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交流新手上路
文章内容页

被欲望携手

  • 作者: 落红飘雪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1-02
  • 阅读13349
  •   梦中总被惊恐笼罩,加达饰演的是不一般的小丑,夹在领导的面前,又是又像只小狗又是像只刁难的蠢熊。不能牢骚的忧伤也多,想对人生的看法自己看,自己真走进了当局者迷的圈套,视线左右前后不出,如何不烦。

      好想就这样一个人静静的待一会儿,让周围社会这一世界都没有动,让它们停止,安静中享受一种适合修补心态创生的浪费,让干瘪的心从另一个面调剂一下。

      身体的健康程度,心理上的要求水准,以及周围空间的外部环境,实质上的差距,较为明显所造成的压力叫做差距重负。反过来压住他的全身心扭曲,努力弯曲自我。难道成熟对人有那么好吗?其实成熟并不好,人人都有成熟的时候,等到了成熟,实际是等到了老的时候了。老了有什么好,就是成熟了嘛,可惜这一心态却玩出了多少个自卑自叹的心,因而不自我、不成熟。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对于吕怀友的讨厌,看见他一眼也感到恶心,可是这种畜牲。在社会上欺世盗名,人生的仕途做官混得也有模有样,看着吕怀友得意忘形的姿态,加达就感到人世的不平,为何这样的杂种不找报应。

      加达的本性就是对领导有一种畏惧感,因而他们总会不断的来为难他,有时像那种小猴子一样,任意扁在他面前或身后乱乱的辱骂一通。追究起来也怪性格所致,改变可不可能,因为他就是个任性的软弱人。

      考虑到一切现状,在心中加达恐怕难以展现自己的包袱,不但是人类太孤单,就是环境也被吕怀古拉起老狗搅混了。没有拓展的气氛,在此地坚持拼下去实在是为难的很啊。想到离开舍不得,为将来的日子做个铺垫才是怎么办?以前有人奋斗几十年,到后来还是定在这个窝窝里,他知道自己脆弱怕事, 可偏偏做了碰碰车,这样躲躲闪闪地活着。以万事路上的态度处事,这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从险恶的人生中得到一丝生机,给江南震荡以巴掌大的领地生存。

      可是尽管不招惹谁,人家照样欺负你,等你差点自寻短见。加达是人,一个为爱生活而努力奋斗的人,本质上没有也从来没有恶人之态,小人之心,但是谁要让其死,他就必定设法让他先死。想到反击又有什么能力或者力量来应付。参加工作两年多来受尽欺辱,不能说出让人相信的委屈,还只能埋头含泪苦干,人家是否放过他也不得而知。今天说说报复之心只是一种心态平衡的策略。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可又怎么下手,忍心究竟和品怀友之类的不同啊。

      整日在单身宿舍来回的转,主要是闷得慌,想要调节一下,可又不知怎样来改变,别人可能越活越成熟,目标也逐渐的清晰,而他呢,除了招工是一样的,做起谈到改变便以混沌一样模糊了。显然时间久了,这种溺水中停船知识的退化是为贪婪,眼看只有教科书的内容了,像一张没有写字的白纸。这莫大的危机感使加达以前早就发现,叹息之后没有具体的补救方法,现在可以试着灵魂与躯体的分离,一个旁观者的心态来审视分析,自己尽量从反面反面的立场来解剖,从正反中论证可行性。千万不要自我欣赏或者自己看自己,而是自己是他人,是一个需要拯救彻底重新塑造的儿童。

      一旦没有事情做,便感到空前的节点的无聊心情,有空以闲置身边的所有的东西都有了,不对。看到什么?摸到什么都没有尽头,想把他们在一时间弄个稀巴烂,能尽快的消失或者完蛋。当然了,加达希望每瞬间的炸裂飞起的小块也不要留化成灰烬,得个继续睡下去,只要有心便会有痕迹的,要练成粉末灰烬,飘成飞跑的气体。四面八方不分东西南北中的小散,只有小散才解气才过瘾,让实体不得滋生的烦恼,心永远安宁。

