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友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突遇美女“绑票”

  • 作者: 芦笛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1-29
  • 阅读12838
  •   今年的冬天,感觉比往年要来的早些,她不时地舞动着神奇的纱巾,送来阵阵的寒风。北方冬季的白天很短,临近夜色时分,被街灯点亮了的橘红色小城,像含蓄的朦胧诗一样耐人寻味,像窖藏百年陈酿一样醇厚浓香。

      我虽不能参透其中的滋味,但我却深深地爱着这最有味道的小城。结束忙碌了一天的工作,我穿着厚厚的棉衣,像往常一样独自步行赶路回家。街道上,弥散着柔和灯光的城市街灯,炫彩缤纷的商家门市灯,一串串来往穿行车灯,以及骑车擦肩而过匆匆赶路的人们,让这座小城增添了不尽的妩媚与繁华的气息。我无暇顾及那一个个邂逅而过的身影,只是在享受小城这种脱俗的美中,漫步行走着。

      “咚!咚!”赶路中的我,突然被人从身后捶打了两下。虽说捶打的劲儿不大,但对于眼睛扫视着街市夜景,耳朵倾听着路杆广播喇叭里宣传讲座的我,也着实地吓了一跳。我转过身,见是两位美女,身高矮一点的那位留着短发,戴着口罩,身穿白色棉服;另外一位个子高的长发过肩,戴着眼镜,围着红色围巾,穿着毛领蓝色大衣。本想对“袭击”的人理论一番的我,心里一下子平和了许多。其实,就我这样外表矮小、性格怕事的人,就是想理论也不会有啥便宜可赚的,更何况面对的是两位美女呢。

      “才子,我们招呼了你好几声,你连理睬都不理睬我们,害得我们三个人又开车来追你,你这架子也忒大了吧?”还没等我开口说话,那个戴着口罩、矮一点的美女首先对我开了腔。

      “我看才子就是架子大难请,下午三半点多骏哥我们给他打电话,说晚上一起聚聚,他就是推三阻四的不去,没办法这才让振江咱们三个人跟踪半路截他。”那位长发、窈窕美女随即附和道。

      我一下子懵懂了,听这声音虽然非常耳熟,但就是一时想不起是谁了。提到骏哥,我才一下子明白了缘由:下午上班的时候,好久不见的骏哥打电话说,今天周末了,几个关系不错的哥儿一起聚聚喝几盅,叙叙旧、聊聊天。想到每次和他们一起聚,没有一次我是清醒回家的,再考虑到自己身体已不能与从前而语了,便推却说已经戒酒两年多了,现在自己上下班步行回家,突然回家太晚了家里人会担心的,我就不去了,并感谢他们心里惦记着自己……回过神来,我对两位美女说道:“谢谢骏哥你们的盛情,我就不去了,你们几个热闹吧,改天我请大家”。

      “香雪、余梅,你们俩别听才子磨叨了,他敢‘抗法’,你们俩美女就来个严格‘执法’——硬请。”我顺声音扭头一看,才发现路边停着辆黑色轿车和坐在驾驶位置上的振江。

      听振江称呼两位美女的名字,我才想起来一位是机关工作的香雪,一位是小老板余梅。没等我搭话,两位美女不容分说,掐住我的脖子,扭着我胳膊,就往停车那里拉扯。“美女,我去还不行吗,放开我,我自己上车。”见状,我赶紧服软说道。

      “不行,晚了!”余梅道。

      “早知道现在,何必当初呢,上车!”香雪随声附和着。

      余梅和香雪照旧掐吧着我,微微带喘地一起上了车。“才子服了不?就你这样的,敢和我们的‘花木兰’和‘穆桂英’斗量,纯属自讨苦吃!哈哈哈……”车里的振江看着热闹,调侃我道。

      “我说香雪和余梅你们俩,一个国家领导干部,一个令人尊崇的老板,刚才那野蛮的行为,也太有失你们美女的形象了吧。上小学时老师就告诉我们,待人要讲文明懂礼貌的,你们俩都忘了啊?现在咱们县都是文明城了,别再影响县城形象了,好不好?特别是你香雪,身为国家领导干部,真不知道你这样的作风,咋取信于民。还有你振江,你在旁边煽风点火,真是不怕事儿大啊……”坐在后排车座上,我唠叨不休地说教着他们三个人。

      “才子,你说啥呢,声音太小,我听不清。香雪,余梅,你们听到才子说啥了不?”振江一边开车一边对着香雪和余梅作了个手势道。

      “我们也没听清他说的是啥话。香雪,咱俩让大作家大点声吧?”余梅冲着香雪挤眉弄眼说道。

      “哎呦!哎呦!”香雪顿时心领神会,和余梅冷不丁地在我的左右手臂上,恶狠地拧了一下,疼的我忍不住地叫了一声。

      “疼吗?”香雪嬉皮笑脸道。

      “不疼,拧你一把试试?”我白了香雪一眼。

      “今天算是演习,下次招呼你,再这样婆婆妈妈的,看我们咋收拾你”余梅半是调侃半是训诫道。

      “我怕了你们了,姑奶奶们。骏哥你们哪想是招呼我吃饭,这分明是让我与狼共舞啊,太可怕了啊”

      ……

      透过后视镜,我看见振江这个“坏蛋”,挑完事后,一边开着车,一边看着笑话,不时地还坏笑几声。

      小城的夜色越来越浓,路上的车辆、行人,在橘黄色的灯光下仍旧穿梭着。车子在我们嘻嘻哈哈地说笑调侃声中,向着城郊的福家一路驶去。

      到了饭店房间,见骏哥和其他六位帅哥美女已点好菜,坐在那里一边聊天,一边正等着我们的到来。我赶紧双手打揖道:不好意思,骏哥和帅哥美女们,让你们久等了。

      “才子来了就好,快入座。大家平时都很忙,光成天的电话里哥长弟短、姐美妹俊的了,好久不坐在一起,挺想哥儿几个的了,今天恰逢周末,大家一起吃个便饭、待会,没别的意思。另外,我们的才子因身体原因,就别让他喝酒了,这事就交给在坐的几位美女了,你们要照管好他。”骏哥简短作了个开场前演说。

      酒桌上,一旦端起了酒杯,气氛活跃了起来,骏哥酒前的话都抛到脑后了。大家在相互推杯换盏中问候着,聊着,说笑着,侃着大山……在美女的“威逼”下,我还是没忍住与大伙儿喝了点啤酒,她们才肯罢休。

      小城冬天的夜晚,气温很低、很冷。但与相知相近的人在一起,让这座小城之冬增添了许多缠绵和温暖,让人们放慢了匆忙而又疲倦的脚步,以其独特的温柔,来抚慰氤氲温暖的缓慢物语。

      本文标题:突遇美女“绑票”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958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