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小小说
文章内容页

重点高中

  • 作者: 起雄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2-08
  • 阅读5340
  •   黑矮的出租屋,被擦得油亮油亮的炉子上面放着一壶水,壶中冒出的水汽模糊了正在炉子旁边忙碌的母亲的脸,椅子上的小天拿着书装模装样地读着,可这丝毫掩饰不了他坐立不安的窘态。

      “别着急了,出去转转吧,这成绩一时半会儿出不了。”母亲转身对小天说道。

      “咋能不急呢,中考都结束好几天了,教育局的说要是考进全县前13名就有机会到北京的重点中学读书,陈老师说今天就会有结果的,怎么到现在没个动静呢。”

      “出了出了,哈哈,出了”伴随着笑声,父亲卷着一阵冷风进屋了。

      “刚才陈老师打电话,考了第六,全县第六”父亲拿起水杯,喝着水,笑的合不拢嘴。

      一家人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母亲信佛,一个劲的感谢佛祖。

      小天看着父母,激动地眼泪都要出来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可以去北京读重点高中了。

      “我不是让你去买菜吗,你买的菜呢?”母亲笑着对父亲说。

      父亲一拍脑袋,“哎呀呀,路上接到陈老师的电话,一高兴就忘记买菜了,这就去这就去。”

      一家三口的小出租屋再次被笑声占据。

      小天老家是山里的,家里有几亩地,那些地与其说是地还不如叫它坡,看着都有45°的斜度,在上面耕地,随时都有滚下来的可能。前几年父母咬牙借了些钱,在本地县城开了家小面馆,生意还算可以,赚的钱也够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等待了几天之后,县里教育局通知说去北京重点中学读书的这13个人,要在贫困学生里选,这几天要派人到村里查看学生家中经济情况,小天只好和父亲回到山里老家,等待教育局的领导来家里查访。

      老家的老房子岁数比父亲的年龄还大,好久没有回来,厨房有些地方都漏水了,院子里也满是杂草,父子俩花了一天的时间才把院子打扫干净。灰蒙蒙的天下起蒙蒙细雨,教育局的给父亲打电话,说他们快到了,让小天父子去村口接一下。怕错过他们的车子,小天只好自己去村口,让父亲在家等他们。在村口,小天靠着那颗古榕树等啊等啊,等了半天,就是没看到有车过来。

      雨越下越大,小天冷的发抖,大概过了一个小时,那辆期待已久的车终于顶着雨幕,摇摇晃晃地到了村口,小天满心欢喜地迎上去。车窗缓缓降下,小天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问候道,“您好,我是方小天,我来给您们带路,我家就在前面。”

      车窗内的厚眼镜片低声说道,“车里没位置了,你在前面带路,我们在后面跟着。”

      在雨中,小天冻得打颤,好像连呼吸都有点困难了,他应了一声,就往家里跑。冷冷的雨水拍打在他的脸上,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终于到家了,父亲听到车声早已等候在门外了,教育局一行七个人,打着伞进了家门,父亲赶紧招呼。“领导们辛苦了,赶紧喝口茶暖暖身子。”

      小天看着父亲忙前忙后的,本想去帮他,可想到自己一身的雨水,就呆呆地站在父亲身后立着不动。

      领导们拿出纸笔,询问了家里的基本情况,在屋前屋后查看了一番,说道,“基本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最终结果等电话通知你们。”

      “好的好的,领导,麻烦你们跑这一趟了,我孩子应该能去北京吧?”

      “这个等通知吧,我们也不清楚。”说完,一行人就乘车消失在茫茫大雨之中。

      “小天啊,北京你是去定了,你考了第六,而且我们家境也不好,属于贫困学生了。”

      小天笑着答应,刚才站的地方滴了一大滩水。

      等待虽然漫长,一家人却是极其的高兴,父亲和母亲商量着到时候要给小天带什么东西,家中亲戚知道这事的都夸小天有出息。

      等啊等啊,等来来去已经过五天了,可是还是没有等到教育局通知,父亲就打电话给陈老师,让陈老师帮忙问一下教育局的。结果问来的结果让矮小的出租屋像被雷击了一般。

      “我问了我在教育局的同学,暂定去北京的名单上没有小天的名字。”电话这边的出租屋像死了一样的寂静。

      “喂,方师傅,听得到吗?方师傅……”

      “哎哎哎,听得到的,陈老师,这怎么可能啊,要的前13名,我孩子第6名;要的是贫困学生,教育局的都去看了,我家难道还不算贫困吗?”父亲难掩心中的愤怒。

      “方师傅,你先别急,我再问问我同学,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好的,麻烦您了,陈老师。”

      小天呆呆地坐在床边,胸口好像被巨石砸了一下。屋里除了火炉中的柴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之外,听不到任何响动。

      电话响了,是陈老师,“方师傅,这事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最终名单还没定,按道理,小天是在名单里的,可是这事是招生办高主任管的,别人都使了钱的,你这边明天也去试试吧。”

      “钱?谢谢陈老师,我明白了。”

      久久的沉默。小天不明白,明明是自己应得的,为什么还要使钱?“明天去教育局。”父亲说完之后又是一片寂静。

      一夜无眠,一夜的胡思乱想,小天真的很想放声大哭,可又怕影响父母休息,第二天天还没亮,父亲就出屋了,小天透过窗户看到父亲就在院子里呆呆地站着。

      母亲准备好了早饭,叫屋外的父亲进来洗漱吃饭。一晚上没睡的小天跟他父亲说,“爸,昨晚我梦见好几条龙,一直在我家房梁上盘旋着呢。”

      “梦见龙可是好的征兆,看样子今天的事会成功的。”父亲笑着说。

      在教育局里等了一个早上,终于在快要下班的时候在楼道里看到了高主任,瘦瘦高高的,上下一身白,连鞋子都是白的。

      “您好,高主任,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是方小天的父亲,我们找您有点事。”

      瘦高个一边锁着门,一边说,“有什么事下午再说,这都下班了。”

      父亲急了,赶忙把兜里的三千块拿出来,“高主任,您看,孩子去北京读书的事就请您帮个忙。”

      “哎呀,你这是做什么。”高主任向四周看了一眼,没有人。

      “好吧,到我休息室,说说你们的情况。”

      小天不敢说话,看了看父亲,和父亲一起跟着高主任去了他的休息室。“好了,情况我了解了,这事我下午再想想办法。”那三千块钱被高主任放进了他休息室里的柜子里。

      “那就麻烦高主任了。”父亲陪笑着,小天看到父亲卑微的样子,不觉中眼眶已经湿润。

      路上父子俩遇到个疯子,一直盯着小天看,突然疯子朝着小天扑过来,父亲赶紧拉着小天跑,一直跑到气喘吁吁,疯子才不见了踪影。

      “干嘛怕他啊,爸。”

      “不然呢,跟他讲道理?这世道,明明是我们在理的事,跟正常人都讲不清道理,难道期待疯子会讲道理?”

      最终结果还是出来了,名单上还是没有小天。气得父亲去找高主任,还是一身白色的高主任摆了摆手,“我也尽力了,办法都想尽了,无能为力啊,方师傅。”

      回家之后的父亲一直没说过话,小天心里又委屈又难受,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安慰父母,说起违心的话,“没事的,爸妈,是金子在哪都会发光的。”

      几天后,本地高中新生接待处,接待新生的老师惊呼道,“方小天,你的排名不是挺靠前的吗?怎么没去北京啊。”

      “孩子舍不得离开我们。”父亲摸了摸小天的头对老师说道。

      本文标题:重点高中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2239.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