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命也(第三十四节 回家)

  • 作者: 陈社昌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2-07
  • 阅读16859
  •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省城医院了。据说是从战地医院转到当地医院再转到省城来的。几次三番,总算是捡回来一条命。见我醒来了,护士小姐惊喜的站起来,找医生去了。医生则表示怀疑,说不会吧?像他这种情况,就算醒来,没有三年五载的,怎么可能!炮弹是在他不足两米的地方爆炸的,就像在河里炸鱼,几乎整个内脏都破损了,脑部神经还受到重创。以现在的医疗水平,没有三五年时间,那是不可能好起来的。但说归说,医生还是往病房走过来了。


      这是在哪里呢?我醒来的第一件事就问护士。


      这是在省城。护士告诉我。


      我好像睡了很久?


      护士说,是啊!一年多时间了,不容易啊!我明显感觉到护士兴奋的样子,说你先休息吧。


      医生摇摇头,真是奇迹呀。


      很严重吗?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医生。


      医生笑了笑,你打仗是英雄,没想到在医学上也创造了奇迹。


      我莫名其妙。忽然间就想起了孙立大队长,问道,大队长人呢?


      护士摇摇头,说不知道你说什么。


      就是战场上和我站在一起的大队长呀!他呢?怎么样了?


      真的不知道,你是从地方医院送过来的。


      一时间,我又问了狗哇子和李队长,可是,没有一个人告诉我。我只有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静静的想他们。突然,阿梅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这个让我日思夜想、念念不忘的人。竟然在失去消弭之后离开了她,这无异于是雪上加霜啊!亏我还是男人!我立刻大声喊道,我要出院,我要回家去!


      医生说,回家去?你这种情况应该不可以。


      不行也得行,我斩钉截铁的说。


      医生想了想,我们马上就给你做全面检查。如果各项指标都正常,就让你回去。好不好?等等啊!


      要多长时间呢?我急切的问。


      两三天吧。


      这么久?我不要做检查了,肯定正常。我拍着胸脯保证。


      不要急嘛。我们都是为你好。


      让我出院吧。我不会怪你们的。真的。


      我一个人走在街上,凭记忆发现这些城里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新政府的工作正整然有序的进行中,一些地方在打土豪分田地。有了土地的人们欢天喜地,城里城外一片繁荣的景象。


      我回到离别的故乡,二毛很远就看见了我,一边大声喊道一边向我招手。真的是你啊?阿米哥。


      经历了生离死别,再次的重逢,感到格外亲切。我们相拥而泣。


      真的是你吗?二毛问我。


      我点点头告诉他。


      如果是这样,我要向你报喜了。


      喜从何来?我不屑的问。


      哎呀,你赶快回家去吧。抗日,你知道吗?你的儿子,都三岁了呢。他叫抗日。


      你是说我有个儿子?


      是啊是啊。


      开什么玩笑?


      不是开玩笑,是真的。嫂子给你生了个大胖小子。


      当我三步并着两步跑到家时,阿梅却把自己反锁在屋里,任凭我怎么呼叫都不回应。这个时候,二毛也追着我回来了,也帮着我喊门。嫂子,你就开开门吧,阿米哥都回来了,应该开心才对呀。


      我把二毛拉开,说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我站在门口,说阿梅呀,当初离开你,确实是我不对。是我太自私,只知道自己痛苦,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可是,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也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呀。我是见到孙大队长后,想也没想就去了耒阳,之后就是训练就是打仗,我把愤怒变成了杀日本鬼子的动力。在激烈的战斗中,我犹豫了,想起再也看不到你了,我就后悔了。我是不幸中的万幸啊,炮弹把我炸得不醒人世。是经过战地医院抢救,后又转到地方医院,最后到省级医院,都两三年的时间了。都说我肯定成植物人了。我命大呀,我还是醒来了。当我醍来的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你,我一刻也没有待了,甚至连检查结果都没拿就回家了。我后悔呀!我对不住你呀。我保证,从今往后,永远不会离开你了。


      我的道歉,没能感动上帝。阿梅始终不门打开,我急了,一定是出问题了,当我踢开门,看见她像根绳子一样缩在地上。我一把把她抱住。这个坚强的女人,熬过了严寒,熬过了痛苦。却经受不住黎明前的黑暗,看到我之后,真可谓是悲喜交织……她再也支撑不住了。我默默地看着她,我的视线模糊了,她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下来……


      阿梅睁开眼睛后,紧紧的抱住我的头,放肆的哭。哭吧,她擂着我的胸,敲打着我的肩膀,不一会又抓住我的头发。她要把这些年失去消弭的痛,把对我的思念统统的哭出来。她要把这些年对抗日的到来和欣慰哭出来……


      她终于等到了我,这些年的苦总算没有白吃!


      在悲伤欣喜中迎来了新中国的到来!


      她休息了一会儿,终于起来了,炒了几个菜,烫了壶老酒,然后又把平时玩得好的邻居都叫来了。


      我抱着儿子问道,这就是抗日?


      阿梅娇嗔的点点头,要孩子喊爹。


      我的?我故意问她。


      废话。阿梅骂道。


      抗日却推开了我,问道,是爹爹吗?怎么才回来呢?


      是的。你爹是大英雄。才从医院回来的。


      大英雄?孩子疑惑着,一脸的稚气。


      这个时候,邻居们听说我回来了,都陸陸续续的过来了。慢慢的人越来越多,桌子根本围不了了。阿梅又架了个桌子,炒了几碗菜,还是坐不了。这一天又把阿梅累得不行了。但看得出来,她很高兴,人说人逢喜事精神爽,看来,一点也不错。

      本文标题:命也(第三十四节 回家)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2193.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