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百味人生随笔小扎
文章内容页

我三十岁的那年

  • 作者: 高莉媛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5-18
  • 阅读11328
  •   三十而立,立的是什么?家庭美满?事业有成?因人而异吧,只要自己的满足就是立住了。

      我的三十岁,看似完美的家庭,一事无成的事业。

      三十岁的这一年,我拥有了我生养的小人儿,失去了生我的老母亲。六月份让我小心谨慎的拥有了一个小生命,九月份让我茫然无措的失去了母亲。还没有从欣喜中走出来,就毫无过度的让我迎接了悲伤。三个月,没办法想清楚自己经历了什么,迎接新生命的欣喜?还是失去亲人的痛苦?看着小人儿想着老人,没有心情可言。

      五月份母亲跟我从保定回到了张家口,准备着迎接新生命的到来,满心欢喜的畅想着未来,在外漂泊了二十多年,落叶要归根,母亲和父亲要回农村生活,我们在县城,偶尔还可以互相一起生活。母亲有乳腺癌,在2015年做的手术,已经三年了,并无任何术后反应,恢复的一直都很不错,医生说只要过了第四年就不会有复发的可能性,可惜母亲并没有挨过第四年。在生小人儿的这件事情上我并不希望母亲为我操劳。

      六月一号,我做了剖腹产生下小人儿,母亲高兴的发朋友圈,每个人的点赞和评论,她都很认真的回复着。以前母亲常说每个人在即将死的时候都是会给旁人留下不可抹去的好印象。坐月子的时候母亲不假与人手的照顾我,就算小姨来她也不会闲下来。整整一个月无论白天黑夜的忙碌着,不听别人的劝说,给小人儿买衣服买用得等等能给的都给了。

      一个月以后母亲去了小姨家住,三天以后我带着小人儿去小姨家,母亲看见以后哭得很伤心,说看不见小人儿很难受,但又不肯跟我回家。就这样一两天我就会带着小人儿去小姨家一趟。慢慢的母亲的肚子越来越大,检查说是腹腔积水需要抽积液,去北京检查过以后,下了病危,医生说回家想吃啥就吃点儿啥吧。最后一次和母亲一起吃饭是在八月份母亲在医院做完治疗以后在外面了一份冷面,在之后母亲就住院陷入了昏迷,偶尔清醒一下,都是在催促我回家照小人儿,从住院到最后去世,母亲对我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你回去吧,回去看孩子去吧。

      医生说,癌细胞扩散了,已经到了骨头上了,五脏六腑都已经衰竭了,生命全靠营养液维系,有再多的钱也是不够往里面花的。医生说,住院治疗不一定就是孝顺,办理出院回家就是不孝顺,所有的事情都是要按照实际情况而定的。医生说,癌细胞扩散到这种情况,病人已经疼痛难忍了,多维系一天就多增加一天的痛苦。无论是否清醒母亲从来没有表现过她有多疼,唯一一次感觉她很痛,是因为止痛药吃晚了,她要求打止痛针。

      九月份母亲走了,好似房子塌了一般,风刮进了心里,很冷很冷,无论穿多少衣服都没有温暖。再也没有人关心我是不是穿得暖吃得饱工作累不累,再也没有人在我生日当天给我打电话让我吃碗面吃个鸡蛋,再也没有人告诉我每个月份的禁忌,再也没有人给我做顿可口的饭菜了……

      我常常忘记母亲已经离世了,总想着打个电话问问怎么样了,发个微信聊两句,直到偶尔一次打电话,冰冷的机械音传来: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哦,我记起来了,我母亲已经离世了,电话停机,空号了,不会再有人接电话了。喝醉以后再也不知道给谁打电话了……

      三十岁这一年我失去了母亲,一句话都没有给我留下的人,让我无法释怀的人,失去了暖意的人生,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剩下了一个,我成了别人生命中最重要的其中一个人。

      30岁,遇见了什么?

      30岁,遇见了我生的那个小人儿

      30岁,遇见了生我的那个人的离开

      30岁,遇见了永远难忘的姐妹情深

      30岁,遇见了丑陋不堪的人情冷暖

      30岁,遇见了一生都无法跨越的鸿沟

      30岁,遇见了变得麻木不仁的自己

      30岁,遇见了自以为美满的残酷婚姻

      30岁,遇见了无能满腹牢骚的自己

      30岁,再也遇见不到那个爱我,庇护我的人和家。再大委屈也只能自己扛,没有了屋檐可以躲藏。

      30岁,再见,再也不见。如有可能再也不想遇见30岁的人生……

      本文标题:我三十岁的那年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6322.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