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交流新手上路
文章内容页

娇嫩借强势成长

  • 作者: 落红飘雪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1-23
  • 阅读18825
  •   思绪总是在一工作的环境离不开,总结一年来的工作态度及方法总是担忧,完全是真实的揪心的淡感。上半年的结果应该是扫尾啦,自查否认没有尽心的情况,或许真的方法不对,是不是这样年年心换心,等到要达到一个适应过程,猛然醒悟,换一套方法的确新颖,却仍然没有效果。

      工作不见成效,所有人的嘴直讲你不行,没有谁不重结果,而分析一下事实的过程,所以说抓猫的耗子可悲,他本身一切都不在乎,重在抓住几只老鼠的数量,手段总在别人争夺中。总感到措手不及,怎么办?无数次的问,但没有办法的无奈回到了恐慌,这是小人挤压淘汰。奋斗如今结果年年继续,这本来的伤为什么只为活着上下两张嘴的满足。局限于此时此地的炼狱,足足是18层呢?

      以单位为家栖底的小屋,主人自立为主,一切的日常杂物玩耍需要购置,一用不算美但过得去的房屋。把它一分为二,前面做客厅,后面做卧室,门口走廊做厨房,一前一后两副窗子;前边看高墙,后边看山梁,总算有落窝之处,还算不错,修修补补了可以将就过些日子,幻想由他人改朝换代,丁祥猛然一翻身,是咸鱼翻身的银土物。过好日子之时,只是此时是后话,此后再做计议也不迟。

      关键是现在要站住脚跟,怎么站出来?一生不能说没有发愤图强,但过好日子不属于他,自从出生到现在换过多处生活,有什么是舒服的呢?吃穿从来都愁死了,早到晚行动,对结局男人稍有大度,慷慨方便羞愧,透视囊中羞涩,不便看重几毛钱。日常把玩的尺度,起码的界限做最美满的控制,明知一切都不在乎,并不被受制于人。可如今几番周折,玩世不恭的想法不能提,或以前本强开眼,是牛犊初生不怕虎,也是幼稚自傲义气的结果。

      如今这间小房子的确要用双手来打点起来,醒悟油盐柴米酱醋茶的金贵,生活的庞杂,多是智力的艰辛,人生这一场戏排列很难。一台电风扇 460元,相当于一个月的工资;一幅窗帘240元相当于一半的工资;一台电视是2300元,耗费的工资是半年。每购置一样家俱,即便是不吃不喝才能打点,无论怎么说,总还有这三样,占地不多,谈不上摆设,连一点虚假的掩盖面子都没有啊。

      其实要面子干什么呢,本是无所谓的,只要结婚融现实的风尚,丁祥且没有不顶风受雨的说,不怕讥讽是假,对他本人而言,但爱之人能受得住吗?多少事还不都是面子撑起来的。唉,结婚干啥?成家有什么好?

      让自己得到一点逍遥,也许还能在干枯中品出一点甜味,他便什么都不用担惊受怕了。

      天阴沉沉的,萌萌不散车,下午照住一阵,散去了又罩住,笼一会儿又散去了。燕子等了一会儿,想要出去迷失迷失,雨不停只有再等。一会儿人没有停下来便不打算出去,只有小鸽子间隔发昏速来,便急速的回到屋檐下住着,想到美味总忍不住伸长脖颈瞅着外面的情况,一切都时时的立着,没有栖身的地方。

      或许又只是以身相许的产物。自己总觉得很是成熟老练,有一套处理问题不太好的方法多少是成长起来了,可是别人嘲笑做一切事情都不是那么成熟,是努力进化的结果,如此只能归为天生幼稚。娇嫩永不长大,任其随意问题却不是简单没有行为,无论大小别人的嘴巴不便闲着,一闲着会生气,而特别的好动,有时候自己也如此不知好歹的糟蹋别人,如别人对丁祥一般恶狠狠的刻度的糟蹋一样。

      幼稚是一种通病,但表现形式上有所不同,有人形体有人类似两种的,在孩子时代特别的浓,主要原因是形体上的表现见长慢慢的消失,思想的老化在做催化剂。特快特别的准,尤其为奸诈味道,成年人也很生老气,相反一部分人脱发不快或是形体或是思想的滞后因素变为事实或者表面现象的幼稚,有些不爽,为什么呢?既成人不够老练,嫩的娇嫩而不浓。

      早晨起来稍微见到晴天的亮光,远山在草枯木落,可见外形少了起来,山明朗起来,昨日的钝器消极了不少。心有所动,不久有白色染料淡淡飘来,渐渐的加深加浓。在一刻已如天上倾斜下流的白灰呛住了整个山头,山头火速的钝器只留下模糊残缺的山的底座,其钝行其丑陋在始终无以比拟,不忍心去看。接着撒下龙珠串串垂直射入,地面顿时湿漉漉的滑起来。

