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谁来伺候妈(14)

  • 作者: 蓝欧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1-25
  • 阅读24716
  •   2020年春节到了,淑蓉提前一周来家给妈妈送钱。那天傍晚,我在自己的房间看电视。只听,妈妈问道:“这些馒头和鸡蛋是外孙女给我的啊?”,淑蓉说:“不是的,是我给你的。玲玲拉巴个孩子,跟斗耪(用锄头翻地)犁(耕地用的犁头)的,哪能顾得上你呀?”。

      这样一个四世同堂的家庭,亲情十分淡薄,很少有家庭聚会。外甥女谷爱玲,今年36岁,是个银行高管,说起来是个事业有成的女人,车房都有。然而,她二十年没登姥姥的门,淑蓉总是替她掩护。第三代不认姥姥,第四代已经到了上学念书的年纪,也从来没有和太姥见过面。这个奇特的现象恐不多见,这还要从这个叫“勇洪”的孩子说起。

      2013年,玲玲做了母亲,淑蓉把这个宝贝外孙当成了摇钱树。勇洪过的第一个春节,抱到太爷家,也就是玲玲的爷爷奶奶,给三千块钱红包,玲玲分别到她的的三个姑姑,一个叔叔的家里,压岁钱总共超过一万块了。淑蓉对玲玲说:“能掏出红包的,一律去扫荡。至于姥姥和老舅是弱势群体,不用去拜年了,反正也收不到钱,全当没有这些亲戚。”。如今八年过去了,妈妈压根没有见过重孙。

      和别人家的女儿不同的是:淑蓉每次回家看见妈妈总是急三火四的往外走,从来不自动地给妈妈干点什么活?或者问问妈妈还需要点什么?

      然而,每当看见育成、淑美以及侄女、外甥的时候,淑蓉的脸上如春风拂面,一种扑面而来的热情立刻展现出来。

      妈妈看见淑蓉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她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你告诉育成,有功夫来家看看我,他应该知道他不是从石缝里崩出来的?”,“好,我等会儿打电话告诉他。”,淑蓉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家。

      这天晚上,我在手机里面找到了一款应用软件,它不仅能查到公司资料,甚至输入老板的名字也可以。我试着在上面输入李育成名字,居然没有发现他的公司;我又输入姚彩凤,她的名下有一家公司,“光洋机械厂”,这不是育成2011年开的公司吗?怎么他的老婆成了负责人了?

      我对妈妈说:“我哥哥开的公司,法人是我嫂子啊。”,

      妈妈不屑一顾:“她是个害人的东西!没有好日子过!”,

      “俺哥没日没夜地干活,全都是为了她!”,

      妈妈说:“她刚刚结婚的时候,泡了一大盆衣服,放在厨房里面,一个星期都不洗。”,

      “那不是给你准备的吗?你给儿媳妇洗衣服呀?”,

      “我过去问她,彩凤,你怎么不洗衣服?大白天躺着睡大觉?”,

      “妈,人家打夜班,正在休息呢。”,

      “你替她说话,彩凤结婚的时候就办理了停薪留职,指着你哥哥养活,好吃懒做。”,

      妈妈接着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彩凤一言不发,气冲冲走了。育成回来了,一见到妈妈就暴跳如雷:“俺老婆不来了,我把你俩全都杀了!”,他跑到厨房,拿着菜刀,把水缸里的水泼得满地都是。

      “育盛,你快出去,叫他进来杀我吧!”,妈妈把房间的门敞开,坐在门边。育成见状,扔下刀就跑了。

      育成比我大两岁,我是看着他一步步走向堕落的。《三字经》里讲:人不学,不如物。对于一个从小就不爱学习的孩子来说,他的内心是空虚的,因为他没有理想和奋斗目标。育成把胡作非为当成了人生乐趣。在家里,他看不到妈妈的辛苦劳作,从来不知道心疼妈妈,更不能帮家里分担些。育成不满16岁,父亲李义国因病去世了,出殡那几天,育成整日哭哭啼啼的,泪眼婆娑,我误以为哥哥懂事了,将来能指望他承担起家庭责任。没想到,他当时完全在掩盖内心的兴奋和喜悦,这一回没有人管了,在家里为所欲为啦!

      那时候,育成刚刚经参加工作。淑蓉把自己搞对象的事情讲给他听,使他对异性产生了好奇。记得那天晚上,家里只有淑蓉和两个弟弟。淑蓉和我们唠嗑,提及刚刚分手的男友,谈到恋爱细节,淑蓉对我说:“你年龄还小,不懂两性之间的事情,你上那个屋看书去。”,然后,她和育成在那里说个不停。现在想起来,灌输这些东西不是教唆青少年吗?有一次,妈妈到屋里给育成盖被子,育成醒来,张口就说:“你耍流氓啊?”。妈妈感到疑惑不解,孩子被邪恶麻痹了双眼,他根本不懂什么是五伦八德?什么是三纲五常?

      不满20岁的育成不能自拔,疯狂作案,先是因为打架被拘留了两次。后来,他不上班了,白天睡大觉,晚上出去偷摸盗窃,被判入狱四年。

      本以为,家里消停了,没有人搅,没有人闹了。可是,这个时候,许强和淑美已经认识两年多了,两人经常来家,每次我看见两人在一起腻腻歪歪,我非常讨厌。有一次,在大街上两人发生争执,恰巧被以前的邻居看在眼里。后来那个邻居对我妈说:“你怎么给姑娘许配给那样一个丑陋的人?两人性格不合,吵吵闹闹的。”。

      其实。妈妈管不了那么多,1987年淑美结婚了,因为没有房子住,在家里住了半年。许强家在农村,家里还有两个弟弟。新婚不久,小叔子来过夜,妈妈看不下去了,把他的弟弟撵走了。有一次,我去上班了,妈妈进厨房准备做饭,她发现液化气罐没有气了,她嘟囔一句:“是不是你们用我的液化气了?怎么那么快用光了?”。

      坐在屋里吃饭的许强和淑美听见了,淑美给了许强一个眼神,许强光着脚丫冲到丈母娘跟前,指着鼻子破口大骂,妈妈气得差点晕厥过去,她感觉站不稳了,心脏怦怦乱跳,自己一个人去了医院。淑美见此情景,脸上露出了惬意的笑容。

      我到医院看妈妈,大夫告诉我,你妈妈因为急火攻心,心脏病发作。我回家准备做点饭送去。我刚刚包完饺子,还没吃,淑美看见了,她对我说:“我想拿面条换你饺子吃?”,我看见她挺着大肚子,即将分娩,就端了一碗给她吃。


            四年以后,育成刑满释放,淑蓉去营口把他领回来了。两个姐姐在家里还准备了一桌子好菜,不知香臭的育成大言不惭地说:“我相当于念了四年大学!”。

      本文标题:谁来伺候妈(14)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1670.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