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散文
文章内容页

乡村野事(三)

  • 作者: 米南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2-01
  • 阅读11778
  •   乡村野事(三)

      屠夫

      村中有一屠夫,日日清早宰猪上集。不几年,瓦房换成二层小洋楼,贴得明晃晃瓷砖,粉得黄灿灿油漆,盖得红彤彤彩瓦,堂皇富丽,为一村人所羡。

      却听人道得这屠夫异状:未做屠夫时,他身长体瘦,状若细苇,临风欲倒。自做了屠夫,日里宰猪卖肉,年年岁岁,不知卖了多少肉去。而这屠夫竟日见壮硕,终至头大腰粗,肚满肠肥,膀圆如粗槌,腿壮若木墩。行八字步,摇摆哼哧,颇为费力方能运动身上几百斤。更怪者,这屠夫发声粗且重,颇类猪哼。又一二年,屠夫愈见肥硕,终至行动笨拙,举步艰难,卧床难起。屠宰之事,传与其子。屠夫久卧床褥,日嘱家人剖猪心,掏猪肺,熬汤啖之。终一日水米不进,家人延医问病,医告不治。问何病致命,医答:胖死的!

      村人谣传,乃是这屠夫手上所沾猪血过多。被宰之猪魂灵幽幽,行归地府,浩浩一长队,哀嚎不已。群猪之怨,聚而成气,直冲地府。阎君震动,开堂问冤,堂下黑压压猪魂,齐声告冤,诉己身在阳世,屈身猪圈,夏无凉风,冬无暖火,露天席地,食不过糟糠野菜。临了尖刀刺颈,血流如注,剖肝挖肺,割肉成条,取食殆尽。诉至痛处,群魂激荡,索惩元凶。阎君断喝:本君只理人情,焉管猪事!群猪怨气不散,久聚成精,那屠夫乃猪精附体而索命。

      且说那屠夫亦一魂荡荡,归至阎罗殿销号。阎君问何故丧命,屠夫因道:家中上有老母,下有小儿,迫不得已,屠宰谋生,不料忽生奇病,肥胖而丧命。因问阎君:小民因生计屠猪,若干年间,诚屠猪无数,顾若人不食猪,何以屠之?何猪不怨食之者,而怨屠之者?

      阎君失语。

      裁缝

      裁缝小名狗儿,大名赵得胜。人却不叫他名姓,只叫他裁缝。生得头是头,脸是脸,一表人才。况有裁缝手艺,往往裁得合体衣衫,梳的光亮头发,聚人的眼珠子。

      裁缝是几代单传。幼年丧父,家中小脚老母,早早替他盘娶了一门媳妇。媳妇是山里姑娘,圆盘大脸,矮墩身段,闪腰大屁股,一看好生养。

      却偏偏不好生养,结婚好几年,媳妇的肚子不见动静。小脚老娘急得跳脚,遂听了好事人的劝说,抱养了一个女孩儿。俗说养“引窝子蛋”,有了“引窝子蛋”,便能引来自己的小孩儿。土做法误打误撞,竟灵验了。女孩儿长到三四岁,裁缝的媳妇真有了,十月怀胎,生下个大胖小子,一家子欢欢喜喜。抱来的女孩儿果然引来了弟弟,家里人待她亦如亲生。

      裁缝的裁缝铺设在大队里,逢年节时,亦有接了家去做一家大小的过年新衣的。裁缝长得招眼,远近姑娘小媳妇平日里有事没事就爱拿了衣服布料去裁裁剪剪,莺莺燕燕间,便有了眉来眼去的一二相好。那个年代相好,左不过眉目传情,得着机会摸手动脚,再进一步却是不敢。

      偏这一日,有个村人从天门赶集回来,说碰见裁缝用自行车驮着五队马伢子的媳妇逛大街呢。这消息一传二传就传到马伢子耳朵里了。这马伢子顿时气冲九霄,血撞双眼,杀气腾腾就往裁缝队里跑。

      碰巧裁缝的老娘,正抱了小孙儿,双脚颤颤,一步一挪,要到田头让媳妇给喂奶。半路上碰见怒气冲天的马伢子。那马伢子却认得是裁缝的老娘儿子,二话不说,劈手夺过孩子就跑。裁缝的老娘不明就里,唬得愣怔了半天,才缓过神来,遂像心头肉被撕去一般,扯心扯肺哭嚷起来:“抢孩子了啊,抢孩子了啊——”

      正在田间劳作的裁缝队里的人听见哭喊,闻声齐出,浩荡追去。那马伢子抱着哇哇啼哭的小孩儿,跑得气喘吁吁,回头看看将被追上,遂火上心头,恶生胆边,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举起那无辜孩儿,死命掼到地上,复又抓起惯下,可怜那孩儿,竟活活被摔死了!

      那马伢子摔死了裁缝的小儿,面不改色,冲围上来的人歇斯底里吼:裁缝拐我老婆,该他儿子偿命!

      且说那孩儿幽幽一缕弱魂,栖栖遑遑前往阴朝地府。阎君面前,只是哇哇啼哭,阎君动了恻隐之心,遂问判官:如此小儿,尚嗷嗷待哺,因何丧命?判官具陈阳世之事。阎君大惑:阳世不是破旧立新么,何以还有父债子偿之事?判官唏嘘道:阳世之事,一片混沌,倒无我们阴府分明。遂领着那孩儿投胎去了。

      裁缝的老母媳妇,呼天抢地,直哭得气咽声短,昏死过去好几次。裁缝亦垂头落泪,不发一语。裁缝的媳妇,自此便脸上总不见笑影,冷得石头一般。

      “引窝子蛋”引得裁缝媳妇开了怀,便没止住。儿子死后两三年间,裁缝相继得了两个女儿,连着先前的养女,便有了三个女儿。裁缝的老母,常常抚着黑白照片,哭叹自己命里无孙。

      这一年,裁缝媳妇又有了,正逢计划生育政策下乡,有了三个女儿,第四个便是超生,大队妇女主任几番上门做工作,要裁缝媳妇去引产。那个时候推行计划生育,村人没一个听的。没办法,便拆屋、罚款来强迫进医院,一些人穷不起,便去了。裁缝也劝媳妇,好歹有两个亲生女了,这个就不要了吧。媳妇横眉怒目:你怎知这个也是女?裁缝嗫嚅:前两个都是女,许是我们命里无儿……媳妇劈头啐他一口痰:我没生儿么——却说不下去了。裁缝低下头去,央求道:家里穷,就不要了吧。女人旧恨新仇:偏生,是女穷死你!遂藏到娘家去,竟生了个白胖小子。满月后,裁缝欢天喜地接了回来。屋虽只剩了四匹墙,但有了儿子就什么都不怕了。

      裁缝得了儿子,竟本分起来。原先相好的女人处也不去了。

      那个摔死裁缝儿子的马伢子,判了二十年。在监狱里学得一手好厨艺,出来开了家餐馆,竟然发达了。

      本文标题:乡村野事(三)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9651.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