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命也(第三十五节 又见孙立大队长)

  • 作者: 陈社昌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2-07
  • 阅读5544
  •   正是春风春雨的时候,气温也不冷不热的,一轮红日缓缓的挂在东边的山上,露出了半个脸。二毛喊道:阿梅嫂子,去街上吗?


      阿梅正在给抗日做衣服,她急急忙忙赶出来,是二毛兄弟呀?去街上干嘛呢?


      你没有听说吗?


      听说什么?


      听说公社召开万人大会。


      万人大会?


      是啊。说是批斗地主阶级和坏分子,好热闹的呢。去吗?


      哟。我迟点去。早几天啊,我扯了几尺布,正好给抗日连套衣服,马上收脚了。带他去街上,他穿上了,也让他高兴高兴。


      那我先去了。


      去吧去吧。


      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我带着阿梅和抗日,紧赶慢赶来到大会现场。这时候,会场上东歪西倒的站着一排人,都用绳子吊着,前面吊一块硬板纸,上面写着打倒某某,头上戴一个高帽子,样子相当滑稽好笑。其中有两个人浑身颤抖,像打摆子一样的。仔细一看,一个是地主,另一个是猴子。不一会儿,下面的群众震臂高呼,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真可谓是群情激愤。口号声响彻云霄,响彻每个角落。有的人甚至不满足于口号了,跳到台上去打这些死老虎。也有人干脆敲一些碎瓦片,把地主的裤脚搂上去。然后让他直接跪着,我看到他的腿落地的时候,痛得他嗷嗷的叫。这些被他欺压过的人,压抑了多年的牢笼打开了,他们把痛一下子释放出来了,特别是翠花的男人,说地主不仅睡了他的女人,还把他打成残疾了,他诉说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哭了。他狼狠心把地主的裤衩解开,把点燃的鞭炮塞进去,顿时哔哩啪啦的,裤衩炸烂了,大腿也炸烂了。他疯狂了,好像还不解气,又是打又是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台上的工作人员见他这样,只有把他拉开,然后把地主拉到会场旁边,由武装民兵把他枪毙了。真是大块人心。


      我正看得入神,我的心里莫名其妙的涌动一种怜悯,毕竟人家也是人,死的时候还让人糟蹋。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又有一点点欣慰,想起自家的万贯财产一夜之间就变成了穷光蛋。多多少少又有些许安慰


      不知道是谁,忽然喊了我,说你什么情况,这么入神?


      我抬起头来,原来是大队长。此时此刻,我简直是又惊又喜。怎么是你啊?这么长时间,你去了哪里?我从医院出来之后,直接就去了耒阳,也问了很多人,都说不知道。之后还去了两次,一直没找到你,我真的好想你……再说,李队长和狗哇子人呢?


      你看看,坐在主席台旁边的那个,不是李队长吗?


      我仔细的看了看,愣是没有认出来。


      大队长说,算了。我们之间的事,以后慢慢说。今天是开批判大会,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我摇摇头,什么也不想说,正可谓世事难料,倘若那些财产还在我名下。那么,我现在也就是地主老爷,今天站在台上批判的可能就是我……


      那……


      我看着大队长,苦笑了一下。


      大队长说,你还住在那个茅草屋吗?说说看,你有什么要求?


      我说?谢谢你的关心,我住在那里蛮好的。真的。


      既然你这么坚持,我就不勉强了。你想通了再告诉我也可以。


      你的意思是说,以后你会经常在我们这里?


      我们聊天的时候,李队长也过来了。他接住我的话说,你还不知道吧?孙大队长是我们这里的县长大人了。


      真的吗?看样子,我得改口叫你孙县长了。


      孙县长点点头。不过,我们始终是为人民服务的。对了,李队长,你以后就得改口叫局长了。当然,阿米。你的工作在县武装部当部长,你赶紧的过来报道吧。


      你是说我?不会吧?


      怎么不会?本来早就应该通知你的,通知书还在我的抽屉里锁着呢,这段时间,忙得晕头转向的,一直抽不出时间来。不会怪我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始终不相信。


      李队长说,是真的。


      县长说,李队长现在是公安局局长,你们是平级的。不过,现在刚刚解放,新旧接替工作等着我们去做,任务繁重,所以,你得赶快去主持工作。


      我说,看样子是真的了。


      当然。再怎么样,我也不会开这样的玩笑吧。


      只是我不知道会不会给你拖后腿。


      拿出你上战场上打日本人的架势来,就不怕搞不好了。县长鼓励我。


      对了,李局长说,我带了瓶二锅头,要不,咱们喝两杯去?


      算了,我伸出手来摇了摇,我对酒不感兴趣。


      孙县长把我拉到一旁,那年拉你去打日本鬼子,实在是我欠考虑,我也是一时糊涂啊。你和阿梅现在怎么样?


      呃?怎么能怪你呢?热血青年嘛,国家有乱,匹夫有责。没有你,我还找不到机会报国呢。


      你能这样想就好。阿梅现在怎么样了?


      很好。只是苦了她了。


      怎么说?


      我忘记告诉你了。


      什么事?快说。


      我也是回家之后才知道的。阿梅是个坚强的女人,她又给我生了个儿子。叫抗日。她吃苦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走的时候,你的阿梅已经怀孕了?


      就是。她没有跟我说。她说她也是后来来才知道的,她能活下来,全是因为有了肚子里的孩子。


      那你怎么不带来让我看看?


      来了呀。我急忙看了看身边,既没有看到阿梅也没有看到抗日。心里一急,怎么得了啰。我撇下县长和局长,也来不及打招呼,就向大街上跑去了。


      孙县长对李局长说,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找人去啊……


      李局长做了个立正的姿势,说了声是!就追着我过来了。


      还好。我转过弯,正好就遇到阿梅牵着抗日的手朝我这边走来。抗日不知道有多高兴,走路一蹦一跳的。


      你们这是去了哪里?差点把我急死了。


      阿梅说,现在是太平盛世了,还怕我们丢了吗?


      县长说,想不到啊,我们又见面了。


      阿梅说,我都不想理你了,去打日本鬼子,生怕我拉后腿。


      是啊。当时,我确实考虑不周,你批评我吧。


      李局长却说,嫂子好漂亮的,难怪阿米总是念念不忘。


      看来,这个小家伙就是抗日吧?


      这个时候,阿梅赶紧告诉抗日喊伯伯,这个是孙伯伯,这个是李伯伯。快点叫呀!


      孙县长说,他呀沿袭了你们两个人的优点,长得白白净净的,头脑灵活,是个好苗子呀。走,伯伯带你去买好吃的去。

      本文标题:命也(第三十五节 又见孙立大队长)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2194.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