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小说
文章内容页

小偷的故事(三)

  • 作者: 米南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2-25
  • 阅读110474
  •   (三)

      冬日的村庄,八九点便是一片寂静。人们都入了梦乡,只有冷风呼呼穿过村庄后园森森的枯树林。黑夜深处吐出几声犬吠,但似乎很快又被黑暗咽下去了。

      一个年轻人,名叫五汉的,平日里有些吊儿郎当,被抓去大队住了学习班。这晚十点多,这五汉接受完学习班的教育,摸夜路回家。

      大队到村子是一条直路,平日里走惯了的,闭着眼睛也不会掉进路两边的深沟。五汉踩着渐渐上冻的土路,脚底下有冰渣碎裂的声音。寒风刺骨,他紧了紧布袄,筒着手一步步小心前行。

      走近村子,浑身有了些腾腾的热气,五汉靠近一棵老树根畅快地撒了一泡尿,一抬头,看见仓库那边有电筒光在晃。莫非有强头?念头一闪,他张口就叫了出来:赶强头————抓强头啊——-

      仓库是村子边上一排高而阔的房子,五六月储小麦,九十月储棉花,会计保管一袋袋一包包过磅,论斤两计公分。现在冬天,没有可储的,就成了村人们的活动室,全村唯一的一台宝贝电视机,就放在仓库里。

      五汉刺耳的锐叫划过沉沉的黑夜,划破了人们的梦境。一会儿村子里便人喊犬吠,男人们搬着棍子扛着铁锹、粪叉、锄头,爱看热闹的女人孩子裹着厚棉袄跟在后边,浩浩荡荡朝仓库围过去……

      强头是三个,两个把风的一听到五汉的叫嚷,一溜烟朝双河桥那边跑得没了影。仓库的翻窗颇有些高,不搭台是翻不进去的。三个强头搭人梯送上去的那一个,翻窗进去了,却出不来,成了瓮中之鳖,只好束手就擒。

      保管打开大门,人们一拥而进,捉住强头,反手一扭,就是一顿暴揍:拳打的,脚踢的,抽耳刮子的。这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强头,胆敢偷公家的东西,一时群情激奋,嫉恶如仇,似乎不把强头打一顿就不足以表明自己的正义立场。这个偷盗未遂的强头,是个青年人,大冷天里,只穿着件绒衣,此刻遭到群殴,他只能哀哀告饶,可是他此刻已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强头了,谁能听他呢。围住他打的,都是本村精壮的男劳动力,且又因痛恨下了死力打,一会儿强头便鼻青脸肿,连求饶的声音也渐渐低下去了。

      这时人群中响起一个声音:把他绑了,送大队部去!几个人齐打伙儿反扭住手绑了强头。一群人押了,浩荡往大队部去。

      路上的土冻得硬了,手电筒光扫来扫去,有水的地方有冰屑子反射的亮光。路两旁田头的沟子里,还汪着齐脚踝的水,水面上结了一层薄冰。众人推推搡搡押着强头走,一路走,一路打。强头的绒衣都被撕破了,寒风直灌进衣服里,冷得瑟瑟抖。不知是谁用劲一推,把强头推得滚到沟子里去了,又湿淋淋地拖上来,人群一阵哄笑。强头脸色惨白,上下牙帮子打架,牙齿磕得咯咯响,也不求饶,任由着人们推来搡去。

      到了大队部,按跪在地上,又是一顿揍。有个叫庭举的长得魁梧壮实的满面正气的年轻人,就地捡来一块砖头,垫在强头脚下,一棍子夯下去,咔嚓一声,螺石拐断了,强头的脚耷拉下去,整个身子软在地上。

      夜深了,跟着看的小孩子都打了好些呵欠了,民兵连长说:关在这里,明朝天亮了,送镇上的派出所。

      人们走出大队部,一阵冷风扑过来,可是他们不觉得冷。他们讲着,笑着,整条路上都是兴奋的声音。

      强头像一个废弃的物件,被扔在大队部。他浑身是伤,他的脚断了,他的衣服还是湿的,人还被五花大绑着。黑暗和寒冷包围了他。

      冷风呼呼地刮了一夜。

      据说,第二天清早,村人是用板车把强头拖到派出所的,一到派出所,他就死了。

      他的生命,因为一次未遂的偷盗,没有了。他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他的家里,不知道有没有盼着他回去的父母妻儿。

      强头死了的新闻,在村人们的舌头底下,咀嚼了好多天。

      五汉发现强头,保护了村里的财产,立了功,大队把他放了,不用再去住学习班。

      而那个打断强头螺石拐的庭举,后来在大队当了老师。不知他在教小孩子的时候,脑海里会不会晃过强头的螺石拐。

      想来他们的心里,是自豪的吧,因为那死掉的,不过是个强头而已。

      人群里有个孩子,在强头的衣服被撕开的时候,他觉得强头好可怜;在强头的脚被打断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一下,觉得那打的人好心狠。那人的脸上有森然的寒气,让他觉得冷,由此他深深记住了那个人的名字。

      本文标题:小偷的故事(三)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0684.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