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滚吧,别借口爱情

  • 作者: 麦吉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1-25
  • 阅读16877
  •   陆小曼不知道何时,黑暗如同地狱凝视自己。她渴望逃脱,却总是回到原点。


      故事应该要从认识了张亦可开始。他在海边救了她,答应好以身相许,她以另一个人的身份逃离了她的身边。


      藤蔓爬满出租房的壁垒把房间遮蔽得有些阴凉却晦暗,陆小曼一直以为张的爱是无私的,直到她说要离开他。那个男生拿出了小刀架在自己脖子上,而后,是小曼的脖子上,他咄咄逼人地质问她:“你说过会和我在一起!你说过永远不离开我的!你说谎!”


      陆小曼吓得有些喘不过气,脑门一热,她什么都能答应,她说:“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不离开,你先把刀放下。”


      “乖,这样就对了,宝贝儿,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张亦用绵软哀求的声音酥麻地勾住陆小曼,手从她的腰间穿过,他总以为她是属于自己的私有物品,所以他并不工作,只是每天一日三餐精心打理,做陆小曼最爱吃的酸豆角肉末,炖土豆,变着各种法子哄陆小曼开心,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英雄救美里高高在上的超人甲,而陆小曼是自己救回来的小动物,她会养着他,他会扮小丑哄她开心。可是他从来不知道,陆小曼最讨厌的两样东西:要挟命运的,被命运要挟的,他都占据了。


      他说他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可以明目张胆地免费在陆小曼家包吃包住了,直到陆小曼给她租了出租房,他什么都不挑剔,只是不工作,说好了自己是一流的程序员,却能被类似“苹果”、“香蕉”的英文单词给难倒。他存在得就像是陆小曼的一条狗,陆小曼说一,他绝对不敢说二,家里的食谱永远是陆小曼爱吃的菜,买任何东西只要陆小曼给钱,他瞬间能斗转星移,什么都能乖巧地递上来。


      陆小曼说“不”的地方,他绝对不敢说一个“是”字。


      他说得最多的话是爱陆小曼,什么都能为她去做,包括为她去死,毕竟在他一个三无公民的眼里,长得漂亮又是电视台出身的陆小曼,几乎是女神般的存在。他想要勾住陆小曼的魂魄,无论是献殷勤,还是当陆小曼要跳海,他拼了命地游着把她救上来,他总是在不停阐述,宝贝,我是天下最爱你的男人。


      而殊不知,一个人自以为是的占有,是另一个人眼里最想脱离的强迫。


      “你会和我结婚吗?”


      “等我4年吧,宝贝,我现在一无所有。”


      “可是你可以拥有,你可以努力有一个好工作!”


      “我努力了,我前天还找到了工作,但是我觉得不合适就离开了。”


      “为什么不合适?”


      “我觉得领导不好相处,没什么本事,比我差多了,一天到晚安排我做事。”


      “领导不就是安排下属做事的吗?你多帮帮他就是了。”


      “不,我离职了,我是去工作!不是去受气的!宝贝,我就呆在家里陪着你多好,我不要去工作。”


      “可是我每个月赚这点钱真的很不容易,你知道吗?我每个月赚的工资都给你当生活费和交房租了!”


      “宝贝,我会好好疼你的,等我以后找到工作,我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


      “可是我累了……我每天工作真的好累。”


      “宝贝,哪里累?我给你揉揉肩,放松放松,你别生气好不好,生气就不好看了。”张亦可说完,就开始给陆小曼揉肩,他的手法特别到位,揉着揉着,陆小曼就睡着了。


      睡前,陆小曼对张亦可说:“周末,我请你吃西餐吧,有家餐厅还不错,平时老在家做饭,你也累了。”


      张亦可亲了亲陆小曼的头发,陆小曼皱着眉头睡着了。


      周末的咖啡厅十分有情调,张亦可戴上假发,他的前额秃顶,每次出门他都会把假发戴上,尤其是在陆小曼面前,他每天都会擦男士BB霜,化淡妆,穿得整齐秀气,尽量像个英俊的小白脸儿。牛排刚上来,他就接了过去:“这有点烫,别烫伤了,我帮你端。”然后顺便吹了吹,再给陆小曼放在桌面上。


      过会儿,服务员端了茶水过来,张亦可喝了一点茶水,玩了会儿手机,脸就通红了。


      陆小曼问张亦可:“你怎么脸红了?”


