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人生
文章内容页

万木从容(十八)

  • 作者: 李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3-19
  • 阅读25283
  •   (十八)

      未走几十米,王波就看到了交通的横幅《热烈欢迎2012届新生报到》,下面还有两个小桌子,桌子后边有三个同学,一个男同学,两个女同学。

      王波拉着箱子直跑过去,问:“是交通的吗?”

      一女同学说:“是的,你们几个?”

      王波指着后面,说:“后面几个都是的。”又回头看一眼,说:“大概七八个。”

      女同学说:“咱学校的大巴,马上就来了,刚才已送学校一批了,等会儿就来了。”

      王波激动,立马向后招手大声说道:“哎,交通的都在这呢。”七八个同学一听都跑来了,那黑车司机见状立马转了笑脸,变得无趣了。王波想:“管他呢?文明社会,哪能由你胡来。”

      ……

      大巴车渐到学校,还未停,王波从车窗看去,见道路是新修的柏油路,学校大门、院墙还没盖好,校门前两边,绿纱包裹着树根的法桐树斜躺在盲道边,盲道边是一个一个的土坑,土坑是刚挖的,土还没变白……他心喜不断。车到校门口,王波与同学下车。

      王波心中念到:“这是个新校区,全新的,一切都是新的。”

      已然,他接受了这个崭新的校园。

      王波渐走进校园,耳边就听到:“同学,你哪系的?哪个专业的?宿舍在哪?在哪交学费?……”

      “我道桥。”

      “我土建。”

      “我航海。”

      ……

      “我商务。”

      “商务的在这呢。”王波一听,转身看去,见一学长一学姐正站着迎接新生。

      王波也跟了过去,见两个女同学被一学姐笑着领着向校内走去。王波笑着走到一学长边,说:“你好,我也商务的。”

      学长说:“来吧,咱们系在这呢。”说着引王波向校园里走去。

      王波对学长点头说:“我是王波。”

      学长说:“我是张凌。”

      张凌说:“怎样,一路还行吧。”

      王波笑着说:“嗯,最后差点坐黑车来。”

      张凌说:“不要坐他们的车,咱学校昨天就来了大巴,专门接送你们的。”

      王波笑着,说:“后面几个女同学差点都坐了。”

      ……

      两人都乐的相互交谈。王波是快乐的,他想把自己所有身份给亮出来,以更深的了解同学,他边说边跟着学长向校园里第一座二层楼走去。进入里面,王波观察着四周,见里面空间很大,有几个大测量仪器,有几百同学,来回说着如何住宿?如何交学费等,吵杂不断。

      王波正看时,又随学长到两个小桌子前,桌子上有个立着的标签,写着:“商务旅游系”,桌子后一身材微胖的学姐正忙着给另一个同学分钥匙。张凌指着王波与学姐说:“新生报道,这是王波。”

      学姐笑着说:“你好,录取通知书都带着的吧?”

      王波自信的从橘黄色挎包里拿出来……又说如何住宿,交学费等。

      完事后,学姐也分了一把钥匙给王波,与刚发了钥匙的那位同学说:“哎,刘冲,正好,你帮王波拿一下行李,然后到后头交一下学费,就可以了。”两人答应了,说完又走开,两人出了门。王波转头看着学校大门口那,见新修的柏油马路上,大巴车又停在校门口了,车上下来十几个同学,一下车就有同学接着问:“哪系的?”

      “道桥的。”

      “航海的。”

      ……

      然后门口迎接的同学指着校园里第一座二层楼房说:“你们到那里报道。”

      又有两名女同学欢快的说:“商务的,我也商务的。”又有同学指引着向校园里走去……

      王波心里更乐了,淡淡想着:“同系的应该不少。”

      欢快中,王波与刘冲交谈起来,刘冲身高182,胖胖的,有200斤左右,一笑眼就迷了起来。刘冲激动又面露自信平静说:“你才来啊?”

