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无翼庄园(1)

  • 作者: 残风孤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2-04
  • 阅读77900
  •   多年后在那个绝望的夜里,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最初遇见纪寰时她扬鞭撕裂空气发出的清澈鸣响和她爽朗的笑声,想起阳光下年轻的面孔灿若春花,还想起那一瞬的犹豫……

      犹豫之后,无尽的邪恶汹涌而来。

      所有的事,该与不该,都发生了,一样都没有少。

      无翼庄园 第一部

      1

      川蜀纪家,三百年的大户。清军入关,平定川蜀后,封赏有功之臣,纪家祖上为子孙积了阴德,得了这片土地。方圆百里,纪姓人家在此生息繁衍,一醉一陶然。外乡逃难的人,进了纪家的地盘,改姓了“纪”,便定会有口饭吃。

      纪家正宗谪亲一脉相承的子孙,在三百年后,只剩下了一个叫纪寰的女孩子,她和她寡居多年的母亲和祖母一同住在祖上传下的一座庄园中,这个庄园有个比较怪异的名字,叫做无翼庄园。

      为了保持独立与清静,庄园府地与周围广袤的属于纪家的土地之间隔开了一段距离,让整个府地象这个小王国中的皇宫一样,超然于世。普通的纪姓人家大多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踏入其中,即便是翘首张望也望不到红墙的影子,因为被很好的保护起来的隔离地带,树木繁茂,阴翳蔽日,遮避了所有人的视线。犹其近百年来,庄园中的主人与外界联系日少,于是这座庄园变得愈发神秘起来。但人们并不怀疑它的存在,除了定期出来收帐的管家,还可以借着从庄园中偶尔走漏的丝丝缕缕的风声,仅凭着猜测和臆想,来推断着庄园中的变故。但这种半隔绝的状态在近十年,准确的说是近七八年中,又有了变化。因为有了纪寰。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但在无翼庄园中这台戏永远唱不起来,老夫人陪着老太太整日的吃斋念佛,而纪寰的天地则在庄园之外。从十四岁起纪寰便开始掌管整个纪姓家族的生计,而在当时,她还只是个孩子,刚刚初具少女的形态。

      在她过十四岁生日的时候,祖母和母亲两位老人把她叫到佛堂。当时纪寰跪在地上,从祖母手里接过了纪家三百年的族谱和近五十年的帐簿。祖母告诉纪寰,纪家三百年的帐簿全都在,如果她想看可以到帐房去查。纪寰明白,那百多年前的帐簿只不过是纪家曾经辉煌的历史鉴证,对今时今日,已无太多意义,而交到自己手上的这近五十年的帐簿则是祖母本人曾掌管或鉴证过的,因为在此之前,祖母是一家之主。而今祖母老了,老得不能再老了,看着她颤颤魏魏由人扶着迈出门槛的样子,就像一株将死的枯树,仅存一点微乎其微的生命气息,即使一阵微风都可能将它吹得就地倒折。而纪寰的母亲,这个从未掌管过纪家大权的女人,而今也已经很老了,虽然她的年龄并不大,多说也只不过四十有余,但松弛的皮肤和黯淡的面色,使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几岁。这也不难理解,居于深宅大院内的女人,终日郁郁寡欢,会老得很快。在纪寰的记忆中,母亲很少单独出现,多数时候她总是或站或坐的呆在祖母身旁身后。她也很少讲话,多半都是祖母讲,母亲只是点头应承。纪寰不晓得母亲读没读过书,因为她从不过问纪寰的功课。有时她在房里读书,偶然抬头望见母亲站在院子里,好像很在意自己的样子,但却从不踏进书房里来。时常踏进书房来的倒是祖母。令纪寰一直都很惊叹的是,祖母很博学,对纪寰的学业总能评点一二,所以纪寰很怕她,也很敬她。后来才渐渐从一些老家臣的闲言闲语中知晓,祖母从前大概是清朝某个王爷的格格,不晓得什么原因竟嫁到了纪家。当时纪寰的年龄尚小,没有十分丰富的想象力,再说这必竟都是些传言,不足取信,被纪寰听进耳朵也就算了,从不去追根究底。再说,必竟对于祖母,纪寰有些怕。

