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交流新手上路
文章内容页

空白的苍茫落叶

  • 作者: 落红飘雪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1-23
  • 阅读18398
  •   听到有人分到好的工作,心里很大的波浪翻滚,不是他不应该,而是自己不思上进。

      王茗也是一个性情中人,总有许多唏嘘苦闷。两相对比可能是主观上的努力相差没有多少,只有等待客观原因的平衡。怎么说呢?事实上的,主观努力后产生的一部分客观条件的成熟,在很大程度上主宰着命运。当然就是自己观念以及勤奋的结果,他不是上进或者抱残守缺,也只能有今天的结果,无怪命运不那么美满了。

      但是,往回一步想,总要有像王茗这样之类的人才有填。或许,在此一阵之瞬间,有无数的优惠可以寻找还未知道,关键是心不气馁,能居一隅而依一隅的特点,发展至此,自身可能未完全开发的养精蓄锐,不光要等待奋发,而是新的一个翻新进取的自我。

      今天的危机似乎是落难了,对谁说不是一种考验?

      “这难道是苦我心之梦。”,王茗想。

      尽管地方地贫人廋,只要有水,瓦砾也可以变桑田。

      正如以上所表现的那样,见着辉煌想到自己的落寞,无怪一个智慧的人心胸起伏,留恋于思想的左冲右突之间情感泛滥。正常人有谁平静得了,只怪王茗命运太苦、命运多舛,激动一阵子之后,仍不知道这些事情怎么办?只会重新列入到先前的就道硬性,如没有事情一般的生活。受到了欺负,也不敢反抗,侵入到被压榨的整体最低层。生活中直不起腰,抬不起头,汗喘吁吁。

      那么要警钟长鸣吗?也倒是未必,社会本就有其多面性,或许他的命运只是千姿百态之中的一点点。王茗有什么绝对的理由不完成使命了。

      明亮的光照之下,一切都显得如此的清新寡淡。土地,树木,枯草都极端的不协调,渣渣翻在地上,横着撇开旁边垂头丧气的杨柳树,完完整整的一副,被霜打的茄子一般的模样。

      前日,王茗和父亲到芳姐家提亲。一个来回犹如平淡的一半的日子,没有涟漪,可说点什么呢?钱、住房,原本这些条件制约着,而恰恰最敏感的便在于此。人本来是遇到好的事,总要撇开其他高兴一回的,可是王茗如一细腰蜂,寻觅之间被一条用钱裹起来的纸棒拦腰打翻在地上。

      真正感受到了一张钱与一沓钱的区别,凄然哑巴样的在钱的鼻尖下,不敢说半句话。

      再回首,梦中情怀依然迷茫,走进一段不堪点滴的阶段,回味一时起一些冷寒凄凉。袭击过来,形成多少破冰的碎梦。全然之间像狗一样孤单着,从洋装的不动去证实梦中的惊醒,所发生的差别,让身边那越乎可怕的黑影不惊然而消逝。慢慢的,尽全身的舒缓,撇梳一点点可疑的声音,慢慢的睁开眼睛,悄然的盯上那种神秘的影子。

      但是,惊悸的心,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有对面的墙上从窗玻璃舒若其上的余光,像狗那样孤苦的围着。有些白的刺眼,倒不是任何黑影的迹象,也没有凶狗。

      也许现实本来就是一把残酷无比的双刃剑,该做什么或者不该做什么,是残酷的一刀斩断。断是扭曲了无数两有良心的毁灭者,努力的寻求平衡,于是,雄起的拦腰斩断的残酷,稍微天下一片和祥。

      爱人不爱,家不成家,事事无成,一个原本轻易可完整组合的集体,随着自身的乱世中的精变,眼看就要支离破碎了。每当分手在即,虽非久别,但仅此一瞬之间,也感受到了内心深深的痛。长此以往,久久留恋于眼前,盼望之限制无以言表,本不可分别,那又何必分别了。只因为残酷,总让没有长远的身体受到煎熬之苦,默默的自我叹息。

      王茗啊!好磨难哦!

