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茂盛敦实的桑树

  • 作者: 许立国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2-01
  • 阅读12139
  •   硕大的桑树,盘错的枝桠,四处伸展着,苍翠而又茂密的树叶,蓬蓬勃勃,投下一片片绿荫。

      古老的桑树,长得那样的高大,那样的敦实。桑叶肥厚,桑葚甘甜,整个树干,却是光洁滑溜,一副左右逢源,而又倔强的样子。

      桑树,属桑科桑属,为落叶乔木。桑叶呈卵形,是喂蚕的饲料。叶卵形或宽卵形,先端尖或渐短尖,基部圆或心形,锯齿粗钝,幼树之叶常有浅裂、深裂,上面无毛,下面沿叶脉疏生毛,脉腋簇生毛。聚花果(桑椹)紫黑色、淡红或白色,多汁味甜。花期4月;果熟5-7月。

      桑树,是落叶树,高2—6丈;根系发达,萌芽力强,长得快,喜好光,枝条密集。桑树,寿命较长,一般可达数百年,个别可达数千年。

      春暖花开时,桑树长出新枝,嫩叶密密匝匝,拥挤在家乡山间小路边,汇集成绿色的绸带,在风里起伏兜转,是春天田园里,清丽的风景线。

      过了几个星期,当春天已经走到尾巴时,桑树开花了。桑树的花很小,一个个绿绿的花苞,散发着一阵阵的清香,吸引着一群群蜜蜂,一只只蝴蝶,为桑树花授粉。

      那好闻的味道,弥漫四面八方,让来来往往人们,即刻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夏天来临时,桑叶长得,茂盛极了,就像一顶顶绿色大伞一样罩在树干上。

      一瓣瓣小桑叶,在雨雾中欢笑。在叶子之间,悄悄地长出,有小米粒一样大小的,绿色的桑甚儿。过了几日时间,桑套儿由小到大,由绿色变成粉色,天气一夭天的变热了,桑套儿一天天由粉色,变红色最后变成深紫色。

      一串串沉甸甸的桑果,挂满了枝头,真像节日的彩灯,挂满了庭院,使人陶醉。成熟了的桑果,不仅形状、颜色惹人喜爱,味道也非常鲜美。

      秋天如期到了,那无情的秋风,就把一片一片,已发黄的桑叶,吹到了山间路边和地上,人们踩在上面软绵绵的,真的是舒服极了。

      严寒冬天来了,老桑树庞大的树权,昂扬的伸展着,依然没有失去往日的风采。

      一场大雪过后,一片片的雪花,挥在老桑树的树枝上,越聚越多,仿佛给老桑树,换上了一件银白的冬装。

      古代诗人,对桑树有血缘一般的感情,在书香与笔墨之中,再次得到寄托与延续。一片片的桑林,成为古代诗人永恒家园的象征。

      孟郊在《织妇辞》中写有:“夫是田中郎,妾是田中女。当年嫁得君,为君秉机杼。筋力日已疲,不息窗下机。如何织纨素,自著蓝缕衣。官家榜村路,更索栽桑树。”

      卢仝在《出山作》中写有:“出山忘掩山门路,钓竿插在枯桑树。当时只有鸟窥窬,更亦无人得知处。家僮若失钓鱼竿,定是猿猴把将去。”

      储光羲在《相和歌辞野田黄雀行》中写有:“啧啧野田雀,不知躯体微。闲穿深蒿里,争食复争飞。穷老一颓舍,枣多桑树稀。无枣犹可食,无桑何以衣。”

      贯休在《偶作五首》中写有:“谁信心火多,多能焚大国。谁信鬓上丝,茎茎出蚕腹。尝闻养蚕妇,未晓上桑树。下树畏蚕饥,儿啼亦不顾。”

      陶渊明在《归园田居·其一》中写有:“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陆游在《夏日五鼓起戏书》中写有:“老鸡喔喔桑树颠,明星磊磊茅屋边。我兴视夜不复眠,坐看朝暾浴虞渊。开窗清风来穆然,拂几洗研整蠹编。火云崔嵬忽满天,安得羲和徐著鞭!”