      十四岁以前,对纪寰来说是苦读的时光,她读了所有能读的书,也背了许多她并不十分理解的文字,长到十四岁,她已经是方圆百里内纪姓家族中除了老祖母外最有学问的人了。但虽说守着两位老人,长在深宅大院,背书又背得十分的辛苦,但纪寰本身却并不甘于寂寞。她天生就是一头小野兽,小雌虎,她不驯服的本性从出生之日起就从未消失。无翼庄园每一座宅子的每一片屋瓦都曾留下过纪寰的小脚印儿。墙头更不必说,纪寰十岁以前在各个宅院中穿行是从来不走门的,只翻墙。宅地中的墙很高,墙头上还砌着两侧倾斜的半圆的瓦片,中间一条细长的墙脊,纪寰竟能踮着小脚丫踩在墙脊上,从墙的一头走到另一头,两只手臂张开成一字形,一晃一晃的,巧在她却从未在面掉下来过。在仆人们一阵阵惊慌的嘘声中,一次次做着自己得意的表演。任凭墙下的仆人们怎么哄劝,也要等自己玩够了才肯做罢。至于潜水上树这样的事,对纪寰来说,比家常便饭还要平常。她好几次被湿淋淋的拎到老太太和老夫人面前,又瘦又小的她站在那里,软胎胎的头发贴在头皮上,眉稍和鬓角还在滴着水,湿漉漉的睫毛忽闪忽闪的,一副无辜的样子。老太太总是说以后别在这样了,而纪寰总是很乖很乖的点点头,以后,以后的以后,还是这样,谁拿她都没有办法。但老太太从来不曾责打过她,因为纪寰书念得很好,她老人家很满意。纪寰知道老祖母常在母亲和下人面前夸讲自己,是情不自禁的那种,她说,纪寰淘气就由她去吧,她书念得很好,她是个聪明的孩子,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不该做些什么,这是天性,有些像我。纪寰躲在门后或屋瓦上听到这些,或从仆人们那里听到只言片语的出自祖母之口的赞美之词,心里美极了,于是淘气起来更加有恃无恐,当然背起书来也更加卖力。

      一晃到了十四岁,在十四岁生日这天当纪寰从祖母手中接过家谱和帐本的时候,才知道,人活在这世上,除了读书和玩耍,还有许多责任需要承担。当掌心的重量终于压在了心头,纪寰感觉自己似乎真的长大了,虽然,只有十四岁。

      第二天,纪寰第一次跨出无翼庄园的大门,随老管家去收租,去熟悉自己家族封地中的每一户人家,每一寸泥土,和每一株草木。她本不必做这些,但她要这样做,她要尽早知道自己将要承担的到底是怎样的一种责任。

      老管家当然也姓纪,但纪寰知道这不是他的本姓,和许多逃难来此的人一样,是后来才改的。纪寰不知道纪家祖上为什么会对他委以重任,纪寰知道的只是这老管家的确很老,从纪寰记事起第一次见到这个老管家,他就是这样老,到现在还是这样老,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但纪寰很尊重他,该到的礼数都到了。一起出去的时候,老管家在前讲话,纪寰在后并不作声,老管家向人介绍这个便是纪家现在当家的少主人时,纪寰便微笑着点点头。人们似乎并不为纪寰是个女孩子而惊奇,其实就是惊奇也不会在纪寰面前表现出来的,在纪家封地内安居乐业混饭吃的人都晓得低头夹尾小心做人的道理,大家过得都很舒服,因为都很谨慎。

      纪寰很快便在这片土地上受到了广泛的尊重,当然这份尊重不是对纪寰本人,而是对于她高贵的家族。纪寰也知道这一点,但她并不急于求成,她认可她所现有的一切。当野性和叛逆的皮毛渐渐蜕去的时候,理性的光辉让日渐成熟的少女愈加美丽可人。她给庄园之外从未亲见过她儿时劣迹的人们的印象是温柔的,儒雅的,高贵的,归于其一,是完美的。回到庄园,纪寰不是读书、管帐,便是独自坐在自己的屋顶上,望着寥落的星空发呆。仆人们里里外外的也找不到她,有明事的,便说不必找了,让小姐一个人静静也好。一般过不太久,纪寰便会重新出现在自己的房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好在每每此时,仆人们便一切如常,并没有人多嘴。久而久之,一旦什么时候找不到小姐,仆人们也就不找了,渐渐的也猜到小姐肯定又像小时候一样呆在房顶,但谁都不敢打搅。有好事的家伙在宅院四下里观望一通,仍弄不明白这么高的屋顶,自家小姐是怎么上去的。

      本文标题:无翼庄园(1)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2003.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