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幽默
文章内容页

《三国.魏书》 但为君故(一)

  • 作者: 糯小懒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0-26
  • 阅读18278
  •   序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阿乐不曾读过诗书,但总听自己大人提起这句。桃之夭夭,一定就是说现在的场景吧——桃枝盘旋,绯红漫天,自家大人就跪坐在树下望着花与云。印象中自家大人总是得体的。白衣胜雪,如墨的长发梳理整齐散落在身后,眉眼带笑,莫名让人安心。

      “阿乐……,阿乐?”

      正胡思乱想之际,耳边突然传来呼声。

      “啊?……是是是是”

      看着她一脸窘迫,他突然就笑了“帮我沏壶茶吧 ”温儒尔雅,深瞳好似一潭湖水,溢满了月光。

      时隔多年再想起当年的情景,阿乐才明白,那莫名的悸动,叫做欢喜。只是当年的她还小,只是暗自思虑,这世界上怎么会有生的这么好看的人呢?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了

      ——君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

      阿乐一边小跑着赶去沏茶一边想着,趁现在有时间给大人做个新香囊吧,大人总不离身的那个土里土气的,实在太不配了。

      荀彧看着那身影一蹦一跳的离开,消失在斑驳的树影里。——没心没肺才可长命百岁,她还真是像你啊阿瞒。他垂下眼帘,低不可闻的叹息被掩盖在落花里。还好,他还有一点时间,用来回忆过去。

      一、 没头脑和不高兴

      左江东,右西蜀,中间夹个二百五。提起为曹操做事,荀彧是拒绝的。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种视脑子为粪土的奇男子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胸无点墨,毫无城府,像他这样的货荀彧七岁就能把他玩弄在股掌了好吗?这就是传说中的傻人有傻福?早知道曹操是这个德行,他就不该来曹营,一头撞死算了。跟着他能干嘛?建立哈批集中营吗?

      提起荀彧做谋臣,曹操是拒绝的。他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会有把川剧变脸玩的这么熟练的人。人前温儒尔雅,眉眼含笑一副谦谦君子风范。可一旦与他独处便冷着个脸,好似欠了他二五八万。什么鬼啊,曹操心里憋屈。你你你,我好歹是你上司能不能给点面子,我睡你老婆了你这么横?喂喂喂,你别走啊……喂!我堂堂曹孟德还要受这种委屈……我……,你回来,回来!荀文若!荀彧!苟或!

      荀彧是个小心眼。当日他前来投奔,曹操特意带着典韦在主营前静待,以表礼贤下士之意。——“苟或先生,孤可算等到你了。”笑容毫不做作,一脸明媚。

      荀彧抬头,正准备行礼的身子顿了顿,突然黑着脸转身便走。

      “哎嘿……喂喂喂你干嘛去!”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啊呸,老子在这等你半天脸都笑僵了,你就这么走了?不把我当人是不?曹操捶胸顿足“阿典给我砍他!”

      “……主公,求求你当个人吧。”

      曹操是个文盲,荀彧一开始就知道。曹操一直以为荀彧跟他摆谱是那日的一句狗货,其实不然。按照红楼梦的说法,这个傻逼,他见过的。

      二、忠臣的自我修养

      那是在他入曹一年之前的事情。黄巾起义被平,董卓以犒赏之名邀各路文人武将。意在招贤,辅佐汉室,荀彧一众谋士便被迫赴宴。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看着有些人摇尾巴结董卓的嘴脸,荀彧感觉一阵反胃,借口如厕溜了出去。

      荀彧只记得当时的月色真的很美。他就倚坐在桃树下抬头望,皎洁的月光顺着大朵的桃花滴落,静静的在地上流淌。他伸手,指尖追逐着跃动的光点。

      ——看不惯宴会上的小人嘴脸,我,又能比他们好到哪里去呢?

