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人生
文章内容页

万木从容(十九)

  • 作者: 李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3-23
  • 阅读17997
  •   (十九)

      宿舍里,王波年龄最大,早已被黄鑫等“波哥,波哥”连着叫开来,王波并不曾介意,班系里又被其他同学叫开,这便成了他此后两年的代名词。两年后,同学偶尔玩笑时,说:“波哥姓什么咱们都快忘了。”这是后来。

      当晚,五人回宿舍,无事时又开始玩斗地主。其间,又来一同学,名叫李易,来自昌河市,他是唯一不抽烟的,性格活泼,至此一宿舍六人到齐。

      周清对新事物、新场合时,不太爱讲话,但操场上几次自我介绍后,大家也认识了他。

      周清提议喝酒已几天了,当晚又说:“喝酒有人同意吗?”

      黄鑫亦同意。

      王笑亦同意,最后大家都同意了。

      于是乎,晚上喝酒。

      此后几天也都成了例。

      军训第4天下午,下起了一阵小雨,也快成了势,站军姿时,雨已打在了同学们脸上,东边的天也眼看要阴过来。总教官一声哨响,所有人都立住了。面对稍响处听到:“各教官,组织人员,带回教室,自行组织活动。”同学们好些乐了,王波心里平静着。黑云渐来时,操场上各队伍还算整齐的向各教学楼走去。

      邓教官把队伍带到班级,同学坐下。王波乐的坐不住,在后面与邓教官说话聊天,又打闹起来。邓教官或许也想找个人练一下子以便镇场。王波是想表现的,于是二人在教室后头打闹,声音渐大起来。

      一时,邓教官高声说:“你找打是不,啊,小王?就你跳的厉害。”又抓起王波的衣领拉过来,对着王波的耳朵小声说:“你配合一下,我打你,你只管叫,做大动作就行。”

      王波早已明白。拳脚一个来回。邓教官一推王波,王波顺势向教室内倒退了五六步。

      王波又追到后面,两人“忽通通”的一阵打斗响。

      邓教官又压下。

      同学们都往后看了,见两人玩闹又坐下静呆静思,教室里忽然的就安静了。邓教官玩开一会儿,也坐下了,又与胖子刘冲聊天。王波也静坐其旁,笑着迎合,也不知说些什么,只感觉总是状态在上。

      晚上,让写军训感想,王波速速的写下了,总之好奇自信一类的。写完后,黄鑫不住的问:“波哥,咋写?咋写啊?”

      王波拿着自己的本子说:“你自己写,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一时,周清又收拾着要打扑克,几个人也快同意了。

      王波不乐意如此,但无事可干后,也坐不住了,他到走廊里走走,看看操场,看看树下明亮的道路,看看教学楼……

      近半夜,王波睡不着,起来洗洗脸,趴在窗户边又看着操场,想着:“马上就要修塑胶跑道了,这静静的校园啊!”

      他心里忽然有个声音:“终于,有自己的学校了。”脑袋里还回想着在操场上唱的那首歌:“爱你爱的好疲惫,我的天空一片黑……邓教官听后略有感动说:‘真给你们这一界长脸啊。’”

      王波会心一笑,又一脸平静,只觉该是这个样子。

      ……

      十天后,穿着军训服的同学们在操场成方阵站着,邓教官在作最后的告别。同学们看着他,他嘻笑着,又低些头,不时走动,也不知说些什么。最后他说道:“好在你们要踏进你们的大学生活了,我也该走了,相遇是缘分,相互珍惜吧。”一个有力的敬礼后,同学们回了礼。静静中,所有人听到总教官吹起长哨,十几个教官从方阵中跑向集合点——主席台前,又到旁边早已开过来的白色大巴车边。几分钟后,十几个人排队上车。

      静默一阵后,辅导员走了过来,一个贤惠可爱的女80后,军训间,她也不断来看看同学们,笑容很甜,她说:“大家都辛苦了,看这十天训的,我都有些不忍了,不过大家今天也放假了,可以回家休息一下了……”又讲了些安全,同学们集体同意后,一下子散开了。

      一段离奇的、新鲜的、莫须有的、珍贵的军训到此结束。王波没多少感觉,只想着邓教官在操场上的最后告别:他们略有留恋,还是能看到一种不舍的样子。

      王波又想:“或许自己是学生的身份,或人生位置,或许真的没什么吧!这其实没什么。”