      雨是阴天的伴随着,光是黑暗的岩浆,写的问题他明白,有时又显得似懂非懂,即便某一立场上旗帜鲜明,可是在恍惚间切一视而过,好像很有曾相识的感觉,也许未知概念模糊吧。加达很怪,怪什么呢?他只是他老婆之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不明白。他和怪只有说真的,倒是在冥冥中之中感觉有点伤感,上前头工作地位以及金钱这些特别少不了的却少的可怜,无端之间又要把这些消耗在另一些少上。曾经试图变换忧伤之门,把一度尊崇过来一块赢回来,不想命运的安排,不持劳动硬是缠绑给他一个紧箍咒,以人生来消遣。

      很长时间没有出去溜达了,为了节省钱的开支,几个月来加达就像一只牲口一样关在屋里。心头火,心头火旺的时候,就想大骂这间像乌龟窝的小屋,但不敢长久或者太绝,总不可能不爱它吧。

      生活条件所逼迫加达尽全力也混不出一个人样,面对小屋的拥抱有点麻木痒痛,又有些苦楚。

      生活中不知是在面壁思过,还是在逃避走近仿佛一个有身无死而活得极疯了的一些险恶境地。

      又如梦幻一般没有过分天生丽质逃离小屋,连小屋也知道使劲气坏了,小门修坏的锁被开的人是他,一个落魄的流浪者不再回来过冬。这寒冬腊月他就顶不住,因此最恨最好的还是离不了的这个小屋,它小得像鸟窝,微小得连生蛋鸡转身都窄,正如加达这样制图清晰的机制图,躲避的鸡。

      在山谷里见到高峻的山壁,宏大的山体,以及高野遥望的一线天,仍有一种自卑渺小之感。本来无视的心情一下子被几位庞然大物所对比下去了,尽管要不在乎,人有些透不过气来。来到山顶,经清风一吹,当然觉得爽朗舒适极致了许多,真正体会到征服过后的惬意,猛然间加达才明白了:山高是云烘托的。山之神,是服务器迷茫所诱惑的,其实三本和平地没有什么区别,且为何生出些气势,咄咄逼人演出一次。

      回头加达想到老婆,就算真有多大的错,他一个大男人家就不能大度点,何必老是在乎一些小事来怄气,该怎么做,该做些什么,现在很明白了。也不要过高的要求自己混出个什么名堂,心里莫须有的空虚,想到奋斗历程是一个漫漫长城,也许经过了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是恍惚的日子,贫穷孤单所带给他种种友谊就可以帮加达毁灭很多次。一个人无论出人头地想尽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还是苦苦中挣扎中要走一步是反思,反思过去回味中有甜蜜也有悲愤,极度的神秘维持着一口气终结,也是这口气的而已。人这种凶残的动物,你美丽的外表经常也是本性,把怎样活都达到中的过程,如何这般的,似美而实际成丑陋。半修的结果总藏不住可怜的实质,太可怜了,当你只要走入一场纠纷,显露的是赤裸裸的可怜相。

      一直没有内脏的东西,太可怜了。

      真的到头来连自己的心态也差点认不清,保留给自己,且不让人摸的是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可怜。社会的发展不等于要求人发展自身为我不值得可怜,如果一群豺狼相互撕咬,显露的残忍是极致的,而人之间的可能却是想象中不能达到的结果,只能是无限制的延伸。

      特别烦心,烦到什么事情都不敢做的地步,对待人生的看法,加达心里的控制力是不够的,一般都像没有拴住缰绳的野马任意恃为。特烦特烦的来回倒步,好像从无奈的烦恼中体会到命运的坎坷,想干一番事业,绞尽脑汁可想好出路,希望总在混乱中消散,这是多次的重复,三番五次的挑战痘印。生活本是多彩的,孤僻让另一面处处使他孤单,叹息中,懦弱的移动是挣扎中的无数次,无数次的最后一次。

