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900英里(第二章 羔羊与以撒)

  • 作者: 千万好将息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3-06
  • 阅读26543
  •   二 羔羊与以撒

      张擎不喜欢坐什么动车高铁,火车哐当哐当的开才有那个味儿,而且他想的是我晚上睡一觉就到了,何必大白天的坐好几个小时呢,耽误事,反正他是理解不了说是火车上睡不着的人,“有床有被窝还能睡不着觉了?”他是不信的,他想的是当兵那时候找块石头就枕在脑袋底下睡觉了,能有睡不着的道理吗,“那还是不困。”张擎是侦察兵,连队里出了名的,战友叫他“狗肺子”,因为天生就能跑,新兵连的时候就能五公里越野不带喘大气的“虎犊子”,后来军区练兵,越野也都是他上去跑个第一第二的回来,要不是有这两条腿上的功夫,也不至于那么皮还没被老班长打断腿,“你就是仗着你这腿金贵,团长都说了要给你这狗腿子护住了,要不然我早把你腿打断了。”班长生气了就这么说他,一到这时候张擎就更皮了,知道班长家里有个女儿,就说那肯定的啊以后留着收你闺女呢是不是,然后给班长气的抽他,骂他还敢打我闺女主意,今天犯纪律也给你的腿打折。许是一语成谶,现在张擎确实是收了班长的闺女,但是不是给当新郎官,是给小姑娘当干爹。

      张擎心里寻思着,寻思到后半夜,眼皮上下打架实在是受不了了,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就睡过去了,等醒过来就是卧铺车厢里面的早上的广播,反正是一些听不出来是什么玩意的歌,这玩意比部队的起床号好用多了,刚响起来就让人想爬起来把广播给敲碎喽。张擎起床把军大衣扔在铺位上然后去开水间打水泡一碗泡面,然后去洗漱间再洗把脸,回到走道旁边的小桌板旁边,撂下泡面解决了这顿早餐。车窗外面的风景呼啸而过,看着就像是电线杆向着后面疾驰而过,旅程和生活还是有区别的,沿途的风景一点点的变化让你能清晰地意识到,看这个景象估计是要进城了,生活有的时候没有这种循序渐进,可能就是一瞬间忽然就崩塌了或者一瞬间忽然就重新搭建起来了,就像老班长从生龙活虎到没了就一天不到,就像自己的干女儿从普通的女学生到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就几个小时,像张擎从孤家寡人到现在要拼命养家,其实就一句话,当然张擎想不到生活,他能想到的就是老老实实吃完泡面一会回去把钱先存了,张擎和他这名字也一样,只掌擎天,擎的不大,但是总是一方天地。

      火车进了站,张擎也不着急,反正到站八点多,再晚个点现在也得是九点多了,干闺女也上学去了,自己也就不着急了,一会去存个钱回家换身衣服洗个澡,下午去接着干活,张擎在北京还有个别的活,说的高级一点是自由职业者,其实就是在健身房给人家当散打陪练,毕竟按照张擎的想法毕竟自己是炮弹坑里面跑过的人,还能让这些人给打坏了?真打坏了还不够丢人的呢,所以就在这干了有些时日,每个月在这也能赚点钱,加上自己去东北倒腾东西的钱月入也有个小三万了,这钱交了房租再抛去吃穿,张擎自己其实是真的用不了这么多,用不着这么着急赚这么多冒这么大风险,但是张擎想的就是不能亏待了自家闺女,而且闺女学习好,不得存钱供她上大学吗,穷养儿富养女,这点道理张擎自认特别懂,可得给自己这干闺女养的又好看又能耐的,等以后下去见班长,就奚落奚落他老人家,你看看吧,你活你活不过我,这养孩子你也没有我厉害,估计能给班长气的再死过去一回,一想到这个张擎还真的来劲了,乐呵的回家准备换衣服收拾东西了。

      本来之前战友帮忙找的房子在昌平,又便宜又大,战友就怕他亏待了班长闺女,寻思着咋的把住的钱省下来点,能对闺女好点。张擎也没想这些,但是就是不想住,房子租在朝阳,两房一厅大通透,战友来看的时候都给吓坏了,寻思着这房子这得多贵,那闺女还能吃上饭吗,但是等看到闺女吃好喝好,哥几个心里可就泛起嘀咕了,过来问张擎这房子多少钱一个月,张擎一挑大拇哥,“不错吧,八千一个月,我跟房东谈的好好的。”战友其实也都是和张擎之前差不多的日子,咋能花这么多钱租房子住啊,当时就惊了个跟头,紧忙问问张擎不能是把班长出事的补偿款给用了吧,张擎一听这话抄起拖鞋就往这几位身上招呼,“我张擎是那人吗?钱都在晴晴卡里呢,咋的给你看看存折啊!”战友们一看张擎真的急了,不像是骗人,就没在说啥,就是背后总是研究张擎这人是不是贩毒去了,要不然咋能这么有钱。

      张擎回到家,衣服一脱。往客厅沙发上一扔,回到里屋把自己内兜里揣的两万块钱拿出来,换了个信封包着打算一会去银行存起来,这功夫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

      “舒坦!”

