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谁来伺候妈(16)

  • 作者: 蓝欧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3-20
  • 阅读24139
  •   时间过得真快,淑美已经两个月没有回娘家了。3月5号这一天,她提着几条青鱼和几斤鸡大腿,匆匆忙忙地走进来。按照正常逻辑推断,就像电视剧里面的情景:姐姐看到瘫痪的86岁的寡母,通常问候:“妈,近来身体怎么样了?外头疫情严重,我不能回家看你……”。而实际情况是:淑美先朝小屋扫了一眼,“彪子没在家哈。”,彪子指的是我,在她眼里不是正常人,一个精神病患者。

      淑美把东西放到桌子上面。妈妈发现有一包海带菜,“俺两人不吃这个东西。”,“我拿回去。”淑美把海菜扒拉到一边。“家里的味道啊!”,她迅速打开阳台的门,随手推开窗户。回过头,她站在距离妈妈一米的距离,她叹了一口气,说了这样两句话:“现在,我两个月没有生意了,还要交房贷,我有饥荒啊!”,说完,她观察妈妈的反应,或许她想听到这样的话:以后就别往家里买东西啦!或者是,妈手里还有两个钱,你拿去还债吧!然而淑美没有听到这样的声音,她正迈开步伐往外走,妈妈说:“淑美,坐一会儿,咱俩说几句话,你怎么每次看见我,都急着往外走?”淑美头也不回,说:“我和你没有什么话可说。”

      妈妈听了这样的话,心里十分难过。她时常想起淑美出阁之前的一些事情。那是1884年,淑美已经住在集体宿舍一年了,虽然集体宿舍离家里有100米距离,她很少回家。有一天,妈妈在车间里找到她,“美儿,从今天往后,你每个月开饷回家交给我五块钱。在家情况你也知道,育成上班两年了,从来不交给我一个子儿(不交伙食费),育盛念书。”淑美听了,答应了一声。到了开工资的日子,淑美回家,把五块钱递到妈妈手上,当她走到门口,突然转过身来,眼里含着泪,“你心太狠了,跟我要钱,我太难了!”。妈妈越想越不是滋味,半天她才缓过来神,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撵到大街上,大喊一声:“把钱给你!”,说完,把钱扔跟了淑美。周围的人都投来异样的目光。

      秋天到了,家家户户都囤积白菜、萝卜。那天,妈妈一下子买了三百斤菜堆在仓房门口,“老朱大哥,你帮我看一下,我上集体宿舍找三姑娘帮我干。”妈妈来到宿舍大楼,找到门卫,“俺家淑美在不在啊?”,门卫说,今天她休息,没看见她出去。妈妈在楼下喊,好长时间没有人应答。门卫师傅出来说:“我用喇叭喊她了,我告诉淑美,你妈妈来找你,她也应声了。”妈妈听了,说:“我上去看看。“ 妈妈爬到三楼,看见淑美在水池洗一个手提包。“我召唤你,你没听见啊?”,淑美瞧了妈妈一眼,也不吭声,旁若无人继续刷着包。妈妈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你对一个寡妇怎么那么狠?你将来找不到好男人……”。这个时候,从各个房间,围过来一些人,妈妈转身离开了宿舍。回到仓房,老朱看出来发生的事情,“老梁啊,你趁早找个人,把这些孩子扔了吧!”

      1985年,淑美把男朋友许强领来家,他穿的脏兮兮的,上身工作服,裤子是深灰色,戴着一个近似眼镜,一米八七的大个子,脸色黑漆漆的,给我的印象就像个拾荒者。淑美为什么会爱上许强呢?按照淑美的说法:是因为许强长得很像著名的老艺术家陈述。后来淑美讲述了他们刚认识的情景:有一天,淑美上夜班,发现两个男的正在殴打一个大个子男子,她毫不犹豫地上去拉架,其中一个叫嚷“今天你走运了,有个美女救你,不然打断你的腿!”。男的正是许强,他询问了淑美的联系方式,想将来登门道谢。淑美问许强:“他俩为什么打你?”许强说:“我借了那个小子30块钱,两个月没有还,他叫另一个人一块打我。”,淑美说:“你明天来车间找我,我给你钱,快点还给人吧!不然,下一次,他们还打你,咋办?”,许强听了,感激得差一点掉下眼泪,“我怎么能遇到这么善良的姑娘?一定是上辈子积德啦!”许强心想,“我一定把她追到手!”

      从此,许强开始对淑美软磨硬泡,不让他进门,他在外边敲一个小时的门;他抱定一个信念,“淑美,就算你是一块石头,我也要把你焐热!”不久,两个人确立了恋爱关系。那个时候,育成正在胡作非为的时候,淑美和许强一有空闲就回家,育成在外边弄了一只鸡,他们帮着炖上了,一块吃。育成在农村弄来一个猪头,在家里烀上了。许强和淑美两人晚上不走了,要我腾个地方给他俩睡觉。他们唯一看不顺眼的就是我,说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们拿来的东西,你别吃!”,“我是这个家里的人,你是家里的狗!”。许强的脸皮特别厚,他拿着一个小瓶子,看上去像药瓶,不太大,白色的。“阿姨,给我一点油,我在宿舍做饭吃。”妈妈想挖一勺荤油(肥猪肉在锅里炼成的)“不要,那是混水。”妈妈只好倒一点豆油给他。

      一次,淑美来家吵菜,猪肉辣椒,她告诉我:“许强就喜欢吃这一口。”,她做了一锅全部装饭盒拿走了。事后,妈妈知道了,说:“育盛,你太老实了,别人家弟弟早就把她撵走了,她对你有什么好处?”我的心太软,狠不下来。一天夜里,我都睡下了,淑美和许强敲门进来,好像出了什么事儿?只听许强说:“喃闺女叫人家猫眼儿撵出来了?”(注:集体宿舍管理员外号叫猫眼儿),淑美在一旁叙述过程,好像是因为她白天用汽油炉子做饭,被管理员发现了。我越想越不明白:为什么半夜把淑美赶出来集体宿舍?事后,妈妈告诉我这样一件事:淑美被人家提出警告的时候,冲着猫眼儿打飞眼,猫眼觉得有机可乘,半夜去骚扰淑美,淑美反抗才把事情桶破了。

      第二天上午,妈妈亲自去找猫眼儿。猫眼儿说:“你姑娘违反纪律,大楼不让她住了!”

      “你不能撵她,你有问题!”

      “你是不是讲我老婆是文化大革命的打砸抢头子!”

      “我说了,怎么样?”

      “我要找人打你!”

      “你打吧!我现在就要和你打架!”妈妈上前,猫眼儿吓得连连后退,

      “真不愧为老工人!我不撵喃闺女啦!”

      如果不是妈妈义无反顾地冲在前边,淑美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啊!不知道淑美的心里有没有感恩?《孝经》上讲: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谓之悖礼。有一次,妈妈和大姐的婆婆同一时间住院了,她不去照顾妈妈,反而拿着礼物领着儿子去看大姐的婆婆。淑美,我说你什么好呢?莫道善恶无人见,远在子孙近在身。


      本文标题:谁来伺候妈(16)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3973.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