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玄幻推理
文章内容页

双生子(九)

  • 作者: 韩非情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0-30
  • 阅读84262
  •   我和他在上海度过了约莫五年的好日子,至于为什么一直想着这五年,原因就是我和他都还是十岁出头的孩子,孩子们的世界可以说是无忧无虑的,直到五年满了……

      且说我们待在大上海的前几年吧,他带着我在纸醉金迷、梦幻莫测的这个城市里讨生活。得纠正一下,在十来岁的孩子眼里,上海应该是个大都市,范围很大,存在着租界格局,听到的是不同国家的语言,碰见的是不同国度的居民。

      他握着我的手腕,拉着我跑向了叮当当响着的电车,他跑到了门口,跳了上去,然后拉上我也跳上去。

      我看见他戴着鸭舌帽子,帽檐下面晶亮的眼眸,嘴角带着笑意。

      我问:我们这是乘着这电车去哪儿?

      周围的成年人很多,男的目光深远的看向不同的方位,女的大都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我觉得这列车上的人都很冷漠,只有他的内心是火热的。

      他冲我笑笑,并不答话。

      以后的日子,他凡事安排好了,就不会告诉我接着下来做什么,过什么日子,我一直以来也是习惯了他安排好的一切。

      我和他初次相识就让他得到了两个大子儿,当然是用我的泪珠子换的钱,我是听他在我耳边讲述的,他说:他一见我的泪珠子落下来就知道这是个稀罕物件,他想了整晚,才想到了一个好计策。于是,白天一到,他就找了个利欲熏心的外地佬,骗着他一起去了当铺。

      我心想,原来那个门帘上印着的大字是一个“当”字!

      我虽不记得这个当字,但是我知道当铺是做什么的,娘就曾带着我去当铺当东西,我们娘俩最后是靠当东西度日。

      我看着眼前比我高一个头的他,心里不再想着和娘一起艰难度日的细节。

      他说,我们可以去帮报社卖报纸,这样每天能有热馒头吃,卖的好,可能还有热包子吃。

      我冲着他傻乐,他用手指勾了一下我的鼻子,我低头不好意思的笑了。

      后来,我和他在大上海最繁华的街头跳跃着卖报纸,他很会卖,叫卖着最近的时尚新闻,我识字有限,就听他嚷嚷着那些发生地离我很远,惊天动地似的新闻事件。我也跟着他嚷,但是他突然捂住了我的嘴,在我耳边说:寒霜,你就别嚷了,让我来,街上不太平,遇到了瘪三会有麻烦的。

      遇上瘪三会有什么麻烦?我在心里揣度,但是想不明白。

      我听他的,我一路只是替他收钱找零。

      夜里,我和他在美好的路灯灯光下数着钱,听他计划着存钱大计。

      我在想,其实我只要哭一哭,就可以有泪珠子换钱,为什么他还要带着我卖报纸呢,实在是挣不了几个钱?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他说:我其实……见不得谁哭鼻子,太那个了!

      我看着他笑了,我仔细看着他眼里的我,瞳孔里的我,我觉得我好开心,有一个这么爱惜我的人。

      别笑我,虽然我只是个十岁出头的丫头,其实那时候,每一个少年儿童都会容易成长,因为我们生于乱世,再不懂事就无法适应动乱的局面!

      我们卖报纸没有几天,街上的少年头领就来找我和他的麻烦了,那头领戴着一顶歪帽子,嘴角坏笑着,还一脚踹翻了他,其他几个孩子也扑向了他,对他一顿打!

      我高声大叫:别打他,别打他!

      我听到他沉声说:他们打不死我的,你千万别哭,你一哭,他们就会打我打的更狠!

      我赶忙收住了眼里的泪珠,一滴泪水也没有流,我知道,这可是两个大子儿的事儿!

      我看向四周,没有一个大人看过来,他们步履匆匆,似乎天大的事情也有高个子顶着,天塌不下来。可是不久,侵略者来了,空气中到处是紧张的气息,每个人都活的气闷,这是后话了。

      我数了数,除了那个发号司令的坏小子,其他几个围着他打的孩子加起来有八个之多!

      那时候,我还不清楚他们是谁,更加不知道,他们就是年少的轩辕九子!

      ……

      他们把他一顿打完,还放出了狠话,说是见到一次打一次!

      他们结伙离去,相互搭着肩膀,这让我很是担心,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我真是太没有头脑了!

      我看他还在地上蜷缩着,赶忙跑过去想拉他起身,可是他居然一骨碌爬了起来,不在乎的冲我笑笑,说:不碍事的,我天生抗打。

      你说谎,我在心里说。

      我看到他已经被打坏了,眼睛红肿,嘴角流血,看不见的伤应该有不少。可是他居然不喊疼,只是手捂着肚子,说:就是肚子饿了,我们去买馒头吃?

      他看着我问,我点点头。

      平时我和他就是吃几个馒头简单对付了,可是这次他身上有伤,我心底里想着,不如吃口稀的,热乎的,兴许他能好过一点儿。

      于是我握住他的手腕,拉着他一路跑着,他应该身子疼吧,却是一点也不表现出来,只是咧着嘴笑笑,说:你想拉着我去哪儿?

