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小小说
文章内容页

还钱

  • 作者: 天青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2-07
  • 阅读17195
  •   道上有句话,借钱的都是大爷,叫还钱的时候是孙子。人活着,讲究天道轮回,无愧于心。


      博望村有个老汉,人称七爷,他在村子里极有威望。喜欢乐善好施,名声是相当的好。不过却过得相当寒碜。村里都盖上小洋楼了,他却还住在破旧的瓦房里。瓦房屋里边比较潮湿,所有他家的门槛比较高。可以防潮。


      七爷临终前把儿子叫到旁边说:“磊儿呀,你爹我活这么大岁数,可以含笑九泉了,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你爹我今年都85了,我啥也没给你留,没有花不完的金山银山,也没有还不完的这债那债。以后就靠你自己了,有一点你要记着,不能欠别人东西。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张磊哽咽着,连连点头。“爹,你放心地去吧,我记下了。”


      七爷看罢,就闭眼了。


      张磊有个发小,叫李善。这孩子从小可怜,他很小的时候,他爹给人家盖房子,一脚踩空,从架子上摔下来,当场没命。


      李善哭得叫撕心裂肺,孩子没了爹,女人没了丈夫。李善他妈一把屎一把尿好不容易把李善给拉扯大。


      转眼到了李善该成家的时候了。他们家实在太穷了,真的没钱可以讨来媳妇了。李善妈就想着让李善去找七爷借点钱,先讨来媳妇再说。


      七爷家里就剩了一头耕地的母牛,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钱人。


      李善跑到七爷家,扑通一声跪倒。


      “七爷呀,我马上就该娶媳妇了,可是家里实在没钱了。您老能看不能借我1000应一下急。”


      七爷也不去扶他,只抽了一口旱烟,又轻轻吐出来。慢慢说道:“善崽呀,你们家的情况我是知道的,可我也没钱了呀,磊儿还没成家,还要读大学,我正发愁他结婚的时候咋办。”


      烟灰不小心落在七爷衣服上。李善赶紧用手把它弹掉。他用近乎哀求的声音说:“七爷,我知道您也不阔绰,可我实在没辙了呀,能求的人我都求了。实在借不来半个铜子了。”


      七爷瞥了他一眼,又是使劲儿抽了一口烟。不高兴地说道:“你借不来我就能借来呀,我的钱从天上掉下来呀!俺们家就剩这一头耕地的老牛了,别的啥也没了,你要能从我这儿找到一个值钱的东西,你尽管拿去。”


      李善看七爷似乎没有要借钱的意思,心中十分苦恼,他又抱着七爷的大腿,痛哭流涕。抽噎着说道“七爷呀,您就可怜可怜我吧,赶明儿我发达了一定数倍奉还,我让我儿子,孙子世世代代都记着您的大恩大德。您就行行好吧。”


      他俩就这样推来推去,僵持了半晌。


      七爷把烟袋锅的灰磕出来,又在桌子上敲了几下,摇着头说道:“瞧你那个熊样,没这么点钱你还活不了了。赶紧给老子爬起来,七爷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李善一看七爷松口了,赶紧站起来,就要给七爷点烟。七爷也不接,不耐烦地说道:“你小子先滚回去吧,赶明我去集市把这头老牛卖了钱,给你送去。”


      李善一听,半信半疑。扭头问道:“七爷你该不会把我忽悠回去,不借我了吧。”


      七爷白了他一眼,我张老七在这博望村虽说没几个子吧,可是我说话啥时候不算数过。你就在家等我吧。我卖了牛就让磊儿把钱给你送过去。


      “七爷哎,您的大恩大德让我说什么好呢,下辈子我一定给您当牛做马。”


      七爷脱掉脚上的破鞋朝李善砸过去,嘴里骂了一句:“滚吧。”


      三天之后,张磊果然带着钱去借了李善。李善感激涕零,又是说了一大堆感激的话,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不巧的是,这钱没有被用上娶媳妇儿,而是被偷了。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李善借这一千块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惦记上了。谁也不知道这钱到底去哪了,李善的老娘经历了大喜大悲,本来身子骨就虚弱,一个人把李善拉扯大,非常不容易。从此一病不起,没多久就去世了。李善筹备完老娘的丧事,家里彻底没钱了,本来已经谈好的媳妇也不愿意了。李善只能抱头痛哭,伤心不已。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经过自己的奋斗,李善娶来了媳妇,又靠自己本事盖起了小洋楼,日子倒是风生水起。眼看着就要奔小康了。


