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杂文
文章内容页

浅浅的言伤

  • 作者: 音符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1-28
  • 阅读15564
  •   一般小说和电影故事的开始和结尾都是出奇的呼应,所有的不经意的巧合,恰巧让一个个冗长无聊的平淡故事或是饭后茶余的消遣八卦,突然间就有了生趣。

      我总想写点什么,可是每每都觉得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储备的太少了,下笔生活似天方夜谭,因此构思一个个故事或是一篇篇文章该怎样去写才能够写有所意,表有所情,然而越是这样就越发难写出好文章来,因此,我需要痛定思痛,好好的去沉淀,去研究文章写意这个事情,而且要不断的丰富自己的文学素养和历史文学积淀,以及现代文学所需要的新的表达形式。

      我向往洒脱自由,希望自己的文字是温暖治愈的,我以为是因为自己也算是有了一些不好的经历的成年人了,所以写不出那么治愈的东西了,也许并不是,而是曾经我所理解的治愈太肤浅了,所谓治愈一定是一点一点清洗伤疤,然后再上了合适的药物,等它慢慢结痂,慢慢的结疤,慢慢的再淡化伤疤,也许伤疤隐隐存在,终其一生也无法真正的消失掉,但它终究会比之前的淡一点,淡一点,又淡一点;而这治愈最难的便是从开始需要治疗就隐藏的伤疤,由于没有或是不愿好好料理,抑或是已经结痂了要再次去揭开它,给它重新上药重新再痛一次,还不一定会好,大部分人都不愿再去触碰这道伤了,其实大部分人是渴望能被治愈,只是终究幸运的没有几个。

      我想大概是我自己也需要被治愈吧,所有我选择的路不都是一条渴望自愈的回家路么?

      高楼大厦也好,平房小屋也罢,我总是很坦然的随心随意随便,也许这一切都是我的不求上进吧,就像我老妈每每叹气到你怎么就那么不求上进的啊,哎,也许是吧。

      直到我默默的放弃了我一直小心翼翼的殷勤期盼,她也还是不懂我求的是什么吧,以及我那么努力守护的是什么吧。有时候,觉得生活像极了特别爱开玩笑的痞帅痞帅的那么个人,而且就是那种,本来就是很认真的给你意想不到的落差和劫难的,最后就尬尬的以一句我是开玩笑的来结束这一切。他的风轻云淡,好像就是为了衬托我的不知所措,那种尴尬,天知地知我知。

      别人总是问我为什么来北京,虽然我也能说出个子丑寅卯,只是被问多了我也不由的多思索了一下这个问题,也许,我和差不多99.9%的人都不一样吧,不是男朋友,不是梦想,也不是我不甘心这种平淡的生活,也不是……,那是什么呢?我想大概是我恨透了那种无能为力、不知所措的糟糕感觉,而刚好,这里可以让我侵泡在这种感觉里之后获得新生的可能。

      本文标题:浅浅的言伤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9457.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