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凭栏论世
文章内容页

尊敬异己

  • 作者: 有只羊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1-13
  • 阅读123901
  •   重温一个历史故事:


      1941年12月7日,日本的代表团还在美国本土、假惺惺地和美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的时候,日本军队以六个航空母舰编队的规模偷袭了美国的军事基地珍珠港。美国总统罗斯福恼羞成怒,国内民众群情激奋,要求对日宣战。要对日宣战,国会得同意。表决会上,参议院82名议员全票通过,同意对日宣战;众议院389名议员有388名议员同意,一名叫做珍妮特·兰金的女议员投了反对票。国土遭到侵略,兰金却反对对日宣战,可以想象会上以及会后她不但遭到孤立,还遭到谩骂、围攻,甚至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以至于之后的一段时间,警局不得不派专门的警察维护她的人身安全。就是这位反对战争的女议员直到1973年93岁逝世也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和平主张,更离奇的是美国国会在其去世后专门在国会大厦内为其树立了一尊雕塑,以表彰她这种“爱祖国、更爱和平”,敢于坚持自己主张的议员中的另类。


      和珍妮特兰金所处的时代不同,我们已经进入了网络社会。网络时代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无论什么事件,都能迅速传遍天下,甚至整个事件刚刚发生,还没有结果,就有网民进行分析、评判,然后形成汹汹舆情。至于真相如何,少有人关注;至于舆情引起的不良后果,少有人负责。在舆情一边倒的大气候下,如果有某位网民提出不同于大众的看法、观点,会马上遭到攻击谩骂,甚至被人肉,让其终日不宁、悔不当初。


      与情绪化的口诛笔伐的众多网民相比,所有能够理性地分析问题的人都是小众。舆情的海潮过后,这些小众的观点显得尤其珍贵,这些小众们特立独行、坚持自我的精神显得尤其难得,因为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毛主席说过,真理有时候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由此想起我国的水里工程专家黄万里。作为国学大师黄炎培的儿子,一生遵从父训,相信真理,仗义执言。三门峡黄河水利枢纽工程上马,曾遭到他的反对。他也是众多专家中唯一投反对票的“另类”,并因此被打成右派。工程投用多年后,诸如坝前积泥积沙问题、移民问题、环保问题、地质灾害问题、气象异常问题等等,逐步暴露出来。可惜的是,木已成舟,覆水难收。这时候有人想起了当年提不同意见的黄万里。欣喜的是,若干年后的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诸如此类问题逐一受到专家们的重视,并一一研究对策,找到当时技术条件下可行的解决方案,避免了重蹈三门峡水利工程的覆辙。每每来到三门峡工程的“中流砥柱”前,想起当年的黄万里,不禁感慨:做随波逐流者易,做中流砥柱则难。


      黄万里的不幸让我们联想到此前我国历史上的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在举国上下群情激昂的氛围下,不但你如实汇报产量会被当做右派,即使产量“兑水”少了仍然有右倾、思想保守的嫌疑。在一天等于二十年的时候,在十年内赶英超美的口号下,任何冷静客观和实事求是都显得那么不合时宜;当我们提出来“人多力量大”的时候,任何与人口大增长相悖的如马寅初的计划生育言论都有反革命的嫌疑,都面临着挨批、游斗的危险。


      几千年形成的封建社会统治模式,使我们习惯了听话随大流,习惯了人云亦云,也习惯了唯上唯权。要办某件事情,必是领导意志主导,众多下属围绕领导意图论证其科学、及时、英明、果断性,不同的见解不受待见,异己异论受到排挤。其结果往往是论证不够科学,风险难以发现,一旦出现问题,应对预案欠缺,善后措施乏力。项目是拍脑袋项目,工程是一把手工程。


      做一位与领导保持高度一致的应声虫容易,因为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还能让领导耳顺舒心;做黄万里式的真理的孤独的守望者困难,因为与领导意见相左,与大众意见相左,就意味着要得罪领导和同事,就意味着要吃不了兜着走,承担政治的、经济的甚至安全的风险。惟其难,我们对黄万里们充满尊敬。他们之所以孤独,在于他们不但不人云亦云、能独立思考,更在于他们对社会、对公众负责任的态度:“你可以不听,我不能不说。”正如一位文学家所言:我深深地热爱着我的祖国,所以不能容忍她的脸上有任何的灰尘。也正是这种真挚的感情、负责任的态度和独立思考的能力,才使我们对大自然、对事物发展的规律心存敬畏、遵从规律,才使我们懂得,人无完人,学无止境,才使我们少犯错误。


      唯此,我们有必要尊敬异己。


      2019年12月


      本文标题:尊敬异己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1306.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