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那一年……

  • 作者: 天涯若比邻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2-04
  • 阅读109839
  •   一九六六年的冬天,那时我快要满九岁的时候,在姑姑她们语文教研室的办公桌上,我知道了天安门长安街上已经是第七次积聚在那里接受了检阅。


      从六月份第一次去北京接受了检阅的学校副校长回来之后受到学校全体师生的热烈欢迎之后,姑姑和黄俊兰几个关系很好的老师就天天开始酝酿她们也要“大串联”到北京去接受检阅。


      天天反复的讨论反复的准备,终于在十一月中旬,姑姑她们十来个老师和学生准备好去北京了。


      出发前的一天的晚上,姑姑把我叫到她的面前,我看到她的眼睛里既有兴奋又有几分牵挂的神色。兴奋是几个月来每时每刻都盼望去北京接受检阅的希望终于可以成行了。那眼睛里的几分牵挂,我猜想是因为她去北京的这段时间,我这个八岁多的侄儿要一个人自己照顾自己,她可能有些不太放心。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姑姑一改往日那种严厉的态度,和颜悦色的对我说:“刘红,姑姑明天就要与黄孃孃她们一起去北京了,你一个人在家,饭票我也给你买好了,每天早上二两,中午三两,晚上二两。本来你一个月的口粮只有十八斤,但是姑姑我还是多给你买了三斤!菜票也给你买好了,早上不需要菜票,每天中午一角钱的菜票,晚上五分钱的菜,一个星期七天,星期三的中午可以吃一次肉,两角钱一份!记住,你要是多拿钱去吃肉,那就没有买菜的票了!我是给你计划安排好了的,知道吗?!”。


      听了姑姑的话后,我不停地点头答应知道了,只是怯怯地问:“姑姑,你们要去好久的时间呢?如果饭票用完了,你们还没有回来,我怎么办呢?”“这,我已经给总务室的杨善文杨伯伯说了,到时候你可以去找他借饭票!”姑姑回答说。


      我看着姑姑,没有再说什么话了。姑姑看了我一下后又问我道:“刘红,姑姑去北京,你想姑姑给你买什么东西吗?”。


      姑姑的话让我心里一热,立马在心里问自己:要什么呢?我大概只思考了一分钟就回答姑姑说:“姑姑,我想要一双尼龙袜子,行吗?!”“尼龙袜子?要三块五一双,有点贵!行,三块五就三块五吧,姑姑就给你买一双尼龙袜子!”姑姑一脸庄重的表情对我说。


      那一刻,我激动得快要流泪了!要知道,那时候的我,一个冬天基本上都没有穿过袜子。我也有一两双袜子,但都是要留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够穿的“奢侈品”,更不消说是那个年代时髦品的尼龙袜子了。所以在听到姑姑同意给我买一双尼龙袜子话后的那天晚上,我睡在床上辗转难眠盼着早一点天亮,因为天亮以后姑姑她们就可以早一点赶汽车去北京了。


      在我的印象中,那时的冬天比现在的冬天气温要低很多,因为我虽然穿着棉裤,在上学的路上还是觉得冷得不行。也许是我自己只穿着一条棉裤而没有秋裤什么的东西打低的原因,行走在路上那冷风往棉裤里一吹,冷得我上牙敲下牙不停的哆嗦。我穿着母亲给我做的一双黑色的灯草绒面料的布底棉鞋,刚开始穿的时候尽管没有穿袜子,但是还是非常的暖和。然而在穿了二十多天之后,那布底经不住天天在碎石路面行走的磨损,被磨破了一个洞后由于没有其他鞋子替换,我仍然穿着那快没有鞋底了的棉鞋去上学读书。天气晴的时候,虽然脚踩着那冰冷的碎石路面既冷又十分的硌脚,但还是可以接受,然而在下雨天就不一样的另外一种感觉了。


      雨天的我,穿着那双快没有鞋底的棉鞋行走在上学的碎石路面,鞋面全是稀泥浆,冻得有些麻木的脚硌在石头上那种疼痛,脚就像快要磨破了锥到心一样的疼痛感觉。放学回家后吃完晚饭放下碗后,急忙跑回寝室去取上瓷盆到伙食团打上一盆热水回寝室去,将那长满了冻疮的脚放进热水中浸泡,心里想要是这个时候能够穿上姑姑从北京买回来的尼龙袜子那才是我最幸福的事呢!


      想归想,时间还是慢慢的过着。一天上体育课的时候,全班同学在学校操场上排好队后,体育老师简单的喊了几声口令,就在我以为马上开始自由活动的时候,突然听到体育老师说:“下面开始做广播体操,刘红,你出来到台上来领操!”。


      听到体育老师的话后,我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我嘟噜着嘴巴想给老师说我不上去。可能是体育老师看我的动作有点慢,又大声地说:“刘红,快一点,做完广播体操后大家就开始自由活动打乒乓球什么的了!”。


      我只好硬着头皮走上操场的那一米左右高的土台上,开始领着全班同学做广播体操。当领做到下肢伸展运动动作的时候,我不好意思将脚往上提起,因为那样一来我的那双快没有鞋底的脚就会露现在全班同学的眼前。


      站在旁边的体育老师看到我的动作之后,厉声喝道:“刘红,你的腿踢不起来了吗?!你这样的动作是在领操吗?简直太不象话了!”。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那个时候的我好想身边有一个洞能够让我自己钻进去,不让大家看到我的窘相喔!


      一个多月后,我天天盼望中到北京去参加接受检阅的姑姑她们终于回来了。


      那天晚上,我看着忙这忙那收拾东西的姑姑,心里设想着得到了一双尼龙袜子的我是如何的兴奋和激动。可是,直到姑姑收拾完东西说:“刘红,你去洗了脸和脚后早一点睡觉吧!”的话,我都没有看到姑姑说要给我买的尼龙袜子的影子。


      我小心翼翼地问姑姑说:“姑姑,尼龙袜……”“喔,没有买,我们整天都在外面等通知!商店的门都没有进去过一次!下次吧,下次一定给你买!”姑姑漫不经心地说道。


      失望中的我,眼睛里离刻噙满了泪水,离开了收拾东西的姑姑,拿着洗脸盆打水去了……


      那一年,那一天,我刚好满九岁!


      本文标题:那一年……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19776.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