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诗词歌赋诗歌欣赏
文章内容页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43·小雅·大東

  • 作者: 滨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6-16
  • 阅读38125
  •   「一章」
      有饛簋飧,有捄棘匕。「1」
      周道如砥,其直如矢。「2」
      君子所履,小人所視。
      睠言顧之,潸焉出涕。「3」

      「二章」
      小東大東,杼柚其空。「4」
      糾糾葛屨,可以履霜。「5」
      佻佻公子,行彼周行。「6」
      既往既來,使我心疚。「7」

      「三章」
      有冽氿泉,無浸穫薪。「8」
      契契寤歎,哀我憚人。「9」
      薪是穫薪,尚可載也。「10」
      哀我憚人,亦可息也。「11」

      「四章」
      東人之子,職勞不來。「12」
      西人之子,粲粲衣服。
      舟人之子,熊羆是裘。
      私人之子,百僚是試。「13」

      「五章」
      或以其酒,不以其漿。
      鞙鞙佩璲,不以其長。「14」
      維天有漢,監亦有光。「15」
      跂彼織女,終日七襄。「16」

      「六章」
      雖則七襄,不成報章。「17」
      睆彼牽牛,不以服箱。「18」
      東有啟明,西有長庚。
      有捄天畢,載施之行。「19」

      「七章」
      維南有箕,不可以簸揚。
      維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漿。「20」
      維南有箕,載翕其舌。「21」
      維北有斗,西柄之揭。「22」

      《小雅·大东》这首诗的主旨,历代学者一致认为是刺周王室的政乱、哀东方诸侯国的困病。《毛传》该诗小序:“《大东》,刺乱也。东国困於役而伤於财,谭大夫作是诗以告病焉。”方玉润《诗经原始》:“哀东国也。”

      谭国是西周穆王分封的一个子爵小国。据《左传·庄公十年》记载,谭国在公元前684年被齐国的齐桓公所灭,其时在东周初期,该诗写在谭国灭亡之前的西周。西周都城在镐京,各诸侯国均在东方,所以称为“东国”。其时王室的统治力量还比较强大,因此,作为天子的周王就经常奴役东方各国,造成很多东方小诸侯国民不聊生,连上层统治者都深受其害而“困病”。该诗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由不堪王命的大夫写成。

      《大东》全诗共七章,每章八句,除了第七章的“不可以簸扬”和“不可以挹酒浆”两句外,其余均为四字句。第一章是对古者天子之厚恩的怀念,对其一去不返的痛惜;第二、三两章是对东人所受的种种困苦的控诉;第四章通过东人、西人境遇的对比,反衬出东人所受待遇的不公平;后三章通过一系列的自然天象,对王政进行了辛辣的讽刺。

      第一章,兴。诗篇原文:
      有饛簋飧,有捄棘匕。
      周道如砥,其直如矢。
      君子所履,小人所視。
      睠言顧之,潸焉出涕。

      这一章诗人有感于古者天恩一去不回,因此而潸然泪下,以此表达诗人对现时王政的极度不满。

      “有饛簋飧,有捄棘匕。”这两句是用主人招待客人时的丰盛菜肴作为托物起兴,表达诗人对心中“古者天子”厚恩的怀念。《郑笺》:“飧者,客始至,主人所致之礼也。凡飧、饔饩以其爵等为之牢礼之数陈。兴者,喻古者天子施予之恩於天下厚。”簋(guǐ)是一种用来盛装食物的器具,青铜制或陶制,圆口圆底,有两个相对的耳或称为鋬(pàn)的部件,以便提起或两人抬起。饛(méng)是簋中食物装满的样子。飧(sūn)、饔(yōng)都是指熟食。棘(jí)是酸枣木,棘匕就是用酸枣木做的勺匙。捄(qíu)是形容棘匕柄长而略有弯曲的样子。这两句的第一个字“有”都是用在形容词前的词缀,无意义。

      “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視。”这四句用平坦笔直的大路作为托物起兴,表达诗人对“古者天子”所施朝政的赞颂。这种理想的朝政,是在位的君子们所效法而履行、而又为作为下民的小人们看在眼中。周道意为大路。砥(dǐ)是磨刀石,而且是质地比较细的那种磨刀石(质地粗的磨刀石称为“砺”)。这里,砥用以形容道路平坦。“周道”不但像磨刀石那样平坦,还像射出的箭一样笔直。

      “睠言顧之,潸焉出涕。”然而,“俱往矣”,这一切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的朝政已经完全不是那回事,而是乱政了。想到这些,诗人情不自禁地慨然而叹、潸然泪下。睠(juàn),《毛传》解释为“反顾也”,意为现在也只能是想想而已了。潸(shān),流泪貌。《郑笺》云:“言,我也。此二事者,在乎前世过而去矣,我从今顾视之,为之出涕,伤今不如古。”“二事”指一二两句描述的待客之厚恩,以及三四两句所说的理想王政。

