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雪白如玉的芝麻花开

  • 作者: 许清淞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1-06
  • 阅读3310
  •   芝麻,主茎中通外直,呈现四方形,叶子有规则地从茎上伸出,一枝三叶,叶面稍阔,有褶皱,边缘似锯齿,深绿色,有厚实感。

      芝麻,不同于其他农作物,的花不开在枝头,而开在主茎上。当芝麻长到离地面一尺多高时,主茎的顶端四周就会吐出,绿色的方形花蕾,一圈大概三四个。

      一般孕育两三天,花蕾渐渐绽开,慢慢吐出雪白如玉的花朵来。花朵无瓣,筒状,只在花冠的边缘微微卷起,有点像白色的喇叭。

      喇叭内也有四、五个,细如发丝的淡黄色花蕊,害羞般藏在里面,一点也不敢招摇;如果不凑近仔细看,是发现不了它们的。

      当下面的花朵谢了,上面的主茎周围,又吐出了新的一圈花朵。周而复始,要重复六七次,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芝麻开花节节高”。

      芝麻,又名“脂麻、胡麻”,一年生直立草本植物,高60-150厘米。遍布世界上的热带地区,以及部分温带地区。芝麻,是中国主要油料作物之一,具有较高的应用价值。它的种子含油量高达55%。中国自古就有许多用芝麻和芝麻油制作的各色食品和美味佳肴,一直著称于世。

      芝麻,被称为八股之冠。芝麻,是一种油料作物,喜旱怕涝,榨取的油称为“麻油、胡麻油、香油”,特点是气味醇香,生用热用皆可。芝麻,有“黄、白、黑”之分,论价值黑芝麻可能最贵,营养价值最高。

      芝麻,又分“春芝麻和晚芝麻”。春天种的芝麻,叫作“春芝麻”,一般长得深,产量高。

      麦收后种的芝麻,叫“晚芝麻”,产量略低于春芝麻。芝麻的籽粒很小,呈扁平状,生长时藏在芝麻蒴里,白籽,成熟后芝麻蒴张嘴,芝麻粒就蹦出来。芝麻是开花后结蒴,开的是紫白色喇叭状,一节比一节高。

      芝麻,全身都是宝。芝麻叶含油成分多,生长到中期人们为了喝芝麻叶豆面条,往往就把不老不嫩的生芝麻叶掐掉,经锅水煮变成黑色,捞出慢慢的晒干,放到冬春季吃很香。

      芝麻杆和根部,团场连队家,烧锅很方便,老去的芝麻叶可沤农家肥,芝麻杆灰非常适合团场联队职工,给婴儿铺灰布袋,不会对婴儿皮肤有伤害,起着现在尿不湿的作用,当然这是团场联队职工,护理婴儿的土办法。

      最宝贝的还是芝麻榨油,出油率高。特别是乡下城里都非常爱吃的小磨香油,现在也需20块钱一斤,气味醇香飘十里,争相购买排成队。芝麻饼,是上等的肥料和饲料。

      芝麻,在团场连队里面,随处可见这种作物。绿油油的一大片又一大片,每棵芝麻杆茎,全身长着茸毛,高约1米的茎杆,挺拔直立,下圆上方。

      稠密的绿叶之间,芝麻花,沿着茎秆自下往上次第开放,花形如同一只只小喇叭,小喇叭一只挨着一只地挂在茎杆周围,半藏半露,从不争奇斗艳;喇叭口朝下,显得幽静而又自然,不为行人所关注。

      每一棵茎上的芝麻花,始终保持同一个颜色,或纯白、或微紫、或淡红,不参杂其它色彩,这就是芝麻花,自身的个性所在了。

      每当走近,那片绿茵,自然而然驻足,对此些不起眼的娇小、白色纯静的小花,总是要多看养眼的小花,离开哪里市,还深深眷恋着。

      花儿引来的小蝴蝶、小蜜蜂,在花朵间翩翩起舞,于花瓣中驻留、眷恋……走过了一个夏季,那片绿茵仍然葱嫩如常,花还是那么的纯净,花丛里不断增添新绿。

      一个秋季又要过去,芝麻果如期熟了,而那一片片绿茵,依然维系着葱嫩,独一无二的颜色,依然显得那么地雅致、那么地纯洁,情愫浓浓。

      又是芝麻花开的时节,中午高照太阳,挂在天空之中,与夏日骄阳相比,一点也不逊色。青青绿绿的芝麻杆上,托着一串串洁白雪白的芝麻花,童年的团场连队,仿佛就在笔者的眼前。

      洁白的芝麻花,一簇簇、一丛丛、一片片,在绿色的军垦田野里盛开,让人们感受到团场连队勃勃生机。

      整齐的芝麻,节节又攀高,在悄无声息中沉稳拔节,杆茎挺拔直立,饱满莹润,泛着清亮光泽,在绿于叶之间,花儿次第开放。

      如同一只只小喇叭,叶脉清新,花香馥郁,随风弥漫,有的已结出青涩的果实。而芝麻花开,却还在绽放,一节一节地向上延续。显得幽静而又自然。而每一棵茎上的芝麻花,始终保持同一颜色,或纯白、或微紫、或淡红。颜色依然显得,那么的雅,那么的素洁。

      ?花开无声,滋润心田。每到芝麻花开的季节,整个团场连队,弥漫着浓郁清香中,芝麻花开,星星点点,饱满温润,疏密相间,叶子肥大厚实。

      记得当年每逢这个节气,人们都要摘下一把墨绿的嫩叶清洗干净,等绿豆面条快熟的时候放入锅内。让一碗面条飘着几片绿色,清清爽爽,浓香宜人。

      芝麻收割后,梭子变干发黑,小心翼翼地,摘下芝麻梭,梭口对着篮筐磕几下,白花花油亮亮的芝麻粒儿,就落到了满满的筐里。

      炒上一把金黄的芝麻,在碓窝子里榷碎,掺上细盐制成芝麻盐。一盘凉拌豆角,一盘炒梅豆,拌上芝麻盐和大蒜泥,香味浓郁而不腻人。

      主食就是芝麻油卷,轻咬一口,绵软软,香喷喷。或者是烙芝麻干馍,又脆又香,令人神清气爽,余味无穷,这才是大自然愈香愈浓的芬芳。

      芝麻,还是一味难得良药。《神农本草经》记载:“芝麻味甘平无毒。主治伤中虚羸,补五内,益气力,长肌肉,填脑髓。久服轻身不老。”

      花开无语,是成熟的蜕变,花落无声,是明天的承诺。一株小小的芝麻花,也有味道也有故事。伴着花开,感受生活的美好,来自团场连队的那种温暖,却又充实的味道,至今令笔者难以忘怀。

      林清玄的散文,写得十分朴实:“以清净心看世界,以欢喜心过生活,以平常心生情味,以柔软心除挂碍。”

      人与自然唇齿相依,芝麻花开香透了生活,朴素而又温馨。看一朵花开需要时间,也需要一份好的心境。一个不起眼的物件或者经历,都会让心湖荡起一阵阵涟漪,而大自然界就是最好的老师,只要用心去感悟,人生的真谛,就会在平常的生活中绽放。

      追逐花开的笑容,静听花落的去意。芝麻花开,洁白素雅,置身在广袤的团场连队田野中,心儿亦在芝麻花中飞扬。

      本文标题:雪白如玉的芝麻花开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847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