      回头再看七爷家,七为了借钱给李善,七爷和七大娘还大吵了一宿,最终七大娘没有拗过七爷,把1000块钱借给了李善。只因为李善他爹是七爷的老战友。七爷把家里唯一的耕牛卖了之后,本来就不富足的家庭,一下子变得更加拮据。七爷是个文盲,小时候没读过书,早年当过几年兵,就在家种地了。耕牛就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牛卖了,自然过得越来越寒酸了。他倒是希望磊儿可以早日成才,靠读书翻身。


      可是这钱借出去之后,磊儿的学费也交不起了,更别提以后成家立业了。七爷当时也想过一些可能遇到的问题,却没想到有这么多闹心的事。磊儿最终没能读完大学,因为交不起学费而辍学了。在家陪他老爹一起种地。可他只是个学生,没有太大力气,对种地也不是很在行。不是今年旱了,就是明年涝了,年年的收成赶不上投资的。


      转眼磊儿也老大不小了,七大娘寻思着给儿子找个媳妇了。她突然想到借给李善那1000块钱,李善还没还呢。要不是借李善那1000块钱,磊儿这会儿没准早考上大学,再当个县委书记也不一定。现在这搞的,吃糠咽菜,吃了上顿没下顿,累死累活,就决定让七爷去讨要。


      七爷摇摇头,抽着闷烟说:“善崽也不容易呀,借完钱没几天我听说就被偷了,他那老娘也走了。我看这钱就算了。”


      你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他钱偷没偷和你有啥关系,我就知道我们把钱借给他了,到现在也没说还,要不是你老是为了你那名声,借人家钱,咱们家至于现在这样吗?七大娘没好气地说。


      两个人又是大吵了一顿,最后让张磊去讨钱。


      见到李善后,李善那个热情劲儿甭提有多高,又是泡茶,又是让媳妇儿切水果。张磊竟有点受宠若惊了,不知道怎么开口。


      “善哥,我今儿找你想说点……”张磊试探性地说着。


      李善还不等张磊说完,抢先说:“有啥事咱一会儿再说,咱兄弟俩喝两盅。”


      李善边说边让媳妇做菜,自己却陪张磊喝起来了。每当张磊要开口,李善都巧妙打断,完全不给张磊任何机会。张磊急得面红耳赤,硬是说不出让让李善拿出1000块钱的话来。


      两人貌似相谈甚欢,十分投机。张磊被灌得酩酊大醉,还是李善用摩托车把他送回去。


      七大娘破口大骂儿子:“和你爹一个熊样,让你去要债,结果把自己喝成孙子了。”


      七爷无奈的摇了摇头。张磊直接躺床上打着饱嗝,呼呼大睡。


      第二天,七大娘决定亲自出马。一大早就去敲李善家的门。大门被敲得咚咚直响。里边传来阵阵狗叫声。


      没想到李善更绝,直接把大门一开,把狗脖子上的绳子一解,七大娘吓得撒腿就跑。


      “七大娘,这么早来干啥呢,你别跑,我家狗不咬人”


      李善在门口笑着说。却也不叫狗回来。


      “李善,看好你家狗”远处传来七大娘的吼叫声。


      这次讨债以七大娘的失败而告终。


      此后,七大娘想尽各种办法,最终也没能把那1000块钱要过来。只是与李善家再不往来。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七爷终究熬不过岁月,马上就要溘然长逝了,李善听说了,就想着当年七爷没少帮我,人多少还是要讲点情义的。他决定去送七爷一程,也让心里好受些。


      磊儿给他爹说了李善的来意,七爷点点头,让他过来。


      可是谁也没想到,李善在过七爷家门槛的时候,被门槛绊了一跤,门口有个石头,头撞石头,当场摔死。谁也没料到李善竟然走在了七爷的前头。


      第二年春天,磊儿给他爹上香的时候,顺便给李善烧了1000冥币。


      嘴里默念:“这1000块钱你拿好。”

      本文标题:还钱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2199.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