      张亦可说:“服务员倒的是酒,美酒佳人,有点醉。”


      不得不承认,张亦可文化程度虽然低,仅仅只是个初中生,但是被社会大学调教得嘴巴滑溜溜的,说得一套套哄女孩子的甜言蜜语。


      这才刚大学毕业步入职场的陆小曼从16岁开始,就被张亦可没日没夜地追,那感情就像是门口的小混混看上了名牌大学校花,天天摆好姿势在校门口吹着口哨等着。


      陆小曼可从来不多看他一眼。


      直到那天,在海边,陆小曼落水。


      陆小曼落水,是因为她终于鼓足勇气和一直暗恋的师哥表白被拒了,师哥牵手了闺蜜,她一时想不通,就去海里游了个泳,海水潮起潮汐,一个海浪就把不会游泳的她推出去老远,哪怕是挂着游泳圈,也够不着岸。


      是张亦可,那个没日没夜在校门口吹口哨的小混混,总是伺机而动地尾随她的男生,第一个发现了异常,哗啦啦掉下水把她从海浪里推回岸上。


      陆小曼一哭,张亦可就顺便捞着了一个拥抱,顺便给了个道德绑架:“他不要你,我要。我都追了你这么多年了,你都不看我一眼是吧?今天我可救了你,说什么也得做我女朋友报答下吧。”


      于是,高高在上的主持系美女校花,牵手了校门口的浪子。


      她裙摆飘飘,他吹风吹口哨,一脸流氓样。


      “姑娘,我给你掐指一算,你这要是和他走了,你这今后10年不安生啊,没好日子过了。”陆小曼经过学校门口,保安边上啥时候多出来一个瞎子算命的,冲她直嚷嚷。


      “可是?小混混毕竟是等了陆小曼六年啊,这六年里,只要陆小曼不睡,他可以彻夜不睡陪她上网,远程随时在线,24小时问候,从网友到奔现来追。这次,还救了陆小曼的命,可比那个陆小曼心心念念的师哥好多了,至少专情。”陆小曼这样想。


      也许是20岁不知道分辨好与坏,爱情理论又总是教导人,感觉是感情的主导因素,有些人,看一眼就爱了,爱情不分贵贱,爱情应该要知恩图报,受人一命就要以身相许……


      陆小曼信了。反正爱情也已经在那天,师哥和闺蜜的当面KISS里彻底把她遗忘。


      整个宿舍她显得是那样格格不入。


      直到,一周前,她发现了小混混张亦可的秘密。


      那个男生,并不像陆小曼想象中那样单纯,他趁陆小曼不在家,微信视频了另一个女生,视频截图还留在QQ上,张亦可光着膀子,做出一脸淫荡地索吻样,还是那么丑痞的形象。


      对方女生的聊天记录上多次提到自己家里新的铺面又开张了,爸妈忙不过来,家里资产不错等等。


      那一瞬间,陆小曼好像明白了什么。哪怕就是这个光身子的视频照片,也说明了陆小曼的多余。


      可是刚说完分手,就发生了文中第一节的情况,张亦可先是用刀子架在自己脖子上,转而又架在了陆小曼的脖子上。


      “你敢离开我?我就让你死!!!”张亦可发了疯地狂叫。


      “你怎么解释和那个女人的关系?”


      “我和她只是朋友……”


      “呵呵,朋友需要脱衣服索吻……”


      ……


      睡到半夜,微信灯亮了。


      头像个胖男孩,是苏师弟。


      “你没事吧?发你信息也不回。”


      “没事。”


      “那明天一起吃个饭吧”


      “嗯……好。”


      ……


      苏师弟,是妈妈好友的儿子,那个阿姨从小经常给陆小曼买好吃的零食,放苏师弟和陆小曼一起聚聚,从小,阿姨总说长大了,就让苏师弟娶师姐这样的女孩子当老婆,长大了还可以是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家里有面子,另外,和妈妈的关系实在是要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和苏师弟一起吃饭,苏师弟的妹妹一起过来的。


      小妹妹一点也不害躁,刚上来吃饭就拉着陆小曼的衣角:“姐姐,你怎么还不结婚啊,你都20了,你哥哥不小啦。我们全家都想你当嫂子,想得发慌。”


      陆小曼笑笑,低头偷偷看了一眼苏师弟,那家伙右边戴着个耳钉,耳朵通红的。


      “是啊,你如果觉得可以,我们可以试试的。”


      “怎么试?”