      一转身,在散开的穿着军训服的同学中,王波一眼瞥见了一个很水灵清秀,眼神中又有哀伤的女孩。其实,王波已注意她几天了,一个系的,不同班,名叫柳洁。

      王波第一眼看她时,没觉得什么,只是一个漂亮的女孩,青秀整洁,如同其她女同学。

      第二眼看去,王波见那柔弱的眼睛里,像是在表达很多情感,却又猜不到表达的是什么,总之很让人寻味。

      王波第三眼看去,她便以心动,好看存于心里了。王波是想找个机会接触的,想着:“这是要做的,机会就在今天啊!要知美好的时候做件美好的事,是很不易的。”

      王波悟的:这美丽的青春里应该有点什么更加精彩的事情发生,而且你看这微微的秋风里,全新的校园中,好像有什么也在推动这“美好”的出现。

      柳洁一个人在操场边水泥地上走着。王波便走上前去,自信活泼的说:“HI,柳洁,今天回家吗?”

      柳洁吓了一跳,说:“哎呀,你呀!回家啊!有什么事吗?”

      王波说:“没,没什么事,嗯,你要是回去的话,我送你吧。”

      柳洁说:“不用了。”略有逃避又似乎在等着王波会说些什么,也有些礼貌性的拒绝,也有些被追的羞涩的样子。

      王波这时心里觉得自己是大方的、洒脱的,可不知怎的,他又觉得话到嘴边与胸中之意差了百分之二十。

      当然,自信是不少的,王波又说:“我也没事,正好,到火车站有些事,一路吧?”

      柳洁说:“不用了,真不用了。”

      王波说:“就这样了啊,说好了。”

      柳洁略有急羞的又说:“真不用了。”

      王波笑着把衣服搭在肩上走开了,往宿舍走去,禁不住一脸的笑容。他又想着:“得买点东西给她,买点什么呢?对。”于是,王波向学校超市走去,买了奶茶、薯片、牛奶等一包吃的,提着回到了宿舍。

      王波一进门,黄鑫一旁站着说道:“咦~,老大跟人家说话了?开始了已经?我都看见了,你这买的东西准备送给人家的是不是?”

      王波笑笑不答,直向自己的写字台走去。

      黄鑫追问说:“人家给你说话啦?说的啥?给我说说,我也听听,叫我学学啊!”

      王波一坐下便说道:“她今天回家,我一会儿准备送她去。”

      王笑说:“她家哪的呀?老大弄明白没有?”

      王波说:“她家是南秀市的。”

      黄鑫又说:“怪不得,那的女孩长的都差不多,秀气,好看,行,这女孩不赖,老大,我看好你啊!”

      王波说道:“啥啊,大黄,你……”也不知说什么了。

      黄鑫说:“我这说的是实事啊。”又对着李易、周清、陈云飞、王笑说:“对不对?”

      四人点头,说:“大黄说的有理。”

      黄鑫便从容的到洗浴处开始用他的洗面奶洗脸了。

      王波又站起说:“我得等她,她一会儿可能要从咱们楼下经过。”又对黄鑫说:“你一会儿帮我看着点,不能错过了。”

      黄鑫抹着满是白沫的脸对王波说:“行,老大,你改明儿,你追上了,可不能忘了我啊。”

      王波笑说:“咦,还啥都不知道呢?”

      李易自在的说:“就是,哎,跟着老大去市里溜一圈去呗?反正也没事……”又摸着后背挠痒痒,笑着说:“主要是老大的事。”

      周清说:“反正我是要回去的,我也到车站,你们干吗不送我呀?光想着老大了。”

      黄鑫对周清说:“送你弄个锤子呀!你有人家长的好看没?”

      周清说:“行,你们帮老大追女人,不管我了。”

      黄鑫又说:“走你的吧!一会儿赶不上58路公交车了。”

      王波见周清已收拾好要回,说:“你是要回去啊?”

