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落花与流水(八)

  • 作者: 芳踪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3-22
  • 阅读21990
  •   下山她就跑得更快了,生怕徐枫追上自己。徐枫喊着若梅小心,若梅还是一下就跑了山路的三分之二。到比较舒缓的一段山路了,路旁人工种植了许多黄花铃树,从这里望山坳那片黄花铃视野也特别好。若梅靠在树上,徐枫马上拿出相机给她拍了一张。他一拍完,若梅也不去看照片,就慌忙走到另一棵树旁,做好姿势等徐枫调整镜头。徐枫专注地给她拍照,拍了许多的照片,然后他专心的整理这些照片。


      若梅走到一枝开得特别烂漫的铃花前,这枝花有怒放的、有骨朵,山风轻轻地吹着,这花朵似乎都在跟她打招呼,她看着花,花看着她!她幽静地出神地望着它们,似乎她们是极相熟的一般!


      徐枫不知什么时候放下相机,他突然激动地一下紧紧地从后面抱住若梅,若梅慌张地扳他的手,可是徐枫的手很紧,他就那样可怜巴巴地很激动地抱住她,乞求一般地不松手。若梅不禁有些心软,她不忍心伤害他。所以她拉着徐枫的手轻轻地说:“徐枫,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徐枫听她这样说,也马上有了理智。她牵着他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绕下,拉着他找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徐枫像个孩子一样顺从着她,乖乖地坐在她旁边,仿佛要任由她处置一般。若梅问他:“你是怎么啦?”徐枫耷低着头,脸上挺不好意思的说:“我喜欢你!”


      “可是我没有喜欢你呀!”若梅说。


      “你肯定会喜欢我的,我敢肯定!”徐枫又激动了。


      “为什么?”若梅觉得他确实是有问题。


      “因为这是缘份!”徐枫说。


      若梅苦笑不得。“好吧,可是我现在没有喜欢你!”若梅觉得自己真是在面对一个小孩!


      “那我们先做红颜知己吧!”徐枫说。


      “若梅哑然失笑,你知道什么叫红颜知己吗?”若梅问他。


      “红颜知己就是我以前女朋友那样的!”徐枫说。


      “红颜知己是不可以抱的,你知道吗?只是朋友,非常好的朋友,和恋人是不同的,你明白不?”若梅问。


      “没明白,反正我的和他们的一样,也叫红颜知己!”徐枫说。


      若梅觉得真是跟他说不清楚,告诉他:“我们做红颜知己要做大家定义的,而不是你定义的,要不,我们就不要见面了!”


      “行呀!反正都可以!只要是红颜知己就好!”徐枫说。


      若梅在回家的路上一路都在给徐枫补“红颜知己”的课,徐枫一直说“哦,哦,哦!


      走到山脚他们决定吃点东西,看见一家饭店就进去了。徐枫问服务员这里有什么特色菜,服务员说他们的鸡和鹅都味道鲜美,他们俩吃半只就可以了。徐枫说:“那就焖走地鸡。”若梅问:“餐牌上怎么没有?”服务员指给她看。只见上面写着“〔招聘菜〕〔杂菌焖本地鸡298元/只〕”“不要这个!”若梅说。服务员一下脸色都不好看了,接下来的服务就没那么热情了,他们点了三个一般的菜。


      “你不能看了价格再说不要呀!”服务员走了以后徐枫小声告诉若梅。


      “那当然能了,我就是看了价格才不要的!那么贵,肯定不吃了!”若梅反驳道。


      “好好好,以后咱们不能看了价格又告诉人家不要了。”


      在回家的路上,徐枫正开着车忽然自己笑了,若梅问他笑什么?他说:“俩人还真是不一样?”“什么‘俩人不一样’?”若梅问。“她是到哪里首先问人家特色菜是什么,专吃特色菜!”徐枫说。若梅明白他说谁。若梅今天心里挺高兴的,她忽然对徐枫的前女友也感兴趣起来。若梅问他们怎么认识的,她长什么样等等!徐枫说她长两个酒窝,一笑起来酒窝特别好看。若梅听到这里就忽然不说话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突然又不舒服了。


      本文标题:落花与流水(八)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4085.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