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教师文艺
文章内容页

十年一觉无锡梦——给黄老师的信

  • 作者: 黄忠晶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4-28
  • 阅读149267
  •   敬爱的黄忠晶老师:

      你好呀,我是许久未与你联系的Emily Zhu,见信如晤。

      说来惭愧,这次耗时颇久的疫情发生之初,就有想到黄老师你祖籍湖北,但估计你和全家人定居无锡多年,应是不太会被卷入其中,便疏忽了问候,反倒是前几天你通过Jia Wang问起我的境况。

      离开江大和无锡的这些年,间歇地也会想起往日师友,但通讯越发达,似乎越会沉坠于日常碎片之中不可自拔,自我成为孤岛或是小世界之说。

      籍于这个魔幻的新春开局,联想到17年前非典,那年我正做着住校生备战高考,并不太知晓外面的世界发生什么;再一次举国疫情发生之际,独自在上海过年的我,有天猛然间刷到半夜武汉封城的临时新闻,瞬间震惊得无以复加——这是一座千万级人口的省会,工业文明史以来各个国家没有这等量级城市做过这样的突发型事件处理,以及这几年身边不下十位工作伙伴是那边的人令人担忧……

      再往后事态愈发扑朔迷离——可能这也是讯息极便捷时代的通病:人们不过脑和不经辨识地传播和各类辐射,我等普通民众的心情和日常裹挟其中每天仿佛坐山车……

      这过程中,于武汉彻底正式封城和李文亮医生死讯宣布事件两个节点,个人情绪达到亢奋的峰值和宣泄:半夜的痛哭不足以泄难。原来,不知不觉中,17年下来,疾驰时代的每一个小我,成了“外面的世界”。好在,现今事态有所好转与改善,只希望自己和身边的每一位我不要健忘——比人类更漫长的是历史,比历史更漫长的是自然。  

      猛然写信给黄老师,也不知该如何介绍自己这些年的历程与所见心得,那么暂且夹叙夹议散文半篇吧。

      首先,比起我的固定阶层的父长辈们和遥不可确定的未来辈们,85年生如我还是非常高兴,从大时代来说:物质开始逐步从温饱走向美感与炫耀,之前被整齐划一的二十来年,是真的为了把握住高考,叩开命运新的一扇认知之门;从小命运来讲——平凡的自己从苏北一座应试式炼狱高中考入大学,徜徉在江大和无锡的几年时光里,可以半少不经事半懵懂无知地听听社会学的各项课和奔跑在新老校区与这座南方城市的渐进繁华之中,所谓不识愁滋味但又在开眼看世界,也莫不过是从2003年那几年开始,从身边的书本、电台、电影、五湖四海且形色各异的同学们、松散不一和各自风格的老师们开始……

      那四年,黄忠晶老师、邓子美老师、经管学院的一位薛老师,以及电台电影电脑中接触到的林林总总,仿若认知灯塔,让一枚年轻人,体会到辽阔、风趣、品德与魅力,放置遥远的今后,我依旧认定,03-07年的江大时光和你们,是我的文艺启蒙。

      有些细节,犹如昨日烛光,时常跃动眼前,比如黄老师你往往开课即板书几个关键词,然后别手于后背,跟闲庭散步似的娓娓道来哲学课和马列主义,有时来回踱步的你似乎和我们距离很近,有时眺目远方的你透过玻璃眼镜,思绪又很远……

      萨特的存在主义于我而言比不上他同波伏娃的奇特关系来得有趣,黑格尔的圆圈认识论是被你连比带画传播给我们的… 尤其是坊间传说过黄老师你是如何自学法语深入研究萨特,甚至和波伏娃当面交流,那些带有神采的细节,连同空气中的粉尘,在你身边烁烁微光……

      有时故事没讲完铃声响起,我们也都总觉得有下一篇章和新一堂课,时光总匆匆,甭说四年,四年大学后的十三年毕业生涯,仿佛也都只是一眨眼和打个盹。

      毕业那会儿,考研厦大失利的我,婉拒邓子美老师推荐去上海大学师从朱学勤教授学历史的提议,匆匆迈入社会,忙于在无锡一家车友会实习和7月份带着电视台奔赴四川西藏——拂了他的好意和爱才之心,更是让我这么多年愧于内心疏于联络你们。

      再后来,坚定地在学做广告策划和撰写的这条道路上匍匐前进,之所以这么果决实质全是因为不了解,隔着面纱看外界走世界,于南京生活两年多时间,更长的周期在上海,快消通讯行业和房地产的广告都分别有从事过,属实说,刚迈入工作岗位时,不适感巨多,自信无从谈起,方法论和舒适区不知所在…… 但,我非常非常非常感谢自己不紧不慢地在无锡求学和工作过几年,进而来到南京时悠然地体悟这座大城的博大与敦厚,而非一开始便沉浮上海或是别的更为功利浮躁的行当环境,回忆起来,生活馈赠的全是糖霜——南京城,以一种更为交织的感觉启迪我对于传播行业、职场人事、美和更多可能的可能……

