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佳作赏析
文章内容页

我也读红楼(三)——《红楼梦》中的原应叹惜

  • 作者: 李狸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0-27
  • 阅读12075
  •   元春、迎春、探春、惜春是贾府的四大千金小姐,作者取名引自谐音:原应叹息。


      作者认为原应叹息什么呢?她们的命运可叹。那么,她们都是怎样的命运呢?


      凡是都有原因,秦可卿(她们家的嫂子)是她们原应叹惜的命运的引子。秦可卿是一个七品芝麻官家里从育婴堂抱来的弃婴,可是就凭这么一个卑贱身份的她,既然也能嫁到贾府这样的名门望族的家庭里充当长房长媳。不得不使人产生怀疑。联想一下当时的社会现象,我们也许可以把这样一个人和清朝时候的早期殖民者结合起来做一个设想。


      假设:秦可卿的身份代表的是:清朝时候从外面杀进来的早期的殖民者。


      书中的秦可卿的形象是丑陋、猥琐的,她扒灰(和她的公公勾勾搭搭)当他们的苟且之事被仆人撞见,她不得不上吊自杀。她搅坏了贾家的家风、还把贾家财政大权揽在手中。对于这样一个伤风败俗、窃人钱财的、不知哪儿钻出来的这么一个杂种,贾家大小姐贾元春对她存提放心理。


      《红楼梦》中的每一个人物几乎都有判词,贾元春的判词是:二十年来辨是谁,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这里的“二十年来辨是谁”指的就是:贾元春对秦可卿的怀疑态度。贾元春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皇帝身边的女子,其他姐妹都崇拜她,但,当她把对秦可卿的怀疑向皇帝举报之后,受到秦可卿背后的人群的报复“虎兕相逢大梦归”说明秦可卿、及其背后的那群人,势力之大。如果谁,像贾元春那样胆敢揭发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当时的社会,豺狼当道、恶霸横行,对这种社会弊端人们该以怎样的态度处之,也许,这就是作者们正在深思的问题。元春、迎春、探春、惜春所代表的就是当时社会上的四种人典型的态度:


      比如:像贾元春那样的人,对社会上的弊端心知肚明、而且她有心除贼、积极上告。但,就当时的社会而言,这种人只会落得“回首相看已化灰”的下场。


      那么,吸取元春的教训,不当“树大招风”的人,像迎春那样,也是当时人的一种心态,什么事情都不管、稀里糊涂的、软柿子一样随意的由人拿捏。这种人也只有死路一条。


      三小姐探春曾说“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世界是险恶的,她走出去,也没有得到预想的结果。


      惜春,通过前三位姐姐的命运看得很清楚,对于当时的末世社会,她既不像大姐那样积极除妖魔;也不想像二姐那样任由人宰割、更不想像三姐探春那样,想到外面去寻求“立一番事业”。惜春的心彻底歇菜了,她什么事情都不管、什么人也不搭理,即便在贾家抄家的时候,自己的丫鬟入画处在困境中,她完全可以对自己人提供庇护、拉她一把,但她因为“将那三春看破”,明白“似这般‘生死攸关劫’谁能躲?”。看破红尘的她,干脆去当尼姑了。


      所谓“贾家”就是当时社会的一个小小的缩影,殖民者来了、败坏了社会政治风气、篡夺了清王朝的财政大权。


      贾宝玉在秦可卿的卧榻之处睡了一会儿午觉,在梦中他看清楚了秦可卿的真实面目,秦可卿是个“千古风流造孽人”她就像阎王一样,任何人都是她收录的对象,家中姐妹们的名字都在她的死亡名册当中(作者告诉我们“殖民者就是阎王”)。


      书中有很多对末世的预言:


      “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传流,虽历百年,奈何终数尽,不可挽回”;


      “说甚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谁见把秋捱过”;


      “忽喇喇如大厦倾”;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作者写了这样一本书让世人警醒,可惜,我们读者就像书中的贾宝玉一样“痴儿竟尚未悟”。


      百年来,有那么多人对《红楼梦》津津乐道,但,即使清王朝的覆灭被书中的预言完全言中之后,他们仍然是“非个中人、不知其中之妙”。那些书呆子们没一个人看懂。

      本文标题:我也读红楼(三)——《红楼梦》中的原应叹惜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8044.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