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小小说
文章内容页

情为何物

  • 作者: 萧逸帆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4-01
  • 阅读76139
  •   一

      铺一段坑洼斑驳小道在你家门前,日夜盼想着你的归来。日落日出,那熟悉的步履声却迟迟未肯出现。当初,扎着羊角辫的大眼女孩经常哼唱着纯纯的歌谣,歌声是多么的欢快。那肩上的粉红色小书包,是多么的轻快,轻快的一股风便可以浮在半空中。

      我想,小女孩的快乐是无忧无虑的,幸福是如此的简单。简单的就像妈妈那喷香的饭菜,还有那冰箱中放置不久的剔透果冻,还有那隔壁邻居家男孩的顽皮淘气。不时,小女孩就会听到隔壁传来的男孩尖利哭声,以及男孩父母苛责男孩的逆耳言词。这时的女孩会皱紧眉头,轻咬嘴唇,眼中不时闪过一丝暗涌情愫。说不清,道不明,却真实存在。女孩心中猛得涌出一股恻动,这促使她打开了面对着男孩家最近的那扇窗户。抬起圆墩墩的小脑袋,踮起那光着的小脚丫,极力眺望隔壁男孩家的人影攒动,耳中不时听到家具撞击声,还有那不时的凄厉哭声和大人们粗旷叫骂声所构筑的混杂交响曲。

      女孩心中暗暗嘀咕,男孩别哭,在你周围,有一双关注你的眼睛在不远处紧紧窥视着你。不要在女孩面前丢丑啊!男孩,坚强点。我懂你,男孩,女孩在心中对男孩说。或许他是在为其他男孩顶替罪责呢,男孩啊,你是世间最富情义的小孩。抑或是为了庇护班里的女孩受到几个高个子的故意刁难,而与他们扭打作一块。最后免不了那几个恶棍来你们家告发你,你也唯有将全部罪责包揽在你柔软的肩膀上。如此的坚定,从来不会在你父母面前走漏你那本该赞扬的英勇行径。

      当然也不能排除你在学校的功课落于人后,因为,你经常将我书包里的作业拿走,然后躲在某个只有我俩知晓的角落,翻开我苦心习作的作业本。不顾我数次的婉转劝告,手中挥动着那未曾削尖的铅笔,笔走龙蛇般将本应该思索良久的习题照旧补在空白处。男孩只顾埋头抄袭,那工整细致的作业本上的对错,男孩从未有过疑虑。信任从这一刻开始便从两人内心萌发出来,可是最终还是避免不了学校成绩单上未及格的命运。成绩单啊,那男孩心中唯一感到心悸的事物,那无情揭露男孩抄袭行为的有力见证。

      历经风雨的小道目送着女孩的离别,以及男孩对女孩的依依不舍。今天的他们是否熟识,抑或各自形同陌路,散落在天涯。

      二

      化生为西湖断桥上,青苔密覆的一块青砖,千百年的风雨不时地轻抚我本已沧桑颓败的额头。浪潮一波接一波的冲击着我本已羸弱不堪的瘦弱身躯,多少的摇曳游船从我眼前擦身而过,灯火在湖中摇晃,投射到我久未开颜的僵硬脸皮上,绽放出璀璨的笑脸。不知何时,我被一个素素衣袂的女子摄魂夺魄而去。她是如此的清新脱俗,款款大方间带着些许羞涩。好似江南细腻柔情的水乡碧玉,又恍若宫阙中富贵雍容的贵妇丽人,气质脱俗,举止优雅,淡雅熏香伴着雨后清新的湖风直熏我鼻子。

      我经常在闲暇时,用我那思维灵动的头脑阐发出各种联想。到底这位素雅的女子是哪家的姑娘,谁家父母有这等福气,能养出如此水灵的美丽女子。此等女子一定出自家风严谨,父母修养甚高的人家。说不定是出自书香世家,从小伴着书,听着琴,看着长辈挥毫弄墨,在宣纸上写着丽词佳句的墨香中长大。她喜欢静静地被爸爸搂在怀里,好奇地看着爹爹那在棋盘上,棋子步步惊心地走位。她时而看见父亲凝眉苦思,时而见父亲眉眼间露出那隐藏很深,难以捕捉却又转眼即逝的浅浅含笑。每一粒棋子都是取胜的关键妙法,这是女孩自己领悟的的观棋感言。棋局在女子的父亲精心调动下,指挥得法,常常以出奇招赢取对手为最后结局。在盘盘棋局的兵来将往,枪戈交接中。女子学会了许多为人韬略,与人交往之道。胸中自有韬略在,何惧世间是与非。

      不过岁月终究不留人,轻盈的步伐不知何时也套上了沉重的现实枷锁。就在前几日,我听说桥上风行着这样一个传言。京城尚书家的某位纨绔公子哥看上了这位妙龄少女,下重金聘礼来向这位女子府上提亲,并扬言,如果女子家不同意联姻,便将其家妇孺老小发配西北,从事重体力的徭役。这样一桩不容商榷的不对等婚姻便在双方的沉默中应允了,女子父母用不着征询女子个人意愿。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悲剧年代,何来的婚姻自由,何来的男女自由结合。

