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滇西记忆(一)

  • 作者: 不江湖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2-28
  • 阅读112754
  •   多年前毕业后去了滇东,进了一家大型国企,一家做了多年纺织原料的公司。到公司不久,在几处待了一段时间,无所事事,有一天人事通知我去人力部拿一通知,拿到通知一看,是一份人事调动函,总公司将我调去滇西,一家正在筹建阶段的分公司,于当年八月去滇西。我老婆同我刚到滇东不久,人生地不熟,实习两月左右,把她从一个有点熟悉的岗位调到了另一分厂,可能有点恐慌吧,听我调滇西,她一时就哭了。

      接到通知后,人事让我自己同公司领导联系,打电话问了一下未曾谋面的公司领导,说大约一周后他回总公司,到时同他一块过滇 西。于是去前将要用的物品、行礼收拾好打包,等电话通知。

      (一)好远的滇西

      出发的那天领导早早打来电话,于是我俩赶早起来,我媳妇帮我收拾各样东西,一会在楼下停了一辆白色桑塔纳。把衣服、电脑,还有我常带着的专业书,以及一本跟了我好些年的英语词汇书等,都搬了下去,放到了车后备箱。待搬好后就上车了,上车后说要到去接一公司副总,于是绕了一个道就到了,在那等了好一会来了一个个子比较板扎(结实)的中年汉子,后来得知他是主管公司工艺生产副总,他就坐到了副驾上。于是车从此出发往市里开,说到市里还要接一个副总,后来得知是负责公司安全与各种证办理。车子一出总公司所在镇就上了高速往市里走,一路陌生。在市里一小区接上了另外一副总我以为就往滇西了,谁知到昆明又去了一躺设计院,带上一些资料才真正往滇西走。我多年前到过昆明,当时听人说昆明已修到四环,此时不知是否是四环还是几环不得而知,只是绕了几个立交,好象在市兜了好几圈才到昆明西收费站,心里估计是出城了。此时就真正上了往滇西的高速,总的来说昆明至楚雄段路面还算好,平坦,路上车辆繁忙。到了云南,公路上高档车不少,既有外地来滇旅游的,也有本地的,因为云南的烟草和煤在全国出名,煤老板多,钱多,特别越野车在云南比较受青睐。曾听人说一煤老板买了一霸道越野,开到半路上感觉车不错,于是路上折回再买一辆,那几年煤价好时云南就有这么夸张。路上好些地名也很有特色,如彩云,祥云,普渡,黄莲等,不一而足。入了云南没遇上风情却会让人迷上风情,单路上就会有好些风情与故事让人流连。公司有三位专职司机,总经理单独配了一司机,两副总配了一司机,平时员工上地另配了一司机,当天乘坐的就是项目期间用于员工跑工地的车。老总司机原跑过货运,他就会同我们说起跑货运时路上种种惊险故事,说他们那时跑货运,驾驶室里一般都会备上一铁棒,有的甚至备有土枪。他说他们在贵州经历的各种惊险最多,有些地方把一只死鸡扔马路上,过后不久后边追来一邦人,说碾死鸡了,二百三百由他们说了算。而副总司机父母四川籍,他是云南土生土长,他以前也跑过货运,他同我们说的多是云南各处的风情故事。比如过弥渡了,他就同我们说:到了弥渡不想媳妇,让人好生幻想;他还会同我们说西双版纳那边的婚嫁习俗,男人只要熬过三年,后边就可清闲了。据说相好对象后,初,要上女方人家做三年事,然后结婚娶回后,男人成天搂着水烟筒,捧着茶杯就是,凡事是女的了。桑塔纳司机是一回族小伙,当地人,姓马,车技好,尽管年轻,在社会上也混过不少日子,人缘好,他们都喊他小马哥。他有点苦恼的事,可能混的朋友中汉族朋友不少,于是同我们在一块时他也吃猪肉,但是他也同我们说,“也是在外边,要是我爸知道可不得了的。”有年他遇到了一个喜欢的女孩,由于是汉族姑娘,他爸一直不同意,处了一些时间只得放手,这也许是他的一点苦恼吧。到了云南我才体会到回族习惯的真,一些回民是十分反感吃猪肉,特别是一些开店回民人家,如有人不注意把猪肉带到他店是很不能容忍的事,甚至冲突。听人说当地回民很齐心,有时可能因一点小事弄出大的事件来。有同事告诉我,尽量不要招惹回民,一旦有事,找你的不止几个人,有可能一个院子的人都来了。还有通婚方面,如嫁入回民人家,有些汉族女人倒被回族习惯同化了,不沾猪肉。