      王波说:“对,刚到。”

      刘冲说:“我前天都来了,那天,没水没电,可不知道咋过的,这会儿好了,上午才通的水电,学校还没建好呢,你瞅这树,都还没种呢,地也是刚铺的水泥。”

      王波说:“过几天就好了。”

      刘冲说:“既然开学了,那肯定这几天都弄好了。”

      王波激动问:“你是哪儿的?”

      刘冲说:“河阳市的。”

      王波又笑问:“考了多少分?”

      刘冲说:“我才考了350多分。”

      王波说:“那行啊,我才考317。”

      刘冲说:“还啥分不分的,既然来了,都不说了。”

      两人说着朝校内走去。

      正走着,后又一同学追上来,问:“同学,学费在哪交呢?你们知道吗?”

      刘冲指着前面楼说:“那呢,走呗,咱一块儿。”

      交谈后,王波与刘冲得知,那同学也是同系的,三人便一同走着。

      没几步,刘冲说:“要不,先把箱子搬到宿舍里吧,这会儿怪远的。”

      王波提着箱子,想了下,说:“行啊,你知道地方吧?”

      刘冲说:“我知道,我东西都在宿舍里呢,走吧,我领你们去。”

      那同学看一下前面,说:“那也行。”

      三人就在操场边,向东西坐落着的最西边第四栋楼走了过去,宿舍楼是白灰色的,有六层。刘冲领着上四楼。到四楼,王波在楼道口远远的看到了自己的宿舍,暧白色的门,门上写着六个人的名字,第六个是他的。刘冲的宿舍在南边,他便回他们宿舍里去了,那同学也找他的宿舍去了。

      王波推开门,见早已有三位同学在里面。王波知道这几位便是相互陪伴共度两年大学生活的舍友,也是以后成为好朋友亦是一同享受青春演绎青春的人。

      一个不爱说话,而略有傲气的不知如何交谈的叫周清,家在南阳市,身高175,在门边床上低头坐着。

      一个瘦点,身高170,叫陈云飞,家在农村,在周清对面床上收拾着他的洗漱用品。

      一个身高178,略胖的叫王笑,家在北阳市,已脱了上衣,坐在暖白色新板凳上,靠着上下铺间的小梯子。

      王波激动、自信、兴奋的说道:“好啊,你们来的怪早啊?”同学说:“差不多,也刚到,周清来的早,他昨天来的。”又说起各怎么来的,考了多少分,分数都差不多都300出头。

      王波立马成为了谈话的中心,又让了一圈七块钱的红塔山烟,四个人也是抽的一个半劲。王波倒不觉得啥。又论起了年龄,数王波最大,三个人就“波哥”的叫了起来。

      王波谈开后,就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三个人又商量着到外面买水喝,与王波打过招呼后相跟出门了。

      宿舍里剩下王波一人,他找到自己的六号床位,在上面铺好床,又收拾着小包里的小物件。

      忽的门开了,进来一个胖胖的不高的同学,穿黑色上衣,下穿牛仔裤,黄色软皮鞋,提着小包,背上背着个大背包,一进门就把小包往桌子上放,然后靠着干净的写字台,大背包压在写字台上,也不放下,眼神有些落荒。

      几秒后,跟着走来一位大二的学姐,长相一般,白上衣,牛仔裤,手里提着个小袋子,里面装的化妆品,正向他推销化妆品,目的明确,略有些非卖不可的样子。

      学姐走到胖点同学跟前说:“我这好啊,都用得着,而且还是芦荟的,你看啊,学弟,给姐个面子啊,买一瓶送一瓶的,不贵才28块钱……”

      那胖点同学说:“我用不着这些东西,再说,我已经买过了……哎哟!学姐,你跟我一路了。”

      那同学脸上很平静,说话不快不慢的样子。学姐还在执意的说着芦荟的好处。

      王波坐在自己的床上,在上面看着他们,不住的想笑,又觉新奇。一时,忍不住问道:“啥化妆品啊?”

