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交流新手上路
文章内容页

名利场后凉凉心

  • 作者: 落红飘雪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1-23
  • 阅读20837
  •   太阳快要升起来的时候,天异常的暗了下来,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灯下黑随着黑暗。冷一层白一层,白的灰色罩住了对面的山形。于是,眼前的一切开始模糊起来,失去了他们的本色。

      单位的人事变动是残破的,又一种残转变为一种悲哀的笼罩,好像全人类都迷茫在雾水里,前景茫然而险恶。

      仔细的看看前后非人的,徐国伟为人态度的两次转变从根本上决定了此人心术不正,领导能力的空虚,为了掩盖内心的不足且无手搓足。

      林永忠老奸巨猾之辈,为何只得办公室主任呢?可能是太熟,也可能是关键形象表情不好吧,且努力表明,办事情力求尽职,对手的当谁,唯一不甘心总不忘了窥视窃取之心。

      再次特别说明文英在这些狼狗之间的位置。文英仍属于那种村野山夫,鸡公拉屎头截硬的直货。有时吃软不吃硬,有时又吃硬不吃软又是强硬的,霸道,骄横。霸道又是反动之极,而自慰为真理的把持者。林永忠自持自重,而野心内敛,文英粗俗而多变视为无主义者,而王丽华成了徐国伟之眼中钉。新启用的于陷斌又有些装模作样。看来,没有一个会踏踏实实的。

      此种例子其实也不奇怪,关键是徐国伟就是一个假震慑形象,又没有领导的风范,一种领导的艺术学不会,到来开始玩起权力的心术。

      但是,谁都是明白人,自愿给你效劳而得罪其他的人吗?让你高高在上的享受容易吗?这似乎有点一厢情愿。但权力却在此又太诱惑了是止不住的,也说明徐国伟仍然是个小民意识,只要有些权利或者地位,改一改以往的惺惺作态,还原霸道骄横到无知的地步。

      一切的雾霾终究如此的铺开,而且没有风吹草动,不知要到何时,茫然间不能举足轻重,脚下都是奇险的道路,每一移动一步便带来了不方便。嘴上虽然说不了什么也不能以行动来反对什么,只能努力工作而工作,其实一个小小的单位人事也辐射着大社会的现状吗?看多了听多了却想多了也就无所谓一场。

      大家都在玩弄,玩不过来,变换着被玩弄的人来玩弄,也许你一辈子都处于一种地位,但老是在眼前的变化趋向也到抬起来,打点粉抹点胭脂,也扭捏作态,做作一番。一帮一帮领导,冲冲他的眼,这便会设置为同类,大家都丑嘛,想清楚了天下难道都有怪病而生?唯有怪残缺者才能守之。

      晨雾掀起了吵闹,混乱不开,又是人动,又是车马爆炸声。嘈杂嘈杂的声音直灌进房里,震荡着久久不起开的门窗。在小屋里静静作独处,慎独不要了,一有些流于形式,没有激发灵感的机缘,只能凭空设计一部乱七八糟的自传体。也许是贴近的生活,却还总给着一大截事实,并非如此简单,回念昔日的浓雾,一点外罩住便什么也没有了;一而复杂变得如此的纯,也因为纯一而干净,尽管可能是一泻千里的垃圾雾气,那又何妨到此。也不知道是在雾中好了,或是置身室外好了,同样离形式参半无可厚非。

      狗咬狗真是一场好戏,常常狗伤而已,用的力会用,又不想去深究,但既是戏总还是要凑上去热闹才好。热闹的乱起来,大家互相看着彼此的丑态,也就不存在什么是等级了,既是一锅粥把它搅为米汤,之后总有那么点味儿,谁也别想贪心干的和稀的而分配不均吧。只可惜的是每次总不能如愿以偿,不是滑头的狗掉个尾巴来挡住,便是无端的散去,总没有发生小狗被大狗吃掉的情况。

