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诗咏雪花

  • 作者: 许珉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2-08
  • 阅读78058
  •   落叶推开秋天的门,雪花迎来严寒的冬。雪花飞舞,飘飘洒洒,千朵万朵,空中逍遥,那么轻盈,那么洒脱,美的无以伦比。

      塞外的大地,厚厚的积雪,发出刺眼的光泽,踩在脚底下,感觉软软的,人们走起路来,美了心情,美了风景。

      人们站在飞扬的雪地里,抬头望着雪花片片落下,舞姿是那么的飘逸,把塞外一望无际的田野,装扮成一个银色的世界。

      一个个白色精灵,毫无顾忌地挥动手臂,伴着欢快曲调,奔腾着跳跃着,眼下的楼顶白了,曾经的绿树白了,曾经姹紫嫣红的花朵白了,城市乡村大街小巷也白了,数九冬季,银装素裹,铺天盖地,令人向往。

      古往今来,历朝历代的文人墨客,对雪花是情有独钟,写出许多唯美的诗篇,描绘出雪花的纯净洁白,晶莹剔透,迷人至极。

      唐代,柳宗元在《江雪》中写有:“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唐代,王墓在《雪诗》中写有:“长安大雪天,鸟雀难相觅。其中豪贵家,捣椒泥四壁。到处爇红炉,周回下罗幂。暖手调金丝,蘸甲斟琼液。醉唱玉尘飞,困融香汁滴。岂知饥寒人,手脚生皴劈。”

      宋代,卢梅坡在《雪梅》中写有:“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宋代,王维在《观猎》中写有:“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忽过新丰市,还归细柳营。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

      元代,薛昂夫在《踏莎行·雪中看梅花》中写有:“两种风流,一家制作。雪花全似梅花萼。细看不是雪无香,天风吹得香零落。

      虽是一般,惟高一着。雪花不似梅花薄。梅花散彩向空山,雪花随意穿帘幕。”

      元代,贡奎在《题梅溪深处》中写有:“古寺西边望眼平,人家何处断桥横,东风几树溪头雪,独鹤归来趁晚晴。”

      明代,杨基在《雪》中写有:“欹欹整整复皑皑,可是春冰细剪裁。到处江山皆玉立,谁家庭院不花开。几回旋绕还飞去,半饷悠扬却下来。独有梅边易消灭,也应和气近蓬莱。”

      明代,陈子龙在《唐多令·寒食》中写有:“时闻先朝陵寝,有不忍言者。碧草带芳林,寒塘涨水深。五更风雨断遥岑。雨下飞花花上泪,吹不去,两难禁。双缕绣盘金,平沙油壁侵。宫人斜外柳阴阴,回首西陵松柏路。”

      清代,洪升在《雪望》中写有:“寒色孤村幕,悲风四野闻。溪深难受雪,山冻不流云。鸥鹭飞难辨,沙汀望莫分。野桥梅几树,并是白纷纷。”

      清代,纳兰性德在《采桑子·塞上咏雪花》中写有:“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现代,毛泽东在《沁园春·雪》中写有:“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又见空中雪花飘,一团一团的云霓,在风中升腾聚集、融合蜕变、结晶成华,把一滴滴清清的“水”,酝酿成比美酒更醉人、比羽衣更轻盈的传奇。

      雪花的诞生与飘落,却像处子般羞怯与娴静。雪花,晶莹、剔透、洁白。玉之颜,水之心,花之形。整个世界的奥妙,都几乎凝华于这美丽的六边体花朵之中。细细端详它的每一个细节,对称、和谐、精致、灵动,完美无瑕。

      雪花,是仪态万千的,每一朵雪花,都是一个奇迹,都是一个有着传奇故事的精灵。或许,在诞生的那一个瞬间,看到的一切,经历的一切,让灵感涌动,诗意勃发,就有了异彩纷呈的绽放。

      雪花,不喧哗、不张扬,或在人们沉入梦乡,或在人们沉吟诗文,纷纷扬扬,不期而至。不经意间,人们将目光投向窗外,远山、近树,花草、楼宇,不知何时就披上了素装,洁净了视野,敞亮了胸怀。

      有雪就有风,有风就有舞。雪花之舞,从天空到大地,一路是婆娑轻摇,从孤独的慢板轻舞,到张扬恣肆、熙熙攘攘、婀娜多姿的集体劲舞,与无数的雪花相互交集,或避让,或相拥,甚至如同天梭织网似的,穿插迂回,在广袤的空间来来往往,一路飘舞出或优美、或潇洒、或刚劲的舞姿,纷纷扬扬地投入塞外大地的怀抱。

      赞美雪花,正是这些微小的雪花,相会在塞外,就是小溪,就是河流,就是冰川,就是雪山。一样的造福一方,一样滋一方土地,一样的养一方人。主宰季节相互交替,主宰万物茁壮生长。

      人们爱雪花飘忽的瞬间,雪花又启迪了人生,雪花给人太多的遐想,雪花是有灵性的,珍爱生命珍惜时光,不卑不亢不弃不馁,洒洒脱脱绽放空中,给人们送上了一片清爽洁净的空间。

      人们爱这漫天飞舞的雪花,洁白素雅圣洁怡人;人们爱这飘落的每朵雪花,从容洒脱欣然离去。人们更爱这银色世界的素雅,赋予了塞外童话般的恬静。

      雪花,从绽放到飘落,再到消融无形,回归原来姿态,一朵雪花短暂的旅程,留给大千世界的,是大自然的最为神奇与最为美妙。

      雪花,美到极致,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与雪花一同闪闪旋转升腾,纤小晶莹的雪花,早已深入人们的内心,在人们的精神世界里闪烁生辉。

      本文标题:诗咏雪花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2223.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