      我带你去吃粥。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还是有点似童音,这和他的声音区别不小,他似乎已经变了声,他毕竟比我成长快,我却没有去想他大我几岁。

      我也没有想太多,心里只是一门心思,我得快点找到那家露天的小吃摊,不然我和他空腹就坚持不了多久。等到夜晚来临,寒风刺骨,我和他可能会被冻死!

      我见到过路边冻死的人,脸上无一例外都是苍白的颜色,眼睛还睁着的,似乎应了娘说的那句话:那叫一个死不瞑目。

      我又在想娘,不知道眼下遇到这种情况,娘会怎么做?

      我心里数了数,这几天卖报纸赚的那点钱,好像也不够喝粥和吃包子的,要不我就少吃点,让他多吃点,这样他的伤恢复起来快一些。

      我一路想着,拉着他寒凉的手,回头看了看他,听到他突然说:我算过了,我们赚的钱少,只够吃馒头的,想吃包子怕是不够!

      他还记着我爱吃包子,我心里莫名一酸,脸上的神色估计被他看出来了,他赶忙说了句:我的伤没事儿的,我们就吃馒头,等手头宽裕了,我们再去吃包子,好不好?

      听他这件事情还在同我商量,我眼眶一热,我看了看路上的行人,一辆车子飞驰了过去,激起的脏水飞溅到了我和他身上,接着一辆人力车过来,我几乎避之不及,坐着黄包车的男人大声骂道:哪里来的小赤佬!滚开,滚开!

      那人回头又在骂骂咧咧,我咬了咬唇,心里恨极了大上海!为什么,这么欺负人?

      寒霜。他在叫我的名字,我听得出来,他在关心我,可是我选择什么也不说,娘都说了我是一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丫头,娘还说,我是一个倔强的丫头。

      我想起来了,娘有好几次手都举起来了,还是没有打到我的身上。

      我正在胡思乱想,脚步没有停,拉着他转了个弯,小吃摊出现了,我心里高兴了一点儿,说:找到了,就是这家的粥好喝!老板,给我们来两碗粥,我付现钱!

      老板见到了钱,点头说:坐,粥很快端来!

      他慢慢坐了下来,我看他是屁股也受了罪,但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低头啜饮着热粥。

      你……是不是和……和什么人一起来这家吃过东西,我记得没有带你来过这儿?

      他的腮帮子鼓着,说话也不利索了,我说:我娘带我来过这里。

      他听了叹了口气,你还有过娘,我连我娘什么样也不知道。

      那天的天气也是不好,喝完一口粥,就开始飘雪,就能喝碗粥,我和他辛苦赚点钱,还被人欺负,我真的想不通!

      他似乎知晓我心中的憋闷,解释道:其实,今天是我们抢了人家的地盘。

      他故意说的好听,其实,我知道是我们闯入了他们的地盘才是真的!

      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个卖报纸的活计,我和他还抢不过那伙人!

      回到了桥墩下面,他开始静坐练习功法,我蹲在一处拿着一根枯树枝在地上乱划,以此减少心里的焦虑和不开心。

      不如,你想办法让我哭?我把手里的树枝扔进了黄浦江,一边看他入定,一边说道。

      呵呵,我真是拿你没有办法,他说,就算你整天哭,地上掉一堆的泪珠子,我们卖了珠子换钱,也会被那几个孩子抢,甚至被成年人抢,如果他们知道了珠子的来历,你的生命就有危险!

      我张大了嘴站在原地,他说的是真的吗,说得这么凶险?!

      我觉得气闷,又拾起了几块石头丢进了黄浦江里。

      我听到他说:我还是夜里再练功吧。

      我侧身看着他,他微微一笑,丢石子这么点功夫你都没有掌握。

      他,他这是在教训我吧,拐着弯说我的功法不济,又不练习?

      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有“功夫”的?我故意顺着他说,他不可能知道我会操纵三魂七魄吧,我还会让元神寄宿到别人的身体里……

      我的得意样子看在他的眼里,他立即说:我都忘了你还有些功夫。

      他站起来,走到我的身侧,弯腰拾起几个小石块,甩动手臂扔出去,小石块几个蹦跶,在水面上形成了涟漪。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马上兴奋起来,说,快教教我!

      他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教我如法炮制,我也成功的让小石块在水面上留下涟漪。

      当天的晚上,月色也是迷人,我和他在潮湿的江畔生起了火,面对面坐着,并不说话。我的手撑着下巴颏儿,低头不知道想点什么事情好,他却盘腿而坐,双手捏了个诀,他在练什么功法,我反正不知道,也不喜欢练习功法。

      许久,我抬眸见他的脸在火光掩映下越发的英俊,他的五官真是完美的组合,连低眉练功的样子都让我看不够似的,虽然我只是躲在一个小丫头的身体里的元神,可是我的三魂七魄还是明白事情的,这个男孩子练习的是什么功法,我以后也渐渐发现了,可是当时我是没有兴趣了解的,我反而觉得打架的功夫要厉害多了,如果不是他不会打架,我们今日就不会败得这么狼狈!

      本文标题:双生子(九)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8142.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