      想到自强缠绕与激越之间非能够生气,相应以残酷来友谊,各省,从另一个方面也给了别人机遇,如果长久相煎熬之下,互相促进而成大业渴望,时为幸事。既如此何怪之有?只是症结是否在此不得而知,非事情之繁乱,世界之大,乃是他的小痛也。

      明目浩天,崔光远视,苍翠满怀。

      有苦不能流出,有泪不能倾泻。

      尤其是毛驴的吼叫,夹杂着几声鹅得嗷嗷叫声,犹如皱巴巴的,又风风火火般的示威。

      带着长久缠绕痛的根子的身子随影遁形,有太多的虚伪不胜的娇羞。努力的找事情,寻找一些灵感来闲聊,可是什么样的味道都有,就是把饺子馅儿从壳子里倒出来。

      绞尽脑汁的落下一片空白的苍茫叶子 ,掩盖住了终于有些迟滞而呆笨的心。

      于是便什么都平淡了,“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的言语缠绕两耳,不进到庸人这位守神的地位,便又要把思潮荡开来了,及时打住日常事物来消磨时间。天下无大事,以小事来消磨自己的内心,使内心安静下来,谁也不为。一屋之事,扫地小事天天扫,何当家消逝于油盐柴米的贵贱短缺,谁愿意这样长此以往的消费?

      墨权未必是好人,如果付中努所言不虚,那么他也怎会知道王茗的情况,明显是墨权目前谗言。墨权的心里有几个,难道今天还不明显吗?

      熄掉电灯,黑暗便淹没了王茗的身躯;再次打开电灯的时候,刺眼的强光,极度的重点的扫荡着他的脸孔,心里感到了有些不适应的恐慌。

      既不愿在黑暗中摸索,又不能在强光下刺激下进搏,只希望自然光下沉沉的,人要沉沉的有翻身感,不要醒过来。反思自己的言行,多次反思,心理就成熟多了,一旦成熟都伤脑筋,想得太多是成熟让其如今般的孤苦,伶仃感受人间的哀叹,时常为口而奔忙;为脸面而冒险;为贪污的大度形象而气恼。

      被自傲参杂的痕迹所震惊,多少民众如般吞吐着,却少有行动起来,力求自保之间的简写,如走钢丝,反过来出卖同类,加入到腐烂的一个行列。腐朽对王茗有什么作用呢?它直接影响到他的真相不多,只有少许的假象,不够一格的姿态,实现实景反馈出一种抗击的意识。这天下之人不参加瓜分天下的行动,总有那么一点不服气,一旦心里压着老别扭,出言也就不逊,该打倒的总还是不枉要打倒。

      窗外黑暗被扯开,春色上灰白的时候,黎明便要到了。公鸡“喔喔…”的催得急,旁边公路上脚步声伴随着马蹄声传开,黑夜的寒气早早的出发了。

      一群小娃娃的狂嚎大叫,把王茗从梦中惊醒,努力抬开沉重的眼皮,面对一个新的世界,只感到了很艰难。黑暗也许正如他不该总被套上受苦的影子和帽子,也代表休息与美梦的发言地,不可想象,没有黑夜的世界。

      天天是白天,人又怎么过这样的日子的?

      两眼注视着窗外出现的黎明,远山仍然是一团黑影,色彩不够分明。而分布于静静站在老柳树两旁的民房之内,传出阵阵的电动机的发动和震动的声音,寒气阻塞消解了一切。大部分都是禁止不动,只有早起的农民久久的注意窗外的雾和事情,努力回味些田头逸事,用笔丝丝的凸露出来,但实验却没能够成功。

      从前面的窗户移动到后面的窗户,这里的天空又太狭小,虽说也是空地无陷阱,无奈变化不大,早起晚睡之间就那么像蜡烛一样的站立着,个别时候稍微拉下一点白麦有所变动而已。说些什么呢,要说什么都好,盆景吊兰很好,只是少了几日便努力的一大盆迎合主人的快意,即让唆弄之煤气十足,王茗想高兴之中杀出一阵大风,倾刻之间吊兰残破,摆动的拖拖拉拉。

      这个屋子有些宽敞,别人不一定要,王茗却要了,可是外墙是否有风雨飘摇之动感,不定哪一天变大了,光顾到主人的身家性命。要留清白在人间,还有这衣服服饰,这房里这一空旷的摆设,这对人及物对自己的态度,这个处境不能继续想下去了,再想就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破败地步,便只能自杀而身亡了。

      这又何苦呢?

      茶余饭后,酒足饭饱,打几个饱嗝,做一下运动,会嘻嘻嚷嚷闹的声音提味一下,茶香千金送来,到正觉就认知而行吧!世界上点腆着大肚子,醒悟收购的物体不可阻挡。都是制度和观念问题随处可见的东西,如同嚼蜡一样,但人不舍弃便有些不可理喻,谁都明白的道理而独尊一己之长,岂不可笑而变得可悲。

      如今的老柳树静静的站着,已经没有了神气,将来肯定有相当大的区别,老柳说,终究是千挑万选的主啊。

      本文标题:空白的苍茫落叶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9131.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