      周清说:“是,老大。”

      王波说:“那路上注意安全。”

      周清说:“行,谢老大,我先去了,我提前给你们出去看一下,看她出来不,我要是见她,我给你发信息啊。”

      王波说:“行,好的。”一挥手,一同志便回家了。与周清不同,王波等几人是要明天回的。

      黄鑫正在阳台上洗脸;陈云飞正在窗台下洗衣服;王笑躺床上看《张村爱情》;李易也收拾着东西,一会儿他也跟着王波去;王波收拾着写字台上的书本,又到床上整理床铺,心中小有激动,又似乎感觉信心过于此,他只这么想着。

      一会儿,王笑说:“就是,跟着老大去市里溜一圈也行啊,正好我也有个朋友在南市呢。”又对黄鑫说:“大黄你去不去?”

      黄鑫说:“你看你跟李易都去了,我能不去不?”

      黄鑫对陈云飞说:“云飞,你去不?”

      陈云飞说:“那能行吗?你们几个都去了,剩我一个人能行啊?”

      陈云飞又对王波说:“老大你等我会儿啊,我马上把这鞋洗好,洗好就跟你去啊。”

      王波说:“没事。”

      黄鑫说:“啥啊,谁还等你啊,一会儿柳洁来了,跟着都走了。”

      陈云飞对黄鑫说:“大黄,就你话多不是。”

      刚说完,忽听黄鑫说:“快,老大来,你看是那个女孩子是不是,来了,来了,就是的。”

      王波急忙下床走到窗户边。

      黄鑫说:“你看那个扎马尾的是不?”

      王波扒着窗户一眼就从四个女孩当中认出了柳洁,她穿着紧身的牛仔裤,一个红黑格子上衣,背个小包,一双白鞋,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梳着马尾辫子,与另外三个同学相挽着手说笑着往前走。

      王波提着零食赶着下楼去。

      黄鑫、陈云飞、李易、王笑在后头说:“老大,你等等我们

      呀!”

      王波已不顾了,一边说着:“你们快点。”一手拉着光亮的不锈钢扶手,顺着劲,两脚下了一节楼梯,脑袋里平静几秒,四楼就下去了。

      王波出了宿舍门,盯着柳洁顺到了她跟前。

      柳洁正笑着说着话,见王波来忽然出现在身旁,吓了一跳,说:“哎呀妈呀!你吓死我了,干吗呀?”

      王波心里满新奇的想说些什么,不知怎的,一见柳洁,他就觉没什么词或更有趣的回答了,又觉自己心里是明明的自信,怎么总感心嘴都不利索了。

      王波有些支吾,只是那一会儿。他心里一转,欣喜涌了上来,带着自信与清晰的思路,说:“不是说好了,我送你呀!”

      柳洁说:“哎呀, 我说过了,不用了,干吗呀?啊,我自己能回去,不用你了,谢谢你的好意啊,你回去吧。”

      王波听到心里去了。呆了一下,看着地下的新草。柳洁转身就要走。

      王波想:“还是不能放过这次,反正目的是多与她接触,先了解。”又笑着追上去,自然的就说:“反正我也得到市里去,一路呗。”

      柳洁无法,略有些沉默,又与旁边的同学小声嘀咕着说些什么。

      王波又死皮赖脸与她们打招呼,又去找她们的话茬,就听另一女孩说:“到市里转几路到汽车站,再几路到火车站?”

      王波可知道,他来时倒过那辆车,接着那女孩儿的话就说:“2路啊,二路近啊,比36路还轻松。”

      那女孩说:“2路在哪坐啊?”

      王波略神气的说:“在学校门口坐58路,到市人民医院下车,走到十字路口东南角,那有片草地,站牌就在草地边。”

      刚说完,柳洁说:“哎呀,又没问你。”又对她的好友说:“你别理他了。”

      王波又对柳洁说:“你也得倒车。”

      柳洁说:“哎呀,我又不坐2路车,我去亲戚家。”刚说完又立马与王波拉开了距离。

      王波立马追上追问;“原来你不回南秀市啊。”

      柳洁说:“我不回去,我到我姑姑家。”

      王波想:“那也没事,反正还得倒车。”就一边走着,手里提着零食来回的在腿边晃荡,又想着:“这东西可得给你送过去。”他边想边跟着柳洁向校门口走去。

      学校门口,58路公交车已走了两辆,都挤的满满的。

      第三辆时,王波说:“等会儿吧!”