      黄敏求在《村乐》中写有:“桑树鸣鸡深巷犬,南山磵水北山云。五侯门地人如沸,谁识村中乐是君。”

      刘克庄在《戊辰书事》中写有:“诗人安得有春衫,今岁和戎百万缣。从此西湖休插柳,剩栽桑树养吴蚕。”

      徐照在《春日曲》中写有:“中妇扫蚕蚁,挈篮桑树间。小姑摘新茶,日斜下前山。”

      文天祥在《新济州》中写有:“借问新济州,徐郓兄弟国。昔为大河南,今为大河北。垂云阴万里,平原望不极。百草尽枯死,黄花自秋色。时时见桑树,青青杂阡陌。路上无人行,烟火渺萧瑟。车辙分纵横,过者临岐泣。积潦流交衢,霜蹄破丛棘。江南寒未深,铜炉兽花赤。为知行路人,铁冷衣裳湿。”

      宋肇在《晚晴》中写有:“古道遥临水,荒城早闭门。

      乱山衔落照,归鸟下空园。江口渔人舫,崖腰桑树村。客愁何可奈,有酒莫空樽。”

      谢应芳在《送李彦明归高邮》中写有:“老夫归从东海头,春风送客归秦邮。出门复睹雁北乡,物我喜得同悠悠。吴船鼓棹渡江去,乌轮正挂扶桑树。桃花倚岸笑相看,杜宇催人啼不住。”

      虞集在《折桂令 席上偶谈蜀汉事因赋短桂体》中写有:“鸾舆三顾茅庐。汉祚难扶,日暮桑榆。深渡南泸,长驱西蜀,力拒东吴。美乎周瑜妙术,悲夫关羽云殂。天数盈虚,造物乘除。问汝何如,早赋归欤。”

      宋璲在《采桑曲》中写有:“桑芽露春微似粟,小姑把蚕试新浴。素翎频扫细于蚁,嫩叶纤纤初上指。朝采桑,暮采桑,采桑不得盈顷筐。羞将辛苦向姑语,妾命自知桑叶比。家中蚕早未成眠,大姑已卖新丝钱。岸上何人紫花马,却欲抛金桑树下?”

      郑善夫在《黄山杂诗》中写有:“黄山如岱岳,萝山若梁甫。曾颠遏行云,屼々自太古。咸池荡初景,昧旦河已曙。我梦天部行,笑折扶桑树。”

      胡三娇在《采桑女图》中写有:“茜裙青诀谁家女,结伴墙东采桑去。采桑日薯怕归迟,室中箔寒蚕苦饥。只愁墙下桑叶稀,不知墙东花乱飞。一春辛苦只自知,百年能着几罗衣。”

      桑叶,经过风霜后,采收的为佳,称霜桑叶或冬桑叶。其性味苦甘而寒,入肺、肝经,有疏风清热,凉血止血,清肝明目,润肺止咳之功。

      桑根,带皮用亦可入药,书载其味微苦性平,能治疗“惊痫、筋骨痛、高血压、目赤、鹅口疮、崩漏”等。此外,全株桑树皮中的白色汁液,叫“桑皮汁”,可治小儿口疮和外伤出血。

      桑枝,桑树的嫩枝,春末夏初采收。其性味苦平,偏入肝经,功擅祛风湿,通经络,利关节,行水气。

      桑葚,桑葚又叫桑果,农人喜欢摘其成熟的鲜果食用,味甜汁多,是人们常食的水果之一。

      桑葚,既可入食,又可入药,中医认为桑葚味甘酸,性微寒,具有“补肝益肾、养血生津、润肠通便”的功效,还能增进胃肠蠕动,促进消化。

      桑葚,做成果汁和酿酒,营养丰富,而且保健作用明显,符合现代人对健康型饮料、健康型酒的要求。

      桑椹,具“有生津止渴、促进消化、帮助排便”等作用,适量食用能够促进胃液分泌,刺激肠蠕动及解除燥热。中医认为,桑椹性味甘寒,具有“补肝益肾、生津润肠、乌发明日”等功效。

      桑树,玉立着一颗颗桑树,仿佛洒下满地油光,轻轻披着一身青纱,枯叶凋零落叶归根,绽放着无声的色彩。

      桑树,路边齐刷刷的绿叶,炊烟之下缜密如雨,丝绸一般绚丽多彩,演绎月色初上矇胧。

      桑树,紫墨千枝染树屏,香嫩五月叶丰腾。因蚕饕餮丝方吐,唯济民生数万情。

      桑树,依稀如梦故园泥土,追忆童年挺立株株。日久天长顶风冒雨,枝繁叶茂抗争四季。

      桑树,寒霜压迫毫无惧色,雷电袭击不肯服输。更笑狂飙不能摧不跨,巍然屹立威风凛凛。

      桑树,柔软而结实的支腋,撑开着巨大的树冠,筛下一片阳光碎影,关怀好似和煦春风。

      桑树,流水残红斜阳西下,浓绿掩映片片绿荫,阵阵袭来风爽凉意,翠阴点点光圈闪闪。

      本文标题:茂盛敦实的桑树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965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