      2010年后基本主要时间在上海,一晃眼也十年了,在我这个年龄段很喜欢这座城市的便捷、高效、人与人距离又适度寒暄的边界感、万花筒版文娱消费的在地性和享受感,以及,更为重要的是,于这过程中我开始体验和思考自己身为女性和社会人的共性与独特性。

      在情爱和性别魅力方面,我属于启蒙非常之晚,甚至有点不谙世事不走俗套——一方面原生家庭父母的关系既亲密又固执(我渴望父母更多读书明智自我觉醒和面向更好的可能,非物质的更好,指更独立健全和辽阔的人格,可以超越他们劳动阶层所局限的眼界与小我),他们对我也还算包容理解居多;另一方面看电影很多的我,时常对世事和际遇,有着敏钝感不分且浓烈热切的想象…… 总之,身为一个好人,情窦后开、手腕不多,但仅有的两三段恋爱相处中,也逐步、或多或少体会到过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和色域这样的原罪和真实欲望情绪。  

      工作方面,只能说早先的五六年都是摸索门路,最主要的是那会儿自己只是一份工作的心思,远没有认知达到这是一份事业的想法,但,也可能和性格和格局有关,反倒是经历了一次沉重的失恋分手之后,把握住一次契机,找到自己的擅长领域,现在逐步多了一些胜任和挥洒的空间,总的来说,传播和广告行当还不错,做着犹如电影《华尔街之狼》的事情——将一个idea 售卖给对方,当然,工作和生活会有非常多的庸常细节,想到平凡时间vs魔力时刻大致是8:2,符合大数据大规律,也就没有太多的愤愤不平,因为最本质的,得意识到自己的人生路是平凡之路。

      如果当真聊起对生活的看法,有什么心得?那就是,去体验,去感受,去经历和继续去前进,ongoing式进行人生路上的漫漫与匆匆。

      “存在即合理,其实也是不合理的“,主客观的世界都非常之辽阔,不可能只是白昼与明媚,还有那么多的未知、黯淡和无能为力,个体如我,还能做些什么?去阅读,去冥想,去行走,去消费,去碎片,去被时代裹挟,去随波逐流,去遭遇捶打与为难,去竭尽所能及暗自窃喜,去逐渐遗忘和猛然想起,去生如夏花与死如秋叶……

      关于未来,对于我这样未成家专注工作和体验生活本身的人而言,应该允许有一些玄学期待吧,哈哈,开个玩笑,我相信会有一些新的契机与可能,不日来临。

      许知远的访谈节目《十三邀》三月份有访谈历史学家许倬云——“要有一个远见超越你未见“那期说得特打动我的点有两处:1。他老人家提到,前人所有之书为己所读,要拿全人类曾走过的路都算我走过的路;2.在无锡少年长成的他,说起那个时代这座城市乡绅百姓之间的秩序、互助,提到锡惠公园和太湖的种种细节,思绪一下子被牵引得很远……又很近。这一两年,时间合适我会回无锡好好的散个步,同你和同学聊聊天……

      洋洋洒洒随意由笔,其实内心有一种学生不才游走社会,猛然在学霸老师面前玩杂耍的心虚感,想必我也是黄老师门徒中少有的一头扎进花花世界从事传播广告工作的人,一封长邮件伴随着一箱芒果,共同新鲜分享之(最近在做海南岛的一个项目,正是吃芒果的好时节,黄老师记得品尝)~

      人生的本质是眩晕,愿我们的思绪可以浸泡在感性之中。

      祝好 :)

            Emily Zhu 2020.4.5 于徐家汇
      
    Emily 同学:

      我的电子邮箱长期不用了,昨晚因查一个邮件上的文件才打开,看到你写的长篇信件,时间已过了10天。因此信复迟了,请谅。许多天前收到一箱芒果,我还感到奇怪,是谁寄给我的?原来是你。多谢!芒果味道很不错。

      说起来你们毕业离校已有13年了,但看到你的信,觉得似乎你们昨日才离开,这当中的岁月并未让老师和学生之间心生隔膜,学生还是原来的那个,不过老师是确实老了。这主要是你没拿老师当外人,信任老师,在信中畅叙衷肠,让我真切地了解了你这些年来的经历和思想。顺便说一下,你的文笔很好,不愧是搞广告策划与撰写的。再加上几张很有特色的照片,让你的介绍更为生动有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谢谢!

      大的疫情虽已过去,仍然不能大意,多加保重!

      无锡离上海很近,欢迎你随时来无锡玩玩。

      顺颂

    春祺

      黄忠晶

      2020-4-15

      【若想看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由心品人生”】

      本文标题:十年一觉无锡梦——给黄老师的信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5575.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