      出昆明不久,市里上车的副总就接过车,由他开,老总就坐在副驾不久就打呼噜了,他的鼾声大,直到禄丰有人问:“×总,吃饭再走吧。”“嗯”他半睡半醒应一声。一进店,生产副总问有些啥菜,让老板拿过菜单浏览一下便点开了。路上吃饭,不论是司机还是领导,都很注意,不会随便沾酒,吃饭后便一路往滇西。车过大理下关,生产副总就同我们说,“下关的风,下关最容易动妖风。”确实几次路过那,要是春秋及冬季,那的风总是那么烈。后来有人告诉我生产副总是大理人白族人,杨丽萍本家,歌唱得好,做事也是一把好手。管安全副总姓代,做事也很了得,酒也喝得,人也爽快,而且外联方面也很强,于是老总就让他负责办理各种证件。但是后来同他交往中也还是多次同我谈及办证过程的各种烦恼。多年工作,让我体会较深的,何味工作能力强,专业强还算不上强,如外联能力好,又具备专业能力,那才是真的能力强。

      车过大理,尽管是高速路,多弯曲,多上下坡,有时如车速度控制不好就有可能漂。有一回由小马哥开车回滇西,在这一路段把桑塔纳开了一百八,顿时漂了起来,当时一老师傅坐车上,马上要求降速。一年以后一同事坐大巴就在这一段上出了事,出现了死伤,我那同事还算幸运,但伤得不轻,在医院待了近两个月。在车上也会感觉到路在不断盘旋上的,由河谷逐渐到了山头,又可看见云南那种高远而靛蓝的天空。这路上隧洞和桥特多,长隧洞留意过,差不多要六七分钟才走完。一直到永平才感觉稍平坦一些,期间路过长江第一弯附近,上有一桥,有时不是太赶,每到这,司机会停下车来稍作休息,让我们领略一下长江第一弯。距第一弯还是有点距离,只能远远看,只见江水悠悠,在那峪谷间穿行而过,感觉不到那种汹涌前奔的势头。

      过永平后是一段下行路段,坡度有点大,在这种道上既快又有几分惊心。车上可以看远端山间,莽莽苍苍仿佛触及天际,也有只剩荒草的山梁,伸得好远好远。路边见得最多的是玉米地,大片大片的,六七月正是疯长的时候,齐刷刷杆子,密密的叶,总让人想起那会不会上演各种朴素的男女故事。到了这些路段,司机就会同我们说一些以前传闻,说以前没通高速,这些地方经常出现抢劫。说车辆行进中,突然有人到路边拦车搭车,再过一点路段又有一两人等在路边要上车,最后就问要钱,或抢劫了。不过他们都说,当年昆明到大理高速没通,要走弥渡,那段路陡又弯,车走不快,既担心车辆出现状况,有时还担心遭遇不测,让司机走得怕。

      临近下午三四点到保山市。这样的市现别处可能很难见到,周边是一大片的稻田,稻谷正黄,仿佛能听到一阵阵的稻浪。望远处是一片白色建筑群,该是市区了,城与田间无间融合,城仿佛一城堡,田野仿佛是绕着城堡的花园,是那样的自然,也是那样的协调。只是离开滇西多年,不知那如今又是怎样一番情景了。高速路是从保山城边过,过了保山不久出高速便入了县道,即是分公司所在地了。

      车没有直接到公司,而且到了县城附近,吃过晚饭再返回到公司,到公司后一负责行政方面人员安排好住处,整理好行李,铺好床铺,算安顿了下来,这样我便到滇西,待了两年直至项目完成。

      本文标题:滇西记忆(一)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0766.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