      这是荀彧少有的迷茫时刻了吧,他读圣贤书十余载自诩文人雅士,立志匡扶汉室死而后已,可现在呢?董卓名为扶汉,自立为王之心昭然若揭,汉室岌岌可危,他在干嘛?为了自保欣然入席,比起那些趋炎附势的人自己又能高雅到哪里去?充其量不过五十步笑百步罢了。他想过,是真的幻想过,有一天汉室有难,他入仕力挽狂澜救民于水火,一代贤臣,可歌可泣。他也嘲讽过西楚霸王,笑他懦弱,但当这一天真的到了,他才明白项羽的从容赴死,到底有多难。载入史册的英雄固然有,但终归不是他荀文若。

      风起,埙响,一曲悲歌,以寄愁思。在他最孤独的时候,曹操悄然闯入他的视线,那时他们并不知道彼此的名字,也不知道之后两人的故事会那般刻骨铭心。荀彧不记得自己吹了多久,回过神来曹操便在他咫尺之间,一袭红袍金丝镶边,招摇的像个花孔雀。狭长的桃花眼微眯歪头打量着他,像个看新奇物的奶猫。荀彧放下埙,也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看着对方,一个坐在树下,一个负手立在月光下,风起,斑驳的光影在两人之间跃动,落花中像是传出一声浅笑,荀彧下意识握紧了衣角

      ——哎?他他他走过来了,我要先开口吗?那说点什么?今天的青梅酒不错?不行,会不会让人家觉得我就是个纨绔子弟啊。那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荀彧年17立志匡扶正义名垂青史……啊呸!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正胡思乱想着曹操已经一手咚在了树上,荀彧砝砝的仰头看着曹操一点点向他靠近,湿热的鼻息呼在他颈上,在他大脑一片空白之时,曹大白痴别过头,扶着树吐了,是的他吐了……荀彧感觉空气中传来了什么断掉的声音,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自己的脑神经……

      还以为是有人读懂了自己的乐声,还以为如伯牙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结果吹了半天我TM就招来个酒鬼?不对,这货明明就是想找个树吐会吧!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吧!

      ——冷静冷静,出于礼貌问问他怎么样了吧,说不定也是和我一样被迫入席,像戏子一样被人灌酒……

      “我靠,这里怎么还有个人啊,兄台哪位?”

      “……”

      去他妈的浅笑,明明就是个酒嗝吧!搞了半天是我自作多情?这他妈喝了多少一个大活人都看不见了?!年纪轻轻就这么瞎了?荀彧默默想着如何委婉的表达求求你赶紧滚这一话题。

      “我开玩笑的,别这么看着我嘛”曹操爽朗一笑,用刚刚擦了嘴的手摁在了荀彧肩膀上。“你小子有点东西啊。”

      ——呵呵,算你识……

      “你这酒瓶子搁哪买的,吹的真他妈有节奏!”

      “……”

      “兄弟你怎么不说话啊,我告诉你今天的青梅酒是真TM好喝,我把董卓都给灌趴下了我给你讲——”

      “……”荀彧拼命抑制着抽搐的嘴角,想要维持自己温儒尔雅的形象,奈何演技不佳,脸都给憋红了。

      ——反正这个地方这么僻静,他现在把眼前这个傻X踹池子里去……应该没人会发现……吧?

      某年某月某日,荀彧在一次晚宴上,丢失了自己身为儒士的自尊,毁了一件自己最喜欢的衣服,以及,与某位不知名的红衣男子结下了不共戴天的梁子。

      所以在曹营认出曹大白痴那一刻,荀彧觉得自己没把鞋蹬在那张欠揍的脸上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辅助曹操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不可能的,他荀文若就算饿死,出门摔死,也绝对不会再在这曹营待下去的!

      ……呃

      “辅佐曹公也不是不可以的,我觉得主公这个智商还可以抢救一下。”荀彧抬头挺胸,正义凛然。

      “不走啦?”曹操笑的人畜无害。

      “曹公智勇双全乃我等楷模,为曹公出谋划策是我的荣幸。”

      没错他是因为典韦真挚的小眼神才心软的,不是因为架在自己脖子上的七星剑,完全不是,哈哈哈哈……

      ——曹操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禽兽!我**你个**!

      本文标题:《三国.魏书》 但为君故(一)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7995.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