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伪记忆”拾趣(十二、鼓盆而歌)

  • 作者: 田德明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1-13
  • 阅读11102
  •   城市发展真是日新月异,隔几天不走,就如一条新路,感到陌生。这不,边走边看呢。突然,听到后面喊声。回头一看,是位苗条姑娘,好像不认识。也许在喊别人吧。像我们这把年纪,是不能瞎应的,否则就会遭到一顿奚落。所以回身仍走自己的路。

      谁知她快步赶上来,嗔怪道:

      “怎么,都不认识了?”

      我赶忙上下打量,惊喜道,“啊,章明玉!怎么几年不见,变年轻了?美容了吧?”

      “还不就那样。”

      见她挂着一个包,拿着一把跳舞的大扇子,忙问道:

      “怎么,抓外水去了?”

      “抓甚么外水,义工。这不星期日么,教几个娃娃跳舞,搭她们朝气。走,到我屋里说话,我搬了新居。”

      “沃,乔迁之喜呢,得去庆贺庆贺。”

      随她走进街门,就见一栋高楼矗立着,正要走近,她说还在后面。她深情望了一眼楼房,说,原来是住在这里。后来老伴走了,接着儿子也走了。她卖尽所有家产,能卖的都卖了,还是没留住他们。说着有点伤心。

      “啊,这大事,我怎么不知道?”

      “要你知道做甚么。”她抹了下眼泪,淡淡一笑,“你知道吧,那时我是鼓盆而歌。”

      “这我知道,庄子妻子死时,他就坐在他妻子旁鼓盆而歌。超凡,不简单。”

      “我简单送走他们后,又开始我的新生活。”

      走到一排平房,她指着说,这就是她新居。单位照顾他们几家困难户,特意做的一排平房,她就住在中间。

      我随她走进去,开始是间厨房,中间一个小院,再后一间房里放着一张床。我看了看,不禁脱口出:“有点小。”

      “不小。原来那么大,收拾起来麻烦,现在几下就收拾好了,简便。”

      只见收拾十分整洁。我点了点头,说也是。

      坐在院内,她泡了杯茶,清香,浅色,透彻。她说是苦荞茶,新研制的健身茶,富含多种微量元素。一喝,果然爽口。

      我急切关心问她一天怎么混。她说:

      “简单,清早到广场和大妈们跳广场舞,下午泡旧书店。”

      “不看电视?”一出口,马上觉得冒失,因为她家里根本没电视机。

      想不到她不尴尬,大大方方说:

      “哎呀,我不喜欢看电视,胡编乱造,虚假广告满天飞。还不如爬书山,一路清爽。”

      “还自己烧火?”

      “不。常到社区老人食堂。便宜,顺口。现在就跟我到食堂去吃吧。啊,不行,”她似乎想起什么,“今天我生日,要下长寿面,你不如来尝尝我手艺。”

      “啊,”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说,“应该尝尝。”

      于是她走进厨房,我好奇跟着去看。其实很简单。里面放点醋酱油葱调料什么的,上面再放点新鲜蔬菜。一人一小碗。

      吃时,她看着我,试探道:

      “行吗?”

      “嗯,行,不咸,不油腻,有点酸,正和我口味。我现在吃斋,搞饥饿疗法。”

      “哎呀,我也在搞呢。”

      两人为想到一块高兴。

      “你不说,我还正要问你。就是每天夜里总做梦,有人物,有背景,有情节,有细节,然而日常生活中并没有这些,这是不是‘伪记忆创作’,在和‘本我’对话?”

      听到这里,我不禁诧异道:

      “行啊,你连这些都晓得?!”

      “当然,”她连忙到房间拿出《梦的解析》,“这书不就这么说的么?”

      “我正在整理我做的梦,准备出版。”

      “真的?!我可以帮你提供些素材。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那就是出版了,要送一本给我。”

      “没问题。”

      “口说不为凭,我们要拉钩。”接着抢着我的手指拉起来,‘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

      只见她两脸红晕,又回到她童年的顽皮。逗人可爱。

      走出她家,又回过头欣赏,只见绿树环抱,屋前两盆月季开得正艳。

      “你说,这像不像别墅?”她欣赏道。

      “有情趣,我看有点像。”

      告别时,拿出五百元,准备给她。

      谁知她正色道,“你少来些俗套,快收起你的怜悯。”

      连看也不看一眼。

      搞得我很尴尬。连忙说,“那以后我常来看你。”

      她忙说,好呀。接着又说,不过要先预约。

      “为什么?”

      “因为忙啊,你看我现在忙得连生病的时间都没有。”

      “哈哈,想不到这丫头现在说话还很风趣呢。”我不禁拍了下她肩膀。

      “不要这么没大没小。”她噘着嘴,推了我一把。

      我又尴尬。但看她,斜视了我一眼,暗自发笑。

      走出街门,我告别走了,走没多远,她突然喊我,不好意思作了个飞吻。

      醒来一阵热。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面临一连接一个沉重打击,她却这么坦荡。快快乐乐。看她这么年轻样子,进一步想,健康才能长寿。而要健康,身心必须愉悦。愉悦是长寿的基石。

      本文标题:“伪记忆”拾趣(十二、鼓盆而歌)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131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