      学姐见势立即转向王波说道:“你还不买一瓶,反正用得着的,而且好些同学都买了,今天卖的都差不多了,就剩这几瓶了,就帮学姐凑个数,反正都是好的。”

      王波本不计划买的,只想着:“反正也没有,早晚要买的,可不应该这样买……”又见学姐直接拉着扶手就上了半截小床梯,又把王波的手拉过来,挤出一点来揉揉,让王波闻。

      王波也不知怎么办了。

      无话可说后,王波说:“好吧,就买28块钱的。给完钱后,学姐便走开了。

      那胖点的同学才平静着说:“哪有这样号的?不买撵着买,又跑到宿舍,在楼道口就撵着我买,我都已经有了,还不放……”

      王波笑笑,又相互沟通起来。

      这人叫黄鑫,善于说辞。

      黄鑫收拾好后问王波:“你交学费没?”

      王波说:“没有,一起呗。”

      黄鑫说:“那行。”

      ……

      两人又叫上刘冲相跟交学费去了。

      晚饭后,同学们在操场上开始集合。天渐黑,灯光打下,操场上,一地的同学,处处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处处新奇喜悦。

      王波这个专业有两个班,简单集合时就整合成一个集体了,近80个人,一个教官。当晚,没什么重要事,领导讲学校一些注意事项、规则等;辅导员发了新的军训服,又讲些入校须知、安全等;同学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个一个的一会儿就过完了,乱中有序。

      结束后,王波五人回宿舍,宿舍里明亮灯光下,没事可做,一起商量说:“打牌吧,斗地主。”

      王波心静不下来,说:“就打牌吧。”潜想着自己也是擅长这个的。

      于是列下小凳子,三人围坐,两人在旁看,就开始了。

      ……

      入夜人静后,王波躺床上思:“自己来大学是干什么的?操场上是快乐的,青春的,发展的,而教学楼里呢?我该从那里学到些什么呢?”

      王波不得而知,只是在强大的青春气息中,他死死的想抓住思考的这个东西,可“它”又被“青春”潜在最深处,不容冒起。

      夜深,王波想到:“梦想,对,是梦想,我要成为一名演讲家,于万众瞩目中传播意义,那样自己深感自足。”

      王波在宿舍里静静睡下,第一夜是安静的。

      第二天早上,王波宿舍五人从餐厅出来,穿着30多块钱买的军训服,都把上衣搭在了肩上,一个一个满脸新奇的走着。

      王波看着正建设的校园,一天一个样的感慨着。

      黄鑫说:“啥军训,还不知谁当咱们的教官呢?”

      陈云飞说:“咦,你操那些心干啥?又不是训你自己。”

      黄鑫说:“那问问还不行啊,万一是个少校呢!看着波哥训的好,说不定,被叫走也不防。”

      王波笑笑,抖抖穿着的红色小坎,看看穿着的红色运动鞋。

      黄鑫又说:“老大也不会去的,当兵不是老大的志向。”

      ……

      王波见势便急忙移开话题,说:“昨天在医务室拿的消炎片,可不怎么样啊,现在还有些咳嗽发热,这天活动出出汗,好事。”

      王笑说:“波哥第一天来都感冒了?”

      王波说:“嗓子不舒服,也没感冒。”

      周清说:“咱学校还有医务室呢?我还不知道呢?”

      ……

      几个人说着来到了操场,今天跑道上开始铺一层沥青油,已铺成势了。王波想着:“估计今明两天就能上沥青。”

      几个人站在操场一边,看着零零散散的绿装男女,全都是20岁左右的青春脸庞。

      周清说:“还有10分钟,我去买瓶水去。”说着走开了。

      王波期待着会是什么样的军训,又与黄鑫等聊着摸不着天的话。

      一时集合,列开队伍,一片军绿,整齐的军帽下全是活泼的脸庞,那操场还是石灰地。

      来一教官,二十七八岁,脸黑,显成熟。同学们听他说道:“我先介绍一下,我叫邓龙,当兵八年,野战兵,这次军训只十天,其它学校是半月,一个月的还有,咱们训的不多,也就是齐步、正步、跑步、队伍排面,训好了大家留个好印象……接下来10天内我会换个一个一个的认识你们。好,开始今天的军训,站姿十分钟。”

      “稍息、立正。”

      ……

      一会儿,指一同学说:“别动,那谁你动啥?”又向大家说:“你一个动,连累大家延长时间,增加十分钟。”

