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心灵感悟
文章内容页

总有柳暗花明时

  • 作者: 胡谈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2-08
  • 阅读122869
  •   这个春节就像今天的天气,人们的心情因新冠病毒而变得阴冷沉闷。自防疫封城以来,人们都呆在家里足不出户,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也为了国家,街头异常的清冷,偌长的渔水路上,只能看到去特定商店购买生活物资的的人们。他们的心情同我一样,也如这阴冷的天气中灰色天空,见不到云彩,更看不到立春后从树叶上投射下来的煦暖的阳光。要不是新冠病毒这个鬼魅的骚扰,大街上又是人流熙攘、车流不息的景象,那些久违了的欢声笑语、商家开业的鞭炮声以及小商小贩的买卖吆喝声,早就汇集成城市一天的蓬勃生机。

      关于元霄节的诗词古韵很多,如苏轼的“灯火钱塘三五夜,明月如霜,照见人如画”,欧阳修的“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辛弃疾的“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传统的元霄节描写得热闹繁华,诗意唯美。可今年的元霄节却失去了传统的那份味道。

      今天是元霄节。每天确诊的不断刷新的新型肺炎人数早已让人们的视线聚焦到“生”与“死”的两件大事上,因而春节在人们心里也就变得那么无足轻重了,或许人们现在已经淡忘了这个几千年来中国人阖家团圆的美好时刻。人们因为疫情而长期宅在家里而变得麻木,甚至变得郁闷和无助。这个元霄节的到来仿如一个不速之客,不仅不会带来一点阳光,哪怕是天气晴好,反而使人们变得更加焦躁不安。按往年习俗常态,“吃了月半粑,各自种庄稼”,春节就此划上句号,人们开始新年的追梦了。今年的元霄节却撞上了疫情,许多人在焦急等待着什么时候上班,还有一些人可能因疫情而失去工作,毕竟大多数人最关心的还是吃饭问题。

      生活在最底层的人,其实他们仅为了活着就已拼尽了全力。在疫情面前,他们对生与死似乎显得微不足道,他们要的是工作、要的是养家糊口,要的是出去多挣一些钱,也许是为了孩子来年的学费,也许是为了家里的婴幼儿攒点奶粉钱,也许是为了老人病痛准备就医的费用,也许是为了小孩多吃几块鱼肉的营养费,还有的是真的是为了家人下一餐能吃上一顿白米饭和一餐白馒头。村封了、镇封了、城市也封了,每个人都期待着生活能够回到正轨。

      大年初二,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爷,站在集市门口卖糖葫芦。因为疫情,商场竟没有了往日熙熙攘攘的人流,更不见来买糖葫芦的小孩群体。仅有的几个购物的人从商场出来,因为疫情的恐慌,都是匆匆来,又是匆匆去,哪还顾得上别人在干啥?更何况是一个白头发的老人卖糖葫芦的呢!过了大半天,老人竟然没有卖出一颗。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就失望地离开了。老人扛着一串串的红红的糖葫芦,一走一瘸地行进在深冬里,落寞而又无助,斑白的头发在刺骨的寒风里摇曳,似乎诉说着自己的苍凉。

      昨天看到一则令人塞心的消息:因为疫情严重,湖北很多道路被封,没车没路,给外出务工的农民着实带来了不便。有两个中年人沿着铁路行走了三天三夜,走到岳阳竟被警察发现了。警察上前盘问,才知道他们来自湖北,为的是去广东上班。是的,上班就是他们的梦想,也是他们全家的希望,因为有班上,他们的房子、车子、学费、老人的住院费、人情费等便有了着落。

      让我们再来看看浙江的一位作者写了这样的几段文字:

      昨天,我和公公一起去菜场买菜。镇上,除了菜场还正常营业,很多店铺都关门了。

      大街上三三两两走过的人,大都戴着口罩,步履匆匆。

      公公进到菜场买菜,而我一直在外面等待。菜市场的外面,零星看到几个小贩摆着摊。其中有一个老婆婆,身旁放着几颗大白菜和几缕小葱,等待顾客的光临。她的后面,随意摊着一块破布,破布上面坐着一个十几个月大的孩子。孩子的小手抓着一个脏兮兮的玩具,在死命拍打着地面。

      我在那里待了大半个小时,但也没看到一个人蹲下来买她的东西。快到中午的时候,菜场管理人员,催促她把东西收拾好赶紧回家。

      她仍旧一动不动蹲在那里。管理人员,开始有些不耐烦,大声训斥她:“赶紧走,赶紧走,我们要消毒了。”她慢吞吞地把几颗菜放进背篓,然后把孩子也放进去,起身的一刹那,我看她用双手擦拭着眼角的泪水,那张皱纹交错的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

      当我们坐上汽车,她孤单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街角。

      街道空了、商场关门了,游乐园再也没有孩子的欢笑。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焦虑。

      我不知道这个疫情还会持续多久,但我深知生活在底层的民众,他们努力着,哪怕是拼尽最后一点力,为的是仅仅活着。对于他们来说,疫情每持续一天,就是每天的煎熬。

      封城封村封路,便于严防严控,有利于取得防疫阴击战胜利,可也给底层民众带来了诸多不便,特别是老人生病就医之人,他们因为封路却失去了最佳抢救时间。昨晚夜深,有一位68岁的老人在屋里提水时撞到了墙上,因为撞得很重,导致脑胪出血,需要立即进行抢救。救护车来了,可因为路被封,车子无法进入,结果老人因脑出血离开人世。如果车子能进来,及时拉到医院抢救,或许还能有存活的希望。可是,现在她连“或许”的机会就没有了。

      年初二,我被安排去统计双龙网格社区的回咸人口。后来,单位知道我家有两个孩子从武汉返回,全家不得不进行长达十几天的自我隔离。看着单位的同志冲在防疫第一线,我心有愧愧矣!

      这个春节,雨下了很多,春节也因疫情的严峻而变得似乎有些漫长。相信大家关门闭户的日子也不好受。现在已是立春后的日子,小区的桂花树经过了一个冬天,叶片绿得更加深沉,也更加沧桑。我们每天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相必大家心里的焦虑不安没有减少一分。

      但比起那些在生死前面挣扎的人,那些冲在抗疫一线的卫士们,我们又似乎幸运一些。至少此刻,我们身体无恙,灯火可亲,家有炊烟,食物充足。

      希望好消息越来越多,也希望所有的国民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以大局为重,紧紧团结在党中央的周围,共克时艰!相信疫情早点过去,迎来又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我们可以重新走上街头,上学去,工作去,恋爱去,跳舞去,购物去,吹牛去,喝酒去,旅游去,或者陪自己心爱的人、父母、孩子一起晒晒太阳去。

      2020年2月8日星期六下午(元霄节)于咸宁


      本文标题:总有柳暗花明时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2235.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