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谎言与贪婪(三十五、揭伤疤)

  • 作者: 万里天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2-25
  • 阅读109770
  •   “我父亲在打麻将的时候、听到了些风言风语,就回家和我妈叨叨。刚开始不相信、可有一次送货的也侧面提这个事的时候,我父亲气坏了、给我打电话。”

      “电话总说让我回去、但是没有说为什么,我也没在意。”

      “没多久、我姐姐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家管管我媳妇。”

      “说她和老人总打仗,还不管老人日常吃饭,我听了就急着回去看看。可也不能说走就走啊!”

      “大概得有半个多月吧、我才和她联系,说我要回去。”

      “她不是太高兴、也没说不让我回去,就说:‘你自己父母你不知道他的秉性吗?’推诿着说自己什么都做到了,是老人爱挑三拣四。”

      “我就不高兴了、买了最近的车票回去。”

      “等到家、我父母就跟我学他们听见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

      “当晚亲戚、邻居、朋友知道我回来了,就都来吃饭、我姨家姐夫也和我说这事。他喝的不少、说的就多些,让我很没面子。”

      “还没等到亲戚都走呢、我就把她打了,那时身体好不这样、打的也重些。”

      “第二天一早、她爸妈就来我家。她妈像疯子一样在我家撒泼,我妈也气晕过去了,这仗打的挺大。”

      “我从劝说中和哥们的语气中、知道这事八九不离十了,就去找那个食品厂的家伙。”

      “等我到了、他也跑了,我就没回家、坐车就又回山西继续打工。”

      “哪成想、我离家不到三天,她就和我爸妈对骂、气的我父亲不爱在超市,免得听些风言风语。”

      “巧的是在麻将桌上又听别桌在那瞎巴巴、老人在乡里乡亲眼前更爱面子,就和牌友吵吵、打起来,连气带上火的突发脑梗倒地……到医院就过世了。”杰哥哭述着、哭的徐佳心直颤,也跟着抹眼泪。

      “往返不到七天、我又到家。”

      “在我父亲的葬礼上我又给她一顿狠揍,打的她躺床上半个月没下地。”看出杰哥很生气、真是恨在骨头里了。

      “当时我还没有想到离婚。‘我好悔啊、我好悔啊……’”悲愤中的哭泣是那么让人心疼。

      徐佳安慰着、不知所措,“过去了、过去了,别哭了……”递着纸巾。

      “人祸就是她、她就是自私的人,和她妈妈一样的人,没人性、畜生……”

      “徐佳、你不知道,我有多气愤、多痛苦、多恨。”杰哥是真的真的在止不住的流泪,本以为这就是悲剧的结尾了,可后面的才让徐佳觉得‘人间真的有大悲’。

      “我料理完父亲的丧事、安顿好母亲和孩子,将超市从新打理一阵子,三个月后、我实在是看不了她,就又出来打工。”

      “我妈说要回山东老家看看、想她对父亲的离开一定很伤心。散散心也好、我没多想,就同意她去了。”

      “我们一起出发的,但我没有陪着串亲戚。我们分道各奔……”哭的大鼻涕一把一把的杰哥、像是要发泄着多年的哀怨。

      徐佳真是心疼、怜悯也有,怜爱也有,跟着哭的也泪如串珠。

      “你知道吗?这是我们娘俩的最后一别、这是我一生的痛,我不孝啊!”宛如炸起毛发般、让徐佳背后阵阵发凉,感觉在听惊悚故事、不是真人真事,是假的……

      “谁也无法体会到、我见到我母亲时是何等心情,谁都接受不了这样致命的打击,苍天在上、为什么这样对我?”杰哥呆木的喃喃陈述,徐佳懵的不知道流泪了,听傻了。

      “我妈她回来的途中,旅游大巴出车祸、仅有几人遇难,就有我母亲她。”悲悲切切的杰哥和徐佳都忘了该喝口水缓缓。

      办公室已经烟雾缭绕、窗外霓虹灯闪烁的跳跃,在换彩LED变换到蓝色时、徐佳都害怕了。

      “都是她害的,我恨她、更恨那个背后纵容、使坏的她妈。”杰哥掐捏着手里的烟蒂、烟盒已经空了。

      徐佳赶紧起身倒水给杰哥。

      “母亲的事情,我连打官司、带安排后事、卖超市、和她离婚,几个月弄的我整整瘦了二十斤。”

      “这次我没有打她,我都懒得看她一眼。就想马上离开那个让我痛恨和伤心的地方。”徐佳看他心情仿佛平静了些、就起身将窗开开、让晚风吹散杰哥心中的怨恨吧!

      “因为结婚时只是婚礼、她年纪小没办法登记,所以离婚挺费劲的,但也没拦住我的决定。”

      “孩子还小、就留在她身边了,我什么也没要。”

      “那些东西和她对于我来讲、不值得一丝留恋。”说着说着就来到茶摆前、平复他自己内心的伤痛了。

      “这几天她不断打电话、说要结婚,让我把孩子领走。”

      “估计是前阵子、在我妹夫那边的亲戚里,听到了我不在山西的信儿了。”给徐佳倒了杯新沏的春茶。

      “哭出来就好了、憋在心底是不会化去恨意的,你想怎么办?”徐佳拿着烫着手的茶杯、走向窗,等着杰哥说出心中的意愿、好关窗。

      “我的事情、最伤心的那段,可以说是刀疤痕吧!今晚全揭给你看了,也让你知道和了解些、我这个人不为人知的过去。”声音从背后传来、徐佳还在等下文。

      “你说我该咋办?”杰哥将问题、或者说难题抛给了徐佳。

      其实、听完这些信息量极大的过往,关于和杰哥的关系发展、已经让徐佳内心有了责任感。

      “杰哥、你我的今天实属缘分,无论是什么、我都接着。”

      “既然我们那天已经行了夫妻,今后我们就将公司和我们日后的家、往好的方向努力吧!”窗外越来越暗、弥红灯愈发闪亮,关窗会看端坐在茶摆前的杰哥,徐佳给自己压了一个赌注,这个男人就是今后要共度余生的人了。

      俩人重新坐回沙发、手拉手看着彼此,都是红眼吧擦的苦命人。

      “我们既然做好准备一起了、就各自安排一下,你找个时间让孩子过来、我们共同生活吧!”

      杰哥又开始用那双猪眼看徐佳了、俩人都没笑颜,因为都知道日后的路可不简单。

      本文标题:谎言与贪婪(三十五、揭伤疤)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0647.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