      第二章,赋。诗篇原文:
      小東大東,杼柚其空。
      糾糾葛屨,可以履霜。
      佻佻公子,行彼周行。
      既往既來,使我心疚。

      在经过第一章的铺垫后,这一章历数现时的乱政给东国之人所带来的种种困苦。

      “小東大東,杼柚其空。”东方的诸侯国无论大小,都不堪周王朝沉重的贡赋,连织机上的丝麻之线都被掏空了。“小东大东”指东方各诸侯国,按《古诗文网》解释“近者为小东,远者为大东”,按朱子《诗集传》解释“东方小大之国也”。而按《郑笺》解释,其含义为“小也、大也,谓赋敛之多少也。小亦於东,大亦於东,言其政偏,失砥矢之道也。”这几种说法都能说得通,本文在这里采用的是《诗集传》的释义。杼柚(zhù zhóu)是织机上的重要部件,《诗集传》:“杼,持纬者也。柚,受经者也。”即分别承载纬线和经线的构件。

      “糾糾葛屨,可以履霜。”人民是如此的穷困,以至于天寒了还穿着夏天的葛屦(葛布做的类似于现代凉鞋的鞋子)。纠纠,缠结貌,大概葛屦是用葛布像编草鞋那样编结而成,故言。

      “佻佻公子,行彼周行。既往既來,使我心疚。”为了给周王送去贡赋,轻薄不奈劳苦的谭公子不停在在通往王城的大道上来回跑着。看到国君的公子这么辛苦,诗人感到心痛。佻佻(tiāo),《诗集传》解释为“轻薄不奈劳苦之貌”,可以理解为柔弱不耐劳苦。“行彼周行”,第一个行(xíng)为动词,行走之意,后面的周行(háng)为大路之意。

      第三章,兴。诗篇原文:
      有冽氿泉,無浸穫薪。
      契契寤歎,哀我憚人。
      薪是穫薪,尚可載也。
      哀我憚人,亦可息也。

      这一章以砍下的柴火不能被水浸泡,否则就会烂掉,以此来起兴,表达“惮人”不能再受困苦了,冀望苛政能有所更改,让东国的百姓舒缓舒缓。

      “有冽氿泉,無浸穫薪。”洌然寒气的氿泉啊,不要浸渍我砍下的樵薪。这两句是兴的表现手法,以兴暴虐者周室之幽王,无得税敛我谭国之民人也。洌,寒意也。氿(guǐ)泉,指泉流受阻溢而自旁侧流出的泉水。获薪指砍下的柴火。

      “契契寤歎,哀我憚人。”诗人对百姓遭受的困苦而忧伤,以至于不能入睡,连连哀叹“可怜可怜我国的这些困苦之人吧。”《毛传》:“契契,忧苦也。”

      “薪是穫薪,尚可載也。哀我憚人,亦可息也。”《郑笺》:“庶几析是获薪,可载而归,蓄之以为家用。哀我劳人,亦可休息,养之以待国事。”

      第四章,赋。诗篇原文:
      東人之子,職勞不來。
      西人之子,粲粲衣服。
      舟人之子,熊羆是裘。
      私人之子,百僚是試。

      这一章通过东西之人不同境遇的对比,衬托东人所受王朝压迫之深。

      “東人之子,職勞不來。”东国的人民承担着各种劳役,可是却得不到任何的赏赐,王上甚至连句勉励的话都没有。《诗集传》:“职,专主也。来,慰抚也。”

      “西人之子,粲粲衣服。”而西国(指西周王朝)的人民穿着华彩的服饰。“舟人之子,熊羆是裘。”连划船、打鱼的舟楫人家的儿子,穿的都是熊罴的皮毛做的衣服。“私人之子,百僚是試。”甚至连给别人做家奴的人的儿子都能有官可做。《毛传》:“私人,私家人也。是试,用於百官也。”舟人、私人,均为西国的低贱之人,而这些人的儿子都比东国之人享受到更多更好的待遇。因此,《郑笺》云:“此言周衰,群小得志。”

      第五章,赋。诗篇原文:
      或以其酒,不以其漿。
      鞙鞙佩璲,不以其長。
      維天有漢,監亦有光。
      跂彼織女,終日七襄。

      这一章开始的后三章,诗人对王政的种种乱象进行了无情的讽刺,《诗经原始》该诗眉批对此给予了高度评价:“五章以下大放厥词,借仰观以洩胸怀积愤。与上‘杼轴’、‘酒浆’等字若相应若不相应。奇情纵恣,光怪陆离,得未曾有。后世歌行各体从此化出,在《三百篇》中实创格也。”这里的“大放厥词”是畅所欲言之意,不是我们通常所理解的贬义“胡说八道”。