      到了下班的时候了,其实林靖骁下午没课也没什么事早就可以走了,一般他也是下午就回家了,他在朝阳买了套房子,也不大当然是对于现在还住在四合院里的林老爷子家来说不大,三房两厅正经事中产阶级的配置,一间书房一间更衣间一间卧室,林靖骁这小日子过得算是非常美满,毕竟是自己独身一人也完全不用在意其他人,不过虽说是一个人,林靖骁倒是把自己这小日子过得很滋润,很有这个小资本主义的影子。

      林靖骁先去车库取车,学校其实是有车位的,但是毕竟是学校露天的车位,这大冬天的发动都难,再加上刚开始上车的时候这车里比外面这天还糟心,坐里面说不出的难过,所以林靖骁就在隔壁大厦的车库买了个车位用着,本来旁边大厦是写字楼车位是不对外的,但是林公子什么身份,要是连个车位都要不到也是够丢份的了。英菲尼迪,林靖骁顶喜欢这牌子,开着舒服,或者说核心还是“不俗”,他觉得像是奔驰啊、宝马啊,或者像发小喜欢的宾利,用发小的话说,“这宾利啊,看着就高贵。”林靖骁是不喜欢的,看着就贵,开车也不是为了给别人看的,还不是为了自己舒服,但是他还是忘了人家就是让别人看着才舒服。

      林靖骁开车往家走,沿途都能看见忙忙碌碌的人,用句话说就是,世界忙忙碌碌但是和他都无关。林靖骁左手架在车窗上,右手握着方向盘,偶尔换挡也是右手快速离开方向盘然后推一下档把就又回来继续握住方向盘,一双套着漆皮皮鞋的脚快速的踩着踏板,没办法就,京城堵车也是常态,离合器刹车油门踩的像跳舞,才能在车流中一停一顿的前进,总是要紧紧的跟上前车就好像要亲到前车的车屁股才能不让紧随其后的出租车狂按喇叭,嘀嘀嘀的真的心烦,林靖骁这么想着。绕过两个街口,到了家,林靖骁一如既往的开车进车库找到自己的车位就直接下车回家,毕竟没有结婚成家,没有坐在车里享受最后的宁静这一说。

      走到电梯间,按一下向上的按钮,林靖骁就安安静静的等电梯,安静是安静,但是林靖骁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点莫名的局促不安,没什么办法,小的时候在图书馆让电梯正经结结实实的吓唬了一次,导致现在整个人对着电梯就有说不出的害怕,但是林公子倒是不太在乎,害怕是害怕,但是不耽搁我用他,无非就是几分钟的事情而已,他这么想起来就让自己踏实一些,不过其实比起坐电梯的恐惧,更让他害怕的可能是按电梯按钮的时候,齁脏齁脏的,他是真的觉得脏,许是有点洁癖但是又不太严重的那种,当然就是他自己觉得,换个人都觉得这个人啊,事多,少爷命,当然林靖骁是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他也懒得知道。

      哔哔哔的按几个密码,打开门回了家,用林靖骁的话说就是,熙熙攘攘的一天就算是了了,先去厨房准备今天的晚饭,毕竟追求精神是追求精神,但是还没到辟谷的那天不是,没有那个层次还不至于茶饭不思,但是他可不知道,他看起书来是真的茶饭不思。晚餐是例行的鸡胸肉奶昔,黑暗的不能再黑暗的料理了,顶难吃的东西换个人可能闻着就讨厌,但是林靖骁是喝的毫无影响。林靖骁打开搅拌机,从冰箱里取出来今天分量的鸡胸肉、西蓝花还有搭配的水果,丢进搅拌机里再加点水就搅拌起来了,嗡嗡嗡的转个五分钟,就倒出来一大杯绿油油的液体,只能说是液体因为实在是没办法叫他奶昔,但是林公子不在乎这些东西,端起杯子一口气就都喝下去了,这就算是今儿个的晚餐了。

      林靖骁洗了洗杯子和搅拌机,把被子丢进消毒柜,就准备换衣服休息一下了,今天不想看书,就换好睡衣坐在沙发上歇一会。林靖骁打开酒柜,拿一支琼瑶浆出来,再从柜子里拿出一支橡木烟斗,保温柜里磨一点烟丝塞在烟斗里,站起身顺手把烟斗放在桌子上,唱片架子上哪一张唱片今天听,才是最重要的问题。“唐璜吧。”伸手从架子顶层拉出一张唱片来,拿起绒布仔细的擦拭一遍,然后放在唱机上,放下探针。

      林靖骁回到沙发上,点燃烟丝,用力吸了一口老烟斗,津巴布韦的烟丝,他不像别人一样抽古巴的烟丝,玩古巴的雪茄,他喜欢这种,没那么细致有点冲,吸进去像小刀划嗓子一样的感觉,他吐一口烟出来,轻咳了一下,靠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天花板,唱片才刚刚放到序曲。

      “没劲!”

      本文标题:900英里(第二章 羔羊与以撒)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3412.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