      元气无耻的艰难在无耻的延续,说一声害怕似乎不太真实,充实大脑的不是精神,而是麻木,一种完全丧失神经的麻木,面对上苍,质问一题设置如此障碍又什么高要求实现。你给了加达什么愚蠢暴躁还是懒惰,别说了也别指责,为了冲破阻挠他不敢不想再拼了,太累了,上床啊,请允许他休息吧!加达多想到了忏悔,让其从欲望中挣扎出来,真正痛改前非,全身心的修正一下。

      要说前面的麻木不对,当是到了红兵,姥姥因死前想吃条咸鱼儿,苦等陈丽女儿两年前来解脱的时候,加达的神经刺激物长,情感的脆弱,吹气可破的地步。五脏六腑实在受不了了,肺部可要送给他两元钱,他多愁的却也是苦命的,被工作环境人士逼迫的,有些变形本性优良的一面。不是得到了伸张正义而是强迫的苏慧琴,但死海不死只能转化成半生不熟的病南瓜。

      也许王朔说得对,我是流氓我怕谁,一切对立的伙伴们,加达要拍着胸脯抬手叫你们过来单挑,不是单一而是全能型的。

      加达什么也没靠着,一穷二白的起家,说真的他也是看不透自己啊,要不然怎么一点也从身上找不到办法,到底有什么潜能呢?认识剖析自己,把自己全方位的实质摆到大脑里,也许是何年夜随时随地不愿看大话,便是走进了自卑的真诚。加达的生活很苦,自从有了老婆之后不是没有快乐,但是更多的是负担一切,可能造成心理负担的可能都在涌现,有时想到是很后悔,可以想到她那份对自己的情意,又觉得一生何求?

      人生中幸运,不就是这理想的夫人爱人吗?可以说他得的确满足过,幸福之中不时还尝到了蜜一样的甜头,他们不再是孤立的双方,而是一个整体的二百五的兴奋而辛苦的整体。

      如果说懂事,就从此开始为他们的幸福生活而去奋斗,尽管生意不大,但加达正经真诚努力地去奋斗了,他认为拥有她就要让她幸福,要让她幸福,就得加强能力的培养,修补自身的缺点,全面完全地去刷新。然而他的无用决定了失败的必然,老婆的心意坏在一个花上了,这假设的一小点都是因为水火不容的,他很清楚也很失望,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失去了生存的遗迹,想分不能的条件下,也只能这样半死不活地耗下去,消磨下去。

      加达老婆的真话反映出她的真实想法,没想到他们谈了一年的结果,到头来连表面的那种气氛都没有。假设因而更不必讲内心的生死相近,现在体察一下过去留下的只不过是相互可能抛弃后的怜悯。这一软软的不能再软的连接,完全没有让基业的真爱,只有短暂是良心上受传统习性的影响,而延伸的责任,既然瞬间的,当然有它的不可靠性和勉强性。既然他们都感到维持下去很勉强,建立的婚姻基础也不太稳靠,都以贵族式的心理来衡量对方彼此在了解上,走入了一个尴尬的漩涡。

      加达说过很失望又失望,再次,他有二心还不知三心四心等类,让在这门槛上阻塞不顺气,也不知是何时终于谋生了一种真实潜心的心态一一随便而已。什么都随便啊,加达的缺点都不上,要奋斗么随便吧,人家都在你争我夺位财物,他来随便了生命啊,日期萎缩了要新生。随便了,有什么激情可言加达的灵魂本事,坚实的不倒的还坏,长城可却被失败的爱情所诠释,爱情没有使加达从已有的不稳定的心态中固定下来,起固定作用,相反却把他从失望中连串泡泡的吹到内裹的心中。

      加达的老婆不在只能抑郁寡欢,她的心里一眼也比不过贵燕,贵燕有地位她却不是个东西,其实很懊悔怎么就这般的窝囊,为了逃避或是报复,加达坚持不去看她,就这样疏远距离耗费自我,既想折磨她让她回回,又想从此提高在她心中的尊严度,可是没有她,加达真的放心和她在一起又多一份平静么?

      欲望啊何时拴住一片安宁?

      本文标题:被欲望携手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827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