      又一会儿,有一同学在鼻子上挠痒痒,邓教官便命他爬下,又命全体爬下,说:“全体50个。”同学们好些叹气的,也都趴下做了。

      王波感到如今这俯卧撑陌生又熟悉的被练起来,有点怪怪的,但他心中觉得拿手,就愿意有所表现,而且表现欲很强烈;有了自信与现有的实力,他就总想出头,也时常出头,他想着:“这是青春该有的表现。”

      ……

      王波第一个站起,邓教官向王波看去,又走过来,说:“你练过,王波说:“以前在体育队待过。”

      邓教官说:“好。”又向大家看去。几轮下来,邓教官心也开了,与同学们渐熟后,也说出了自己的当兵经历,他说:“这点苦那都不算啥,冬天在河里爬行,你们试过吗?草地里匍匐爬行试过吗?……后来又笑着给同学们起外号,王波被第一个起,叫小王,随后大黄、小白、大白、火箭头等都叫了起来。

      法桐树在校园主道旁正被栽种,上午一条路,还干净平坦无物,近中午,两排树已立了起来。

      晚上7点,操场上,大灯已开,灿烂绚黄,场地广阔。王波想着:“这时候组织活动玩闹最好不过了。”不料真是,集合时,总教官说:“各教官自行组织活动。”

      于是,各大班小班团团围坐,邓教官说:“干啥呢?再做自我介绍吧?这回多说点,叫什么?年龄?来自哪里?有什么兴趣爱好等?一个一个来。”

      同学们也觉得应该这样,有的同学或内向、或放不开、或不知如何开口、或不愿多说、或不敢的都一个一个上去,走到了70多号人面前:

      我叫吕斌,今年19岁,家在南市,喜欢玩游戏……

      我叫何琳娜,今年20岁,来自……

      一个弱弱的,长相清秀漂亮的女孩上去说:“我叫王敏,来自……”

      还没说完,底下有男同学问道:“你多大了?”那女孩含羞低下头说:“18了。”

      又有男同学问;“有男朋友没有?”

      她又低头喜笑不语。说完后,自信又欢快的跳到队伍里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如此的一个平台,王波是有表现的冲动的,尽管自信里欲动的还不知是些什么,可他知道——有些事是自己想做的。

      第三天上午,柏油路在操场水泥跑道上已开始铺,那机器围着操场平均的走着,十几个工人,不住的倒腾沥青,又都小心翼翼盯着出沥青的地方。

      王波心里激动着说道:“是,是塑胶跑道,是要修的。”

      黄鑫说:“这家伙可不便宜,几百万呢!”

      王波想:“贵在那里呢?”一时又对自己暗说:“好吧,不要想这个了,到时在跑道上跑一个百米冲刺,那是最想做的。”

      晚上,已不再训练,各班级自行组织活动。欢乐氛围中,王波便主动唱了一首歌《孟婆的碗》,又不知什么时候听过的歌也翻唱出来。同学们更加活跃了,又开始对歌。王波又唱了首《爱你爱的好疲惫》。如此几次后,王波渐渐成为了同学中最活跃的一个。

      好几次,活动场中气氛不佳时,王波便被同学们推出说:“波哥,波哥上吧。”他又开始表演倒立。在同学们的欢笑中王波感到自信,他想:“这自信在青春中难得可贵,它除却了一切成熟所有的沉默。”

      几天后,王波渐以无所不能的脚步行走于校园之中。王波只想着这样是对的。老师也说了一句话:“这才是青春该有的样子。”而王波是这样认为的:“成功本来就很显眼。”

      王波思想一定,于是接二连三的表现,他渐渐发现自己唱歌、表演、演讲、组织、主持、体育、辩论什么也还行。所以,青春的校园里,王波的身影经常出现在“组织”,或班级,或小团体,或老师面前,心早已放开了,有什么就想表现出来,又得到大家的肯定,并给大家带来欢乐或意义,他很满足。如此心态,在大一的一年时间里使他尽情享受着满校园的青春。

      本文标题:万木从容(十八)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393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