤魂野鬼!

      我因为心也没有了,也不觉得难过,只是恋恋不舍的看着他,他也直视着我,仿佛要送我最后一程!

      我化作一股清风,很快钻进了寒霜的肉身,同时还使了点小法术,空气中有一道七彩光闪现!

      轩辕八子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幻化出的七彩光华,面目都有些怔忪,我却暗自笑了,我已经和寒霜的肉身合二为一,他们却不知晓,以为我还是飘在空中的一只鬼!他们以为我会回到寒霜的身体里,其实我也是回去了,但是七彩霞光还在半空中,他们分辨不出来,毕竟也是肉眼凡胎!

      他和我是早有约定的,如果躯壳被人夺走,就算是再入虎穴,也非得回到躯壳不可!因为有一具肉身都好过魂飞魄散,魂魄没了,可就真的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此时的寒霜,身体浮在半空,因为轩辕八子精力转移,一时没有顾及到我,我从半空摔了下去!很疼,但是我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可是脑子撞到了地面,有点头昏……

      他呢,他在做什么?

      一团光晕笼住了他全身,这光晕逐渐扩大,那几个丑八怪面色蜡黄,他们怪叫了几声:宫羽!你想做什么?

      他紧闭着双眼,盘腿静坐,没有理睬轩辕八子,光晕已经将八个丑八怪也囊括其中,我见了兴奋一时间忘了我是个死人,目光不顾一切盯住了他!

      他要冲破结界!

      他,能够做到吗?我暗暗想着。

      我听到丙虎对此也不确定地说:不知道,我们还是修补好结界吧!

      轩辕八子慌了神,一个个乱叫,他们终于也坐了下来,他们好不容易才将我和他困在这个结界里,怎么会轻易放弃?

      ……

      这一切起源都是因为我,我很是过意不去,若不是我疏忽,他就不会被困于结界里,这都怪我!

      记得几天前,我见春光正好想要他陪我玩,可他偏偏说要出门,我很恼他,答应了我的事情他又变卦!

      我要放风筝!我在他身后大声嚷道。

      他回眸一笑,那叫一个眉眼俊俏、唇红齿白,他这么个英俊的人笑起来也是杀人不偿命似的,我愣了愣,他已经几个起落消失在地平线,好轻功!

      有什么了不起?!

      我梳着羊角辫,于是双手一边捉住一个辫子,蹦跳着走向晒谷场。

      阳光暖和,春风和煦,我一个丫头穿着最平常不过洗白了的衬衣和湛蓝的长裤轻松走上了晒谷场。现在不是秋收季节,晒谷场上什么也没有,我是来看风景的!

      远处绵延千里的大山,错落有致的田园,低矮的茅草屋,如水墨画一般的好看,我一眼看尽了,心里有些小小的兴奋,我咧着嘴笑了,也不怕被人看见了笑我白痴!

      我正在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不由自主的踮起了脚,伸展开手臂,冷不丁的听见有人唤我:丫头,你看什么哪?

      他站在我身后,手里拎着一只风筝,报纸糊的,但我见识过,他做的风筝可以飞到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高度!

      我正恍惚,他不是走了么?我又幻想了,我总是这样,一想什么就会幻想出什么来!

      我走到晒谷场边缘,看见了一个移动的黑点,那是什么?

      等了半个钟头,才逐渐看清一位大叔挑着担子,右手拿着一个拨浪鼓,也是他见到了我,他手里的拨浪鼓晃动着,发出咚咚的声音。

      大叔,你是货郎?我双手笼成一个喇叭,冲着他大声说。

      他点点头,笑意盈满了整张脸,手里的拨浪鼓咚咚响。

      我雀跃着跑下了晒谷场,看见大叔放下了挑子,他等我跑近了才说:姑娘,我这里有不少好东西呢。

      我笑了笑,扯开他挑子两头竹篮盖着的花布,果然有不少好东西:红头绳、针线包、花袜子、胭脂水粉,还有一只银镯子!

      姑娘喜欢吗?

      嗯嗯。我连声点头,拿起这样又想看那样,小心脏兴奋的砰砰跳,可是我手里的钱少得可怜,都怪他从来不给我留一点,吃穿过后,什么也不留下!嗯,我家本来也不富裕,这个年头,谁家里是有许多钱的,都是穷得叮当响!

      我逐渐收敛了笑容,那大叔都看在眼里,我有些不自在,扭了扭身子。

      姑娘,我渴了,你要是愿意给我一点水喝,我就给你几块麦芽糖……

      你有麦芽糖?麦芽糖,你不是骗我的?

      大叔听我这样嚷嚷,脸色有些挂不住,当然有了,我一个货郎走了许多里地,走到这里已经渴坏了,姑娘,你看,我像是撒谎的人吗?