      看起来极度疏松,有欲塌陷下去,此变化是几日来饿了很久的燕子,今天早晨想要出去觅食。始料未及,让一个小早教耽搁无奈的情况下,只能在雨中寻救灾难,就此灾难。

      久居在单位,已习惯于嘈杂的吵闹声,每日从早到晚到处是玩耍,横贯吵闹,以物吸取身在其中分明是盲目。嗡嗡之气不绝于耳,日日洗耳隔窗,隔着数尽量增加一种是事实上的构想。自泻以一气一身加一身,消磨在妙无形色的间距中,环境不顺,总得用时,用起生命的部分来梳理。一帆风顺的建议,不可能有关键的形成,是有关方向调整方位才行,一如既往的不要泄气。

      感谢欺压你的人,感谢等级的不平,首先让丁祥尝到了苦味,但从苦涩中他悟出了许多的道理。幼稚的心,逐渐的老练起来,常说有得也有失,他认为也是如此,虽说是点滴的思想积累,不过却增加了他的思想财富的宝库,别说将来不会翻船,故不可能,至少白中有简,逐步的走下去,总是不赖的。希望随时都有,人生就如此,暮然回首,山末依然,雾气永年,串联只少了几个钱字,珍爱幼稚的眼泪。

      面对自己,他不得不认识清楚他条件的能力相比是极差的,因而注定这一时期建功立业很苦,很难具体说。工作也就是靠嘴巴生一口饭吃而已,那么作为资本的嘴硬,先天或者后天的优越,否则众说纷纭的情况下,竞争不赢只能退避三舍,结果活活饿死掉了。不知为什么牙齿歪了说起话来有些漏气,尽管丁祥努力避免谈及此事,但人人知晓的事情却根本无法遮掩下去,别人有心有口皆碑,他却最好是缄口不言。是为了遮丑?可怜的他赖以生存的本能失去了,他深陷的这个工作,这一职业不对口,进而必对环境的最终的生存基础有所动摇。这是谈不上好日子出头,最多能尽力维持住现实,无论甘心或者不情愿,最终还是呈现出一般无二的现状。

      屋顶罩住了老屋,便没有了事业在院子里行动,见周围的高厚啊,赶到了已经到了仙境一处。这不像是群山推桑的山区,是位小区住房楼市,有的人业绩多还有几个超市,人情关系固然少不了,但交往较为频繁。天能阴,记忆最好,他的心情反而舒服些,想多睡一会儿便睡,多睡一会儿,否则起早了做事情,把今天的礼仪里的地方如有走狗们便不可忍耐。吃早点的食堂有走狗在,便忙不乐乎,大姐胃口只要有足够在,他对关系很痉挛很敏感,好像天底下只为足够活下去,一直到任何小动作,而群体小狗穿着圈圈而已,也许这便是主心骨的眼里。

      这个门还是要早起,忙着活动为舒缓而心安理得,不宜起得过早,稍事休息,片刻再起来便不见不散了。不一起交往并不见情面,最好了,如果见面而不理睬,这分明就是小狗看不起走狗,敢犯上作乱就为不合群,不合情就是异端肖小。天外天地欲知一域外之邦有异端可不许活着,早晚最好现在一刻就一棒子打死。所以说兵坏一个,将坏一窝,若走狗为将来为大将,而借天下之名,此处便不能由他人出气的份儿了,可惜社会板块上正有如此之地,不说多次便是其一。

      一只小虫子能从窗户进来,关与不关窗门都都来气无阻。一到夜晚,刚把灯开亮便听到了呜嘟嘟较为沉重的拍打声,丁祥知道这是常客,来了一直无法飞到眼前,一伸手闪眼而过。绕过圈圈迎头向灯管直撞过来,有时会重伤掉下来,丁祥心里开始紧缩。

      随着夜晚夜深来客增多,所幸打开窗户欢迎,等客满厅堂迅速关掉电灯,点燃蜡烛,一朵小火仍是光明。对于黑暗来说是如此,对小虫也如此不顾一切地向蜡烛撞去。在旁读书的主人,丁祥便不管身边的嚓嚓的烧焦的声音,尸体痉挛,是光明,让小虫如此的简单;是光明,让他要如此的残忍。也许熄灯便一切平缓和谐了,但是丁祥不能哦,天底下是他的,不杀虫,虫便要咬不停口啊。

      “如果我足够强大,就要制服敌人!”

      书没有读几页,虫子们全都死了,最后一只在烛芯挣扎翻转,被蜡烛的油粘住不放,不能如此的快意。急忙救下来,可惜火烧得太酷烈,伤虫在桌子上滚动,“吱吱”不停极为痛苦,便不忍心,狠一狠心用笔杆轻轻地敲击头部,让其庄重肃然死去。

      第二天大早上的起床,看啥退散自然的惨惨的尸体卧在桌子上,它永远不会再飞起来烦丁祥了,也不会再等着笨头笨脑的猛撞着光明的大道。

      小虫子的生死如此的简单,还不如杀掉一只鸡、一头牛那么简单,没有爱也没有仇恨,或是需要或伤心或是爱好。无论怎样它也是弱者,得强者的巨大骨刺也逃不出这个圈圈,只是强做规范性出发点,有点人格化关系上的稍微复杂了一点。向来若有弱者来犯,固然打击;强的来侵害,人怎么反击呢?难道要像聊斋上一样,想一些狐鬼怪来帮助自己吗?

      梦永远还做下去吧。

      本文标题:娇嫩借强势成长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9130.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