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家乡的山竹笋

  • 作者: 宁星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4-21
  • 阅读151271
  •   对于竹笋,有不少文人墨客为之赞颂,若苏东坡曾诗云:“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何可一日无此君。”近代安吉籍著名书画大师吴昌硕,对家乡的竹笋念念不忘,在宴饮时也吟过“客中虽有八珍尝,哪及山家野笋香”的诗句。竹笋历来有“素食之王”的美誉。而家乡老家的山竹笋更佳,鲜嫩、清脆、纯天然无公害,味道甚为鲜美;不管肠胃好或不好,吃了都不会受到伤害,是因为它具有白玉般、光滑无毛的特点,这是一种对身体健康大有裨益的绿色食品,乃笋中的极品。而毛竹笋等笋多吃就会伤害肠胃了。

      家乡地处浙南,群山逶迤,老家的房屋开门就见山。老家的野山竹很繁茂,手指粗,二、三米高,随风摇曳;山坡上、山崖边、山径旁成片,成片的;不管严寒酷暑永远翠绿,具有顽强的生命力。而每年5月份前后,山竹林之下却春潮涌动,手指粗、乌黑的山竹笋一批又一批破土而出。记得少年时代的5月份前后,我每天都要上山折山竹笋,沿着竹丛寻觅,寻宝石似的,发现一根山竹笋眼睛为之一亮,而当中掺杂着灌木和荆棘,一次一次地扒开竹丛及各种灌木、荆棘,欲一根不能放过,手背与脚背常常被划出花纹。折来的山竹笋用藤条捆绑,与他们一样一捆一捆地背回家,等待母亲的微笑和赞美。那时折山竹笋的人挺多的,因此我要抢先,天朦胧亮就起床,直奔竹山……一段时间山竹笋被折完,等一场大雨过后竹笋很快又拱出地层……那时觉得折山竹笋真有趣。

      折来的山笋,母亲剥壳。先用刀斜削笋梢,再用手指绕住笋梢一直绕圈,白玉般的笋条便坦露无遗了。烧山笋时,要斜切,或切薄或切厚由个人喜欢,一般是切薄的。那时的吃法:一种是山笋加腌菜熬汤,汤鲜带点酸;一种是山笋炒腊肉,清脆、鲜、香;一种是山笋焖豌豆饭,要加山笋、腊肉,而山笋必不可少,按当地风俗立夏要吃山笋焖豌豆饭的;一种是用酒糟腌制山笋,味道更为鲜美。

      周末回乡,山竹笋已经很闹了。这些年由于村民外出打工;煤气进厨房,砍柴的人少了,山上的野山竹和灌木郁郁葱葱。山上的山竹笋更多了,在路上能看到竹笋伸出灌木外,我按捺不住也爬向山重温折山笋的欢乐,不一会儿就折来一大捆山笋。中午,我品尝了山笋烧腊肉的风味,依然鲜美。我想只有家乡才有如此的风味!

      本文标题:家乡的山竹笋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5257.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