      其实,早在这次提婚之前,女子便已经暗许人家。也就是在传言爆发的前一天晚上,迷糊中的我听到了女子和她意中人的缠绵对话。女子用她那揉人心弦的话向男子轻声述说:“虽然你是一个功名未就,穷苦不堪的儒生。我们俩的婚姻可能会遭遇太多外在世俗的重重阻隔,家世的门不当户不对,外界对我们婚姻的闲言碎语。可是我还是愿将此生托付于你,你是否能接受我对你的殷切期盼”。女子对男子说:“你要努力勤学苦读,考取上功名,等到你功业腾达之时,就是我们洞房花烛之夜。”男子嘴角微微一动,眼睛中闪现着激动的泪花,强忍着兴奋而又底气十足的答道:“今生非你不娶,我承诺不是空口说说而已,我的行动才能代表一切。”

      不过,那夜短暂的相见却是这对苦命鸳鸯的最后一刻温存片段。没多久,女子便在我的眼皮之下钻进了那自由湖水中,不曾再次出现。男子作了千古的大文人,终身未娶,唯有山水浩卷伴随其一生。

      三

      被樵夫从山上砍下的大树上的一块木头,本想着我能被工艺大师雕塑为绝美无二的大师级工艺品,摆放在博物馆的显眼位置,习惯着被那惊讶的眼神打量着,享受着人们想占有我而生出的蠢蠢心动。或者是被人们雕刻为木偶人供奉在神坛上,过着香火缭绕,瓜果包围的神仙日子。我也时常听到人们向我许下各种宏愿,有婚姻美满的期许,也有早生儿子的盼求,当然也少不了病症痊愈的苦苦哀求。

      但是,事实并没有我臆想中的如此美好。我被樵夫砍来放在一个普通农家小院中,与烧火柴薪为伍。其后的几天之中,满腹牢骚的我经常抱怨不停,如此的栋梁木材被不识货的粗人拿来当柴薪烧。苦命的我常常哀叹不已,羞于与柴薪为伍。但是上天并没有如此轻薄对我,给了我一次见证真情的机会,这就不得不提后面我见证的感人故事啦。

      我被樵夫的家人拾了去,打造出了一根老人手中助步的拐杖。一个满头银发,瘦弱不堪,腿脚不便的老人接过我时,仔细用她那浑浊无光的旮旯独眼打量着我。只见疲软的眼皮突然往上翻,紧绷多时的脸皮努力牵动着面部垂老的神经,显示着老人前所未有的内心欢快。我正纳闷着,心中无数的疑问在此时悉数冒将出来。心中偷想,也许是老人有了我这根坚实的拐杖,便可以出去走走,窜窜亲戚,外出晒晒太阳。

      在即将发生的事情上,立刻就证明了我先前的猜想大大的不正确。当老人不顾家人们的劝阻,用手紧紧握住我,用尽全力从竹椅上踉跄而起,弯着她那佝偻的身躯,多时才站稳脚跟。随后,她头也不顾地拄着我朝农家小院的一片茂密竹林步履蹒跚而去,身下的我明显感到老人两腿的软弱无力,以及握着我身子的手,那不可能克制的大幅度颤抖。老人的步伐并不是双脚的前后交替,而是近乎于地面平行的拖曳。在她的身后,是两条歪歪斜斜的行动轨迹,就好像蜗牛行走留下的粘液条纹。她行走的是如此的缓慢,如此的吃力,似乎她脚下的蚂蚁都可以轻易超越她,而蚂蚁的行走速度怎么能与人类比肩啊!

      最难的一个缓坡呈现在我和老人面前,刚下过雨的黄土坡在当时看来是那么的泥泞,那么的湿滑,那么的不可逾越。可是坚定信念的倔强老人不会轻易言弃的,到底什么事物的吸引力能有如此之大,让一位久未行走的老人,冒着随时都有可能颠倒在地,失去生命的危险,不顾一切地去往她那日夜期盼的某个地方。此时的我,万分的好奇。

      就在我推测的时候,老人的一个举动彻底的将我弄糊涂了。她竟然撒手用力将我抛上了这个缓坡,把我丢在了一个小丘陵上。然后,她吃力地蹲下双足,跪倒在地。双手横趴在泥土上,用手做前肢,将膝盖做后足。像足了一只垂垂老矣而心有不甘的寻食病猫,双手和膝盖一前一后在泥土中滑动着。不久,泥土里便留下了星星点点的红色染料,伴随着天空雨点的冲刷,红色的面积越扩越广。

      到达山头的我,这才明白坡上的小丘陵是一座坟墓,那里面深埋着老人挚爱的人。她的老伴在30年前为了救她出水而淹没在波涛汹涌的洪水中,这是老人一生的愧疚。她时常责备自己,为什么老伴要去救她,不然今天躺在里头的便是她自己。

      泪水伴着雨水浇灌在荒草丛生的土地上,没人知道这是一座深埋挚真爱情灵魂的地方。直到老人也永久地陪伴在她爱人的身边时,人们才明白当初老人不寻常的举动。而我也便永久地伫立在这两座沉睡千年的坟墓上,直到我被时间溶蚀,作为她们不朽爱情的见证。

      本文标题:情为何物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4530.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