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谁来伺候妈(12)

  • 作者: 蓝欧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1-06
  • 阅读118928
  •   我们来到了一家医院的急救室,几个护士正在忙着给她做检查,我跟主治大夫说:“这个老人家是慢性病,不用在急救室治疗,还是送进病房吧!”。

      在病房里,孙大夫麻利地用听诊器在妈妈的肺部位置听诊,然后她摘下听诊器,说,“是支气管哮喘,同时有肺部感染,还好,气道没有堵塞。”,她转身告诉身边跟着的两个实习大夫,什么声音说明有哮喘,什么声音是肺部感染,两人在笔记上不停地写着什么。

      问诊开始了,孙大夫问:“大娘,你生过几个孩子?”,“我一个有五个孩子。”,妈妈指着我说,“这是最小的。”。大夫看了我一眼,“你妈妈平日能下地活动吗?”,我说:“五、六年了,一直瘫痪在床上。”,我简单地介绍了妈妈在家里摔倒的情形,大夫说:“哮喘是个老病,住院要做一些检查,做CT扫描的时候你家里多来几个人照应着。”。

      第二天上午,大夫来病房查房,她又看见我在床前,“你晚上在这里照顾啊?”,我朝她笑了笑,没有回答。等她离开以后,妈妈说:“你把手机给我,我给淑蓉打个电话。”。

      “我在这里住院,淑惠,淑美和育成怎么都不管我?”,不知道那一头说了些什么,“你不是已经挑拨他们几个,不用来医院吗?”,妈妈怕病房里的人听到,笑话我们,她迅速地挂掉了手机。随后,她小声对我说:“淑蓉说她不管家里事。”。

      我听了,感到十分气愤,于是给淑蓉发了一条短信:你说你不管家里事,其实你没少‘管’啊!你背地里挑拨那几个,制造家庭矛盾。你忘了当初姓谷的全家人要砸死你,要不是咱妈去帮你解围,当时你能被打个半死!难道你一点也想不起来?

      谷姓是她婆家的姓氏。淑蓉1983年结婚以后,一直住在婆家旁边的偏厦子,和婆家进出一个大门。谷家是个传统的家庭,家里有五个孩子,姐夫谷岩是长子,他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每当逢年过节,家里可热闹了,男的在桌子上吃饭,媳妇姑娘都在灶台旁边对付着吃。第二年,玲玲出生以后,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淑蓉在婆家感到低人一等,尽管她忍气吞声,还是难免被公婆数落。有一年过春节,在厨房打下手的淑蓉看到饺子出锅了,她端起一盘子,吃了起来。她的一举一动被婆婆发现了,大声赤达:“谁家的媳妇那么没有教养,长辈都没开始吃,她倒吃个不停,你妈妈怎么教育你的?”。面对着全家人的鄙视的目光,淑蓉像做贼一样,顿时,她好像掉进了病窟里,从心顶凉到脚尖。

      一天下午,淑蓉抱着五岁的玲玲回家,她告诉我她上中班,谷岩下午五点下班,孩子没有人看,只好领来家。我想,这个奶奶真不靠谱,看两个小时孙女都不肯,让淑蓉骑着自行车过两个铁路口,把孩子送娘家,等五点姐夫下班,绕过大圈上丈母娘家接孩子。

      有一次,淑蓉把孩子扔给我妈半个月,两口子都不来接,玲玲整天问姥姥,“妈妈啥时候来啊?我想妈妈啦?”,我妈很不放心,她对我说:“你看一会孩子,我上淑蓉家,看看发生什么事儿了?”。

      后来,妈妈告诉我,她赶到淑蓉家的时候,全家人把淑蓉围堵在屋子里,妈妈推开众人,只见淑蓉的小姑一拳头打在淑蓉的胸口上,谷岩上前把淑蓉摁倒在地上,“不用你们动手啦!都不够我一个人打的!”,一边说,一边抡起了巴掌。

      妈妈见此情景,吓得六神无主:“你们能打就打吧,俺家死的死!抓的抓!”,说完,她坐在炕上,嚎啕大哭。谷家人见状,纷纷撤了出来。我问妈妈:“什么原因使姐姐家的矛盾一下子激起来啦?”,妈妈说:“那时候,淑蓉的工作安排不上,孩子也不管了,家也不顾了,激怒了婆家,他们想打一顿解解气,再把她休了。”。

      当时,婆家人各个摩拳擦掌,义愤填膺,如果妈妈没有及时赶到,淑蓉必定遭到毒打,后果不堪设想。但是他们也没料到,被亲家搅散了。

      话说,在病房里,淑蓉见到妈妈,也不问病治得怎样了?她把我叫到走廊,说:“消炎药最多用一周的时间,再多了就产生耐药,我跟大夫说了,让她出院。”。我说,“天冷了,我回家给她取些衣服,别把咱妈冻感冒了。”。

      那天,淑惠也来到医院,大声对我说:“出院!我把救护车找好啦!”,妈妈听见了,嚷着不想出院,淑蓉搪塞道:“过一天再把你送回来。”。不一会儿,妈妈被捆得结结实实,放在救护车里面的铁板上,下面也没有铺东西。她一直问淑蓉,“为什么把我绑起来啊?”,淑蓉和车上的司机又说又笑,置之不理。由于出院手续一直没有办好,淑蓉一直在我身边等着,我说:“你们先走吧,别等我了。”。

      第二天,淑蓉领着淑美回家,两个人一唱一和,说了一会儿话,淑蓉暗示要走,她对淑美说:“你在家坐着,我走。”,淑美心领神会,“你走,我也走。”。淑美被姐姐领着来,领着走,她没有和我说一句话,也没有看一眼躺在床上的老妈妈,说的话尽是她的同学如何如何,和这个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一天,对门的张大娘敲门,她手里拿着一个大馒头,说,自己过生日,给我妈送个馒头,顺便看望我妈。张大娘进了屋,妈妈看见她,马上坐起来,拉着她的手,热情地说:“我有病,你能来看我,我真高兴。”。

      两个老人很久没有在一起唠嗑了,说起老张家的孩子怎样对待老人:

      妈妈说:“像你那样的日子,我一天也没有过上啊,你在天堂,我在地上。我从来不过生日,姑娘都不登门,谁给你过呀?”,

      张大娘自豪地说:“我也没想到,孩子这么孝顺,我跟俺老头说过,早知如此,再生几个多好啊?”,

      妈妈说:“我三个姑娘,换你家一个姑娘。”,

      张大娘被惊得目瞪口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堵的自己的呼吸都觉得困难。

      俗语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们两家是几十年的邻居,就是再不走动,对我家的事恐怕略有耳闻。然而,张大娘也太会讥讽我们这样的家庭啦。不过话说回来了,谁也不想把自己置身这种境地,真是好无奈啊!


      本文标题:谁来伺候妈(12)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1089.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