      “我可以娶你。”


      ……


      回到阴冷的藤蔓围绕的出租房,张亦可正在家里打游戏,去上了个洗手间的功夫,陆小曼不小心看到了他抖动的QQ弹出对话框,这次是另一个女生,在问他:“宝贝,你想我了没?”


      陆小曼皱了皱眉。提起行李,离开了。她申请提前离校,工作原因。


      回老家给自己换了个名字,更名为陆鹿,小曼啊小曼,好像总是在演苦情戏,她希望更名可以带来更好的人生。她还想忘了自己曾经错误的选择,现在的她还来得及,毕竟她和张亦可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关系,他大抵还算尊重她。


      没想到,前脚刚离开学校,后脚苏师弟也出现在了电视台。


      陆鹿也许是担心再被往事纠缠,竟然阴差阳错答应了苏师弟妈妈提出的求婚邀请。


      只是,她好像忽略了其中最重要的主角。


      不到三个月时间,陆鹿和苏师弟结婚。


      苏师弟却和想象中完全不同,他基本上出席了所有陆小曼需要他出席的重要场合,但是却基本上不碰陆鹿,看她的眼神也是一脸嫌弃。


      “求求你,把小曼还给我,求求你……我是爱她的,你说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你把她还给我。”苏师弟打开手机,给陆鹿递过去,上面是一个十分熟悉的手机号码,正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张亦可。


      “这都不算什么,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但是你肯定早就不干净了吧!”苏师弟一脸嫌弃地推开陆鹿。


      “我和你说,我妈,我爸,都接到过电话,对,就昨晚!昨晚有个男人打电话给我爸妈找你,说他爱你,是你的情郎呢!怎么,你不用解释下?”苏师弟冷嘲热讽地问。


      不对,现在他不是苏师弟了,是陆鹿的丈夫身份,但是他几乎从不碰她。


      “没有,我和他什么都没发生,我们本来想试试,但是我知道了他的秘密,所以我离开了……”陆鹿解释道。


      却发现一旁的丈夫早就戴上了耳机,切断了所有外界的声音。


      他和她,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奇怪的是,如果家里人都接到了电话,他们应该是惊恐不安呢,还是说充满了愤怒?可是陆鹿每天去婆家吃饭的时候,一家子人和和气气,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过几天,我要去一趟广西,我朋友被人绑架了,传销。”


      “传销?那会不会有危险?”


      “没事,不用你管。”


      ……


      “你在哪?别告诉我父母,你来找我好不好?我出不来,我出门都有人跟着……”苏XX给陆鹿发信息。


      “地址”


      微信上发来一个地址信息,然后就没声了。


      27小时火车。


      刚到定位地点,苏XX出门迎接她,边上跟着的男生跟了他10多年了。


      苏XX并没有马上跟陆鹿走,反而和她说:“我没想到你真会来,傻姑娘。”


      陆鹿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一丝不经意的轻蔑。


      陆鹿走进小区,23楼。


      苏XX全程牵手边上的男生,十指相扣,那个男生的左边耳朵打着耳洞,戴着和苏XX一模一样的耳钉。


      陆鹿老觉得浑身哪里不对劲,但是也没有多想。


      她在客厅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走到苏XX的房门口,听到里面在打电话。


      “爸,陆鹿就是个婊子!她在我之前都不知道跟了多少个男的!我怎么知道她去哪了?你也不要为她操心了。”


      接着,陆鹿透过房间门缝,看见苏XX和那个男生抱作一团,举止亲密,苏XX扯掉了男生的上衣,然后,内裤……

      本文标题:滚吧,别借口爱情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9184.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