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诗词歌赋诗歌欣赏
文章内容页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01·小雅·四牡

  • 作者: 滨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1-24
  • 阅读36429
  •   四牡騑騑,周道倭遲。豈不懷歸?王事靡盬,我心傷悲。「1」
      四牡騑騑,嘽嘽駱馬。豈不懷歸?王事靡盬,不遑啟處。「2」
      翩翩者鵻,載飛載下,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遑將父。「3」
      翩翩者鵻,載飛載止,集于苞杞。王事靡盬,不遑將母。「4」
      駕彼四駱,載驟駸駸。豈不懷歸?是用作歌,將母來諗。「5」

      《诗经·小雅·四牡》,按照《毛诗传》所做的小序,是为了慰问使臣而作的一首诗,“劳使臣之来也。有功而见知则说矣。”《郑笺》对这句话的注解是:“(周)文王为西伯之时,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纣王)。使臣以王事往来于其职,于其来也,陈其功苦以歌乐之。”按《汉典》“劳”的释义,就是“用言语或实物慰問:慰~。~军(慰劳军队)。”

      宋代大儒朱熹《诗集传·小雅·四牡》一章之后的注解中,也对《毛传》和《郑笺》的说法予以赞同:

      此劳使臣之诗也。夫君之使臣,臣之事君,礼也。故为臣者奔走于王事,特以尽其职分之所当为而已,何敢自以为劳哉?然君之心则不敢以是而自安也,故燕飨之际,序其情以闵其劳。言驾此四牡而出使於外,其道路之回远如此。当是时,岂不思归乎?特以王事不可以不坚固,不敢徇私以废公,是以內顾而伤悲也。臣劳於事而不自言,君探其情而代之言。上下之间,可谓各尽其道矣。

      朱子又引用《毛传》说:“思归者,私恩也。靡盬者,公义也。伤悲者,情思也。无私恩,非孝子也。无公义,非忠臣也。君子不以私害公,不以家事辞王事。”又引范氏的话说:“臣之事上也,必先公而后私。君之劳臣也,必先恩而后义。”

      这里的范氏就是宋代的大学者范祖禹。范祖禹(1041-1098),字淳甫(淳,或作醇、纯,甫或作父),一字梦得,汉族,成都华阳人。著名史学家,“三范修史”之一(另二范分别是范镇、范冲)。他著有《唐鉴》十二卷,《帝学》八卷,《仁宗政典》六卷;而《唐鉴》深明唐三百年治乱,学者尊之,将其目为唐鉴公。《宋史本传》又著文集五十五卷,《宋史艺文志》并行于世。可见,此范氏真是“学识渊博”啊,作为后生朱熹(1130~1200)当然对其尊之有加,在《诗集传》中有很多处引用“范氏曰”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诗经学上,向来分为汉学与宋学两大风格的学派,汉学派以西汉初大小毛公所作的《毛传》、东汉末郑玄为《毛传》所做笺注而形成的《郑笺》,及唐代贞观时孔颖达的《毛诗正义》为代表,宋学派则以朱熹的《诗集传》为代表。总体上说,汉学派追求“透过现象看本质”,往往是透过时代大背景,试图将《诗经》中的每一首诗与某件历史大事件,或某个历史人物联系起来。因此,在《毛传》的每首诗前都有段简短的文字,说明这首诗是怎么来的,或者是派什么用的。这段文字就是“小序”,或称为《毛诗序》或《毛序》。而宋学派主张废除《毛序》,只从《诗经》文本入手,探求诗篇的本意。现代学者大多比较倾向于宋学派,可称为“望文生义”。

      朱子对《诗经》的很多篇都是带着有色眼镜看的,评语中有不少“淫诗、淫事、淫女”之类的字眼。这个话题,我将在其它文章中专论,就不在此处赘述了。

      但是,关于《四牡》这首诗,朱子的总评与《毛传》《郑笺》的思想却是高度一致。

      从该诗的字面表象看,好似是当时的一个“公务员”在发牢骚:整日价为了“王事”,即“公家的事”,以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公务”,忙前忙后,驾着驷马“公务车”到处“出差”,奔东奔西,不得休息,连鸟儿都能在灌木丛歇歇脚、享受成双成对的欢乐,可我呢,天天忙啊忙,家也不能回,哪里还有空闲时间奉养父母?

      现代学派都赞同这种“望文生义”式的解释,而将汉学派和宋学派对此诗的解释说成是“曲解”。

      鄙人比较赞同汉学和宋学两派的注解,被现代派贬低的“曲解”才是本诗的真解。

      “思归者,私恩也。靡盬者,公义也。伤悲者,情思也。无私恩,非孝子也。无公义,非忠臣也。君子不以私害公,不以家事辞王事。”多么深刻而精辟的注解!放之于今亦可矣,上级与下级之间,长辈与小辈之间,同事朋友之间,莫不此理也。真所谓“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是也!

      想来两千多年前的孔圣人在删定《诗经》该篇时,他老人家也一定是这么想的。若世人都能明白个中道理,并诚能加以实践的话,世间哪里还有什么纷争和尔虞我诈!

      如此,则这首诗根本不是什么“写某个公务缠身的小官吏驾驶四马快车奔走在漫长征途而思念故乡、思念父母的行役诗”,而是对一个恪尽职守、公而忘私的“公务员”的热情赞歌!

      看,他正驾着马车往我们这边来了!

      四匹公馬刷刷齊,駕著車兒一路馳,
      大路寬闊通遙遠,誰說我心不想歸?
      公家事情沒做完,我心不可空傷悲!

      四匹公馬刷刷齊,黑鬣白馬好神奇,
      鑾鈴叮叮馬喘息,誰說我心不想回?
      公事沒完心不安,哪能享受好時節!

      鵓鳩翩翩齊翱翔,忽上忽下嬉鬧忙,
      成雙成對栖樹上,相扶相攜整衣妝。
      我的公事還沒完,怎得閒暇把父養!

      鵓鳩翩翩齊翱翔,飛來飛去對對雙,
      柞樹杞樹真茂密,收翅歇腳停其上。
      我的公事還沒完,怎能有空把母養!

      一心駕著我四駱,快快趕路急忙忙,
      馬兒疾疾往前走,誰說我心不思鄉?
      作此一歌遊子吟,只把老母來念想!

      【注】为便于读者更好地体会诗文意境,文章开始的原诗,及文章末尾的对其改写,均使用繁体字,敬请谅解。

      「1」 騑(fēi)騑:行不止之貌。周道:大路。倭(wēi)遲(yí):亦作“逶迤”,道路迂回遥遠的樣子。靡盬(gǔ):没有止息。

      「2」 嘽(tān)嘽:喘息的樣子。不遑:没有闲暇。居處:指在家安居休息。

      「3」 鵻(zhuī):也叫鵓鳩、夫不。苞栩(xǔ):茂密的柞樹。將父:奉養父親(下一章“將母”意類同)。

      「4」 苞杞:茂密的杞樹。

      「5」 驟:疾馳貌。駸駸(qīn):形容馬走得很快。諗:(shěn):想念。

      2020年1月24日星期五

      本文标题: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01·小雅·四牡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1662.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