      柳洁只看着来车的方向,又向四周看去。

      等车时,黄鑫等人也过来了。一时,柳洁又遇到一男同乡,连忙走了过去,问:“去哪?”又把他拉了过来。这人王波也见过,军训时在旁边队伍,也相互的有过对歌,他没王波过多的表现,但也是个帅小伙,穿着宽大的白上衣,也很时尚,一看就是市里人,因为皮肤白白的,教官与他起名叫小白。这时,柳洁与小白打招呼,说话自然,无刻意。王波似有意的还认为有竞争的味道。又一辆58路车来,小白跟在柳洁后面,王波跟在小白后面,黄鑫等跟在王波后面,依次上车。王波在上车时拍一下小白的肩,小白转头,王波对他说:“唉,你也追她啊?”

      小白笑着支支吾吾说:“什么呀!你看你。”

      王波意图早已泄外。上车后,黄鑫几个强拉着小白坐在车最后一排,只管与他打闹并不说此事。

      ……

      几人下车后,王波送柳洁到一条马路上。在路边走时,王波跟在柳洁后面,柳洁也不回头。小白总也想跟着柳洁,又被黄鑫几人拉着在后面打闹。王波总觉竞争对手般,想:“为何不干脆说与他。”想着就转身上前对小白说:“我要追她,你要是,咱俩公平竞争,这没什么。”

      小白笑着说:“我没那意思。”又被黄鑫几个拉后面了。

      王波快步走向柳洁身边,柳洁问:“你要干吗?”

      王波说:“我要干吗?你不知道啊?”

      两人都无语了。

      走几十米后,王波看着柳洁,说:“柳洁,我喜欢你。”

      柳洁微低头看路走着,也不说话,面目平静,依旧与王波保持距离,又靠远一步。王波心中欣喜却又觉得好些事不那么自然,他觉得自信的样子也隐约的有些勉强。

      但他觉心中痛快了。

      快到车站牌时,王波还在想:“她或许是羞于,或是出于礼貌,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所以然了……”只是他还想着:“带的零食得送她手里。”王波递了一次,柳洁不接;又递一次,柳洁眼里似有愤感,王波放下;没忍住,又递,又不接。

      两人在路边离站牌十几米处一推一让,路上不断有过往的车辆,车站牌处也有上下车的乘客,偶有看过来的。柳洁便说道:“我生气了,我不要你的东西。”

      2路公交车来,柳洁低头匆匆上车,进车厢里又走向最后面左边靠窗座位,坐下,眼看着东边的街道。

      王波看车走远后,心里那暗影在隐隐让他静下,可他又说不出来那阴影是什么?

      王波呆在原地,思:“是能力吗?我可以努力呀!努力于一个方向,强了,什么都强了;只是人生需要找到这么一个方向以归宿的姿态来走,而这个方向自己是能找到的,心里是坚信的;眼下,青春可该有它的样子;是思想观念吗?还是对社会的理解?”

      又想:“做事,要团队,要核心思想,而后有‘权力’撑起。自己是能找到这个‘核心’的,只要有人在,又还有什么困难的事。”

      王波正想着,黄鑫几人走来,嘻笑说道:“怎么样?老大,咋没把东西给人家呀?”

      王波说:“行,先这样吧。”

      王笑玩笑说:“哎,老大,别浪费青春了。”

      王波说:“慢慢来,哪能这么快,可能太快了。”

      其实王波这次是有个小目标的,就是能把东西送给柳洁,结果没送走,他提着它走到一绿地处,坐石阶上与黄鑫等吃了。小白也搭公交车走了。王波与同宿舍几人又到市中心转一圈,见高楼大厦新奇壮观,广场繁华热闹,满街满眼新奇。王波志气满满,脸上是常带着笑容的,又在火车站旁的商店里买了一件70元的红格衬衫。之后,王笑找他的朋友去了。黄鑫几人买点鸡排等小吃,绕着走几条街,四人又返校了。

      国庆放长假,王波要回北城家里。第二天上午,他便独自从学校坐58路到南市,见楼房高大、壮观、现代,立交桥层层起又四通八达……下车后,他又独自行走于繁华的都市里,又走到火车站。

      本文标题:万木从容(十九)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4122.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