      我倒是不介意别的,就是他说过,不准领陌生人回家。我想了想,对大叔说,那你给我看看嘛,麦芽糖在哪儿?你想喝水,简单极了,我去取水给你,就是分分钟的事情!我歪着头看他说。

      大叔又笑了,他眼角的鱼尾纹很深,他从竹篮里取出牛皮纸包,揭开了给我看。

      呀,果然是麦芽糖!

      大叔你等着!我转身就跑向了小屋,推开门就去了厨房,厨房里有个大水缸,我取了案板上的葫芦瓢舀了大半葫芦水来,转身就跑出了厨房。

      姑娘,你慢点,别洒了!

      呵呵,没事的。我笑着,葫芦瓢里的水轻漾着,倒是没有洒一滴水。

      我见大叔喝水时昂起了头,喉结上下滚动,开心的笑了说,大叔,你如果没有喝好,我再去舀!

      大叔将半葫芦水喝了个精光,将葫芦瓢递给我,说:姑娘你好心肠啊,会有好报的,你还待字闺中吧,我走南闯北的,见过不少后生,你如果信得过大叔,我可以给你介绍几个哦。

      我不禁哑然失笑,大叔,你还帮我这个忙呢,大叔,你人真好!

      大叔低了头去,把包着的麦芽糖放到我手心里。我也没有多想,取出一块麦芽糖就丢进嘴里。

      哈哈,真的很甜,谢谢你,大叔!

      我看向大叔,不知是不是幻觉,我见大叔的嘴角勾起,他的脸上浮现出邪恶的笑容。

      大叔,你……

      我活这么大了,头一次知道什么是天旋地转。

      周围的一切都旋转起来,连头顶的云彩也在转,多么好的天气,既温暖又舒服,为什么我觉得全身一阵寒意?

      大叔,你……你是坏人……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哈哈哈。

      坏人笑起来就是那么肆无忌惮吗?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人这么笑的。

      我觉得自己像是从半空坠落,我已经不省人事!

      时光,它总是趁你不在意时溜走,而你在乎时,就觉得它那么讨厌,总是原地踏步!

      我迷迷糊糊的醒来,闻到凄凉的潮湿味道,睁开眼就见到湿哒哒的一张脸,这脸贴得我太近,我拼命摇头,大声嚷着:滚开,快滚开!

      实在是这张脸有够丑陋,五官虽然是齐全的,位置也对,但就是丑陋不堪,我也不明白其中的缘故。我看他,也是鼻子眼睛嘴巴耳朵在脸上合理位置,怎么就那么英俊,我心里叹了口气,可能再难见到他了……

      你是什么人?我小心翼翼地问。

      湿哒哒的脸挪开了去,笑道:你不认识我了,我就是货郎,问你要水喝的货郎!

      你,你怎么,怎么抓我来这里,你想干什么?!我失控一般的狂吼,我想要发泄内心的恐慌,我知道他能乔装打扮的趁他离开时候绑架我,必然是有重大图谋!

      “货郎”刚卸了妆,他的手里还拎着一张脸皮,刚才洗了脸,所以脸上湿哒哒的。

      我开始检视自己的处境,我被他绑在椅子上,手脚都不能动弹,但是脑袋还可以转动,于是睁大了眼睛观察周围。

      墙角插着一只松油火把,这是唯一的光源,所以有些地方显得暗淡。我见到红砖墙和坑洼的地面,我有些懊恼,这地方太普通,没有任何奇特之处。

      我低头看着自己穿着一双黑底胶鞋,脚上还套着白袜子,这白袜子是他特地在我生日那天买给我的,他是那么有心的一个人,让我的心感觉到温暖。

      哎呀,我又胡思乱想了,简直没有把眼前的奸诈小人看在眼里嘛。

      你是谁,为什么抓我到这里来?

      我认真的看着面前的小人,发现他确实生的丑,好吧,这脸皮是爹妈给的,我也不能歧视坏蛋长得丑,于是小心地再问一遍:大叔,你想得到什么东西,我都可以满足你,只求你得到了之后放了我,好不好?

      本人的魂魄居住在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身体里,我有些不太在乎大叔对我使坏,只要他不毁掉我的这个躯壳,其他的事情我都不担心!

      大叔冷冷地笑了笑,说,你倒是真不怕,你看起来年纪不大,二八年纪,怎么定力这么好?

      我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他,于是瞎编道:我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从小就是在小地方长大,什么也不懂,自然,自然是不晓得怕……

      他说:你编的倒像是那么回事,可是我知道你是谁,你是慕容寒霜,你有个情哥哥……

      去你的,我心里想,就知道这么一点,看来不知道我是将魂魄附在这个小姑娘身上了,哈哈,我安全了!

      大叔继续说着,我却没有心思听。我觉得关键时候魂魄出窍吓他一吓,我就能脱身了。

      后来,我发现我低估了我的处境的危险程度……

      本文标题:双生子(五)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7650.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