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谁来伺候妈(10)

  • 作者: 蓝欧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2-12
  • 阅读109637
  •   2018年1月,我从网络上得知:凡是个人缴纳劳动保险的下岗工人,能领到一定的补助。我想把这个消息告诉育成,但是接电话的是彩凤,我只好硬着头皮把这件事说了出来。没想到,彩凤说:“这件事你跟大姐说吧。”。淑蓉和育成两口子的关系就是这样铁,成了育成和彩凤的全权代理。当天,淑蓉跑了很多地方,社区、街道、人才市场。末了,她累得有点叽歪,对兄弟媳妇不敢表现出来,回家对妈妈说:“你养个儿子,我倒霉啦。”。淑蓉自己心甘情愿地给育成办事,和我们有什么相干?

      想当年,育成被抓进监狱,淑蓉积极参与法庭辩护,还数次到监狱探监。由于手头拮据,她动起了歪脑筋,从家里人手里要钱,最多一次,我和妈妈各出了七十块钱。记得当时,淑蓉动员我:“如果有一天,你在大街上被人打得爬不起来,育成能不冲上去吗?”,淑蓉真能瞎白活,为了育成,她绞尽脑汁。

      育成和彩凤刚刚认识不久,育成开三轮车的时候,出了车祸,脑震荡,不能自理,躺在医院。淑蓉两口子和淑惠两口子挣着留在病床前护理,甚至争执起来。大强知道了这件事,他说:“你家真是奇怪,育成是爹爹吗?”。彩凤担心婆家穷,拿不出彩礼,提出和育成分手。育成无奈找到淑蓉,淑蓉巧舌如簧,说合两人成婚,并且许诺几个姐姐每家出一千块钱彩礼。这在当时已经很多了。然而,人心不足蛇吞象。婚礼前夕,育成领着彩凤去淑惠家,彩凤提出如果娘家不拿出金银首饰,婚就不接了。淑惠把自己的价值不菲的金货全部给了彩凤。他们之间关系的密切程度甚至超越了母女关系,让人匪夷所思啊!到底是妈妈重要,还是育成重要?

      妈妈到了晚年,频繁住院,姐姐们觉得是个累赘,都不愿去护理。有一回,妈妈住了一个月医院,淑美不管不问,好像死活和她没有关系;淑蓉和淑惠倒是去医院了,但是她们找大夫沟通,让妈妈出院。想一想,这是多么巨大的反差,为什么?

      一天上午,我找来一个水暖师傅换暖气包,撤换下来的铁暖气有四组,一百多斤。我用个绳子往楼下运,还有三级台阶到三楼缓步台,我没有握住绳子,一不小心一下子滑到台上,眼见着楼板晃动了几下,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要是把台阶砸个坑,我可赔不起啊!”;到了二楼,我更加小心,这时候从正间出来的吴家媳妇张晓梅看见了,她说:“育盛,你不用拽着,就往下扔。”,“可不行,多么危险!”。我好容易到了楼下,晓梅站在那里,我提出跟她借个推车用,张晓梅说:“俺家有,也不能借给你。”,随后,她找了借口,说埋在仓房里面拿不出来啦。

      我有些后悔,怎么能跟这样的恶人借呢?话说1983年,二楼搬过来一家姓吴的,家里四个儿子,一个女儿,老吴的老婆刚刚去世,他多次来我家,求我妈妈,都被拒绝了。妈妈说:“我可不能进他家门,整天鸡飞狗跳。”,是啊,自己家里吵吵闹闹,那群孩子没有一个像样的,谁也没有那样傻,往火坑跳?老头说过:“大妹子,老了,家里得留一个。”,妈妈随口说道:“能不能两个人打一个啊?”,不幸,一语中的。提起晓梅,九十年代初,她带着一个五岁的女儿千里迢迢,从遥远的黑龙江佳木斯嫁给吴家三儿子。不到两年,两人闹离婚,后来,又复婚了,还生了一个女儿。

      有一次,我在阳台上晒衣服,听到一阵阵惨叫声 ,我循声朝二楼正间阳台望去:张晓梅正在殴打公公,只见她手里拿着三尺长,碗口粗的擀面杖,狠狠地戳老吴的私处,老吴的手捂着裤裆,脑袋朝下栽倒了,吴三站在那里无动于衷。那天,我上夜班的时候,我发现从她家门口到楼下,地上有一道道血迹。这是晓梅把老吴的头打破了,老吴往医院跑而留下的!第二天,有位邻居质问晓梅,“你怎么把老公公的头打破了?”,晓梅说:“谁打了?他自己碰的?”。张晓梅多么能替自己辩解啊?这就是敢做不敢当!

      没过多久,老吴中风了,不能自理,他的五个孩子没有一个在跟前伺候,在悲愤和绝望之中,老吴离开了人世。张晓梅把老人上万块钱翻走了,等其他姊妹回家奔丧,她大声嚷嚷:“老爹就攒了四百块钱阿!”。

      眼皮子底下发生这样的事情,育成不能没有耳闻,他多么想上演这样一幕啊!还有三个姐姐摇旗呐喊。1994年国庆节,育成和彩凤结婚没有房子住,暂时和妈妈住在一起。两个房间紧挨着,稍大的房间朝阳,小一点的房间阴暗。育成多次提出住正房,妈妈没有答应。育成的婚房容纳下一张双人床就没有多大地方走道了。一天晚上,妈妈从外边走进来,发现在房间有里很多人,不知道从哪来的,有几张陌生的面孔,新娘子的床上,地上横七竖八地,有的斜靠着,有的卷缩着,房间里乌烟瘴气,只见彩凤躺在一个男人身旁。妈妈心想,“这也太随便了,现在的年轻人啊。”。她大声喊了一句:“小杨,你妈妈到处找你,赶快回家吧。”。

      一想起这事,彩凤十分生气,婆婆多管闲事,把好朋友撵走了,想五马六混,还有婆婆管着。彩凤在婆家住了一个月,她每次走进家门,始终低着头,从来不看婆婆一眼。妈妈跟育成说:“一个屋檐下,彩凤怎么不跟我说话。”,育成无知浅陋,“婆媳之间有什么话说?”。

      一天午后,彩凤为了琐事动手把婆婆的脸挠破了,育成当时在场,他立马把彩凤抱到床上。这时候,彩凤的气还没有消,她又接着骂了一个钟头,直到最后,嗓子都哑了,只好作罢,楼下聚了不少人围观。几天以后,妈妈对车间领导讲了,领导说,“你直接告诉他们两口子搬走!”,彩凤万不得已同意了。或许,她觉得把家里搅得鸡犬不宁是自己的本事,看我多能,结婚不几天就把婆婆的脸挠花啦!多么无法无天啊!

      过了一年,彩凤闹离婚,把育成的被褥都扔出来了。育成到外边租房子住。等到彩凤正式提出离婚,育成却泪流满面,苦苦哀求,他舍不得彩凤。妈妈认为育成没有骨气,老婆都那样虐待他,还回去挨打受气,给老李家人丢脸。

      如今,育成回家的次数很少,尽管他住的地方距离家很近。育成坐在家里,说的最多的是:她的女儿多么漂亮,能干,挣钱多;女儿跟他说,以后不用干活了,她每月给五千块钱生活费,够花了。妈妈听了很反感,她不爱听这样的言论。同样是为人父母,怎么儿子没有尽孝,反倒孙女那么孝顺?真实的情况是不是这样?不知道,反正育成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这违背常理的事情,偏偏出自育成之口,娘俩每次见面都不欢而散。

      本文标题:谁来伺候妈(10)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0114.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