      略带寒意的凉风飘了进来,冲跑了蓄集的暖气,暖暖的面孔觉得头部马上的肿胀起来,极度的难受,扭一扭揉几个穴位还是不能减缓,揉几下仍不见好转,没有办法无奈的起床。路匆匆地延中伸,看着窗外的画壁,却未有拜师的动感大小树,物静人静然独处,躬身然不胜其冷之状。自己的担心,也难怪那单亲之手稍显不狂躁,而异比又有些太敷衍。萌萌的看过去好像是带黑一抹,变成随意且轻描,想着重的心绪,不仅记上一些可怜。

      山水点缀其实本属于乱抹一气,再加上乱放坏污,看上去简直就是个怪物,有人把散乱的景象或者已经归为自然的灾害之时的重现,如今感受起来却怎么都不找不到一丝一毫。只以为,这一次呈现的可是刺猬外表,一点都不虽然的严肃,却乱得极端的极省,不拿也不让视线折进眼睑,眼睛要隔绝这一切。好好的山水画遭到忽视,也许心系越来越坏了。

      昨日进城就有相逢,却是不言的尴尬之态,想到地位钱财以及工作实情,实在是没有什么。不同的只有环境不同,一些人多便长了见识,人稀少变现的孤陋寡闻,不能吹嘘就显寡闻呀,同样的人叫起来比较起来,脸面前非命运造弄人的同时,总要掺杂些激烈情绪的故事,随时刷大招,不厌上进的心灵。

      尽管你有些支离破碎,同样的组织偏要无辜信息,羞辱你的词已来也遮掩,但不行天意之是实名昭昭然,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只要你稍有一点变,给你一加一点值得受之不了?乱抹一切的发泄,把自己的地球只空一周,用爆炸的粉碎把自身蓄积的躁动向四面八方飞射,飞射,再飞射直到耗尽为止,然后回复转来摧毁是有形的化气行水。

      爆炸可能得到发泄,可是心情却越来越坏,想到人生长途,正当惊慌于多日的不久之字的时候,无意之间听到一个残缺的人在吹落心声,一个园子夹着一个地毯,一张轮椅缠着一个人。就那么没日没夜的呆呆的坐着,让时光毫不留情的居着平静中的生命。但是,主人没有以死告终,包括有时慈母都有点丧失了信心,而这颗心其实从纷乱中寻找,把一个虫子,一棵小草,一片荷叶,一丝凉爽记载。似乎枯萎的心灵让一切感受化作优美的文字,而且承载着感情。行进间流露出人生,并没有那么的单纯,也表明只有他这样不屈其顽强的人才有更充分的理由去谈论人生,体验人生的真谛。

      至此耳朵静静的感受着。

      抵抗着睡意,浓浓拖拉的懒散,走进人一辈子也不可能有的意境。理论总是属于顽强的人,我们敬佩一切顽强而加以一生所贡献的人。为了价值不再努力,去以一个体能重的悠着可怜的弱者,因为他们让你感受到心灵的目的,不是让你来诚信的同情,只是说明这世上并没有弱者,只要尽力的奋斗,也没有什么不可能。

      是啊,回想到自己,回想到那一家为钱却丑而白了头的,一家穷家子,是家穷地窄房破人憨,还是缺少那么一点一贫穷顽强拼搏的精神。

      一个四肢健全的人连着一家的努力,只要肯抗争,不是什么都干不了的,关键是做了吗?下苦功夫了没?

      边境丫口的水声撞击着沉重的心,悠悠曲线的形状,月光不再有往日的呆滞,顺河床一泻而下,千里之遥。白浆一样的河水经凉山的挤压而出,积极的略带些粘稠的味道,重重的揉在三尖八角的黑砂石上,瞬间变凌乱成几评人也看不过来的白躲白练,百万富翁。这时候脑子不在外不在里,有水深不再是空白,只觉得有太多的白短在慌乱样子,好像是有意结束的钝器,也似乎有些挑逗捕捉不定任意那般的无奈。这种形式期间,突然被同伴的催促声惊醒过来,正是先前的水花如故,这已不是先前的事情了,前者已逝去,后者如斯。

      本文标题:名利场后凉凉心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9122.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