      按《毛传》、《郑笺》之说,前四句讽刺周王任人不当,用为官者,不能尽其职,也没有相应的才干,以致官员素餐其位;而按朱子《诗集传》,前四句是讽刺西人不但认为东人之贡是天经地义之事,而且对其所贡毫不吝惜。《古诗文网》赞成朱子说。鄙人认为两种说法皆可,前者是对王政不正的鞭挞,后者是对西人傲慢的讥刺。

      “或以其酒,不以其漿。”毛郑说:给人酒喝,而那人却不以这个酒是琼浆,即对别人所赠不以为然,以比周王任人为官,其人却不把官者职责当回事,不曾尽职。朱子说:东国之人将酒贡赋给西人,而西人根本就不觉得这是好酒。

      “鞙鞙佩璲,不以其長。”毛郑说:那些为官者佩戴着鞙鞙然美玉,却没有瑞玉般的特质和才干。《郑笺》:“佩璲者,以瑞玉为佩,佩之鞙鞙然。居其官职,非其才之所长也。徒美其佩,而无其德,刺其素餐。”朱子说:东人将视为祥瑞的佩玉贡奉给西人,而西人却并不珍贵它。鞙(juān)鞙:形容玉圆(或长)之貌。璲(suí):贵族佩带上镶的宝玉。

      既然如此,诗人仰头呼天,“維天有漢,監亦有光”,天河、天河,你也不过是空有光明!汉,或天汉,是天河、银河的别称。监,监察、监视之意。《郑笺》:“监,视也。喻王闿置官司,而无督察之实。”闿(kǎi)置,设置之意。周王朝名义上设置了监察官员履职行为的部门,然而,它只不过像天上的银河那样空有光亮,却哪里也照不到,意为它从来就不会发挥其监察百官的职责。

      “跂彼織女,終日七襄。”而那由三颗星彼此成犄角之状构成的织女星,天天在那里转七转。这两句连同下一章的首两句,共同构成对王朝所设官衙都为空设,整天在转,看似忙碌,其实什么有用的成绩都没有。七襄:七次移易位置。古人一天分十二时辰,白日分卯时至酉时共七个时辰,织女星座每一个时辰移动一次。

      第六章,赋。诗篇原文:
      雖則七襄,不成報章。
      睆彼牽牛,不以服箱。
      東有啟明,西有長庚。
      有捄天畢,載施之行。

      这一章中,诗人继续对王政之偏乱进行讽刺:不能织布的织女星,不能驾车的牛郎星,光亮有限的启明、长庚星等,都是比喻周王所设的衙门或官职,只不过空拿国家的俸禄,实际上对国家治理没什么作用。而那有着长柄的毕星倒像是捕捉兔子的网,时时刻刻都在准备着网罗天下的无辜老百姓。

      “雖則七襄,不成報章。”这两句与上一章的后两句勾连,对王朝素餐其位的官员和部门进行讽刺,见上文。报,往复,指织机的梭子引线往复织作;章,经纬纹理。不成报章,即织不成布帛。织机的梭子往复穿线(纬线),与经线交织,才能织成布,而织女星虽然整天不停地运动,却只朝一个方向动,没有回复往返,所以,织不出不来。

      “睆彼牽牛,不以服箱。”那明亮的牵牛星,也是不能用来驾车。睆(huǎn),明亮貌。牵牛,即牛郎星,三颗星组成的星座,在银河南侧。服箱,《诗集传》:“服,驾也。箱,车箱也。”

      “東有啟明,西有長庚。”东方的启明星号称为日出开路,西方长庚星号称延续日落后的光明,但它们都光亮有限,空有其名而已。启明、长庚,其实都是金星(又名太白星)。《毛传》:“日旦出谓明星为启明,日既入谓明星为长庚。庚,续也。”

      “有捄天畢,載施之行。”长柄的毕星也不能捕兔,却像是随时落下抓人的大网。天毕:毕星,八星组成的星座,状如捕兔的毕网,网小而柄长,手持之捕兔。施之行,虚得其位。有、载,都是词缀,无实义。

      第七章,赋。诗篇原文:
      維南有箕,不可以簸揚。
      維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漿。
      維南有箕,載翕其舌。
      維北有斗,西柄之揭。

      这一章诗人列举了另两样名不符实的天象:南箕和北斗,继续讽刺周王任命的官员浪得虚名,在其位不谋其职。

      “維南有箕,不可以簸揚。”南方的箕星号为簸箕,却不能用来簸扬谷物。箕(jī),俗称簸箕星,四星联成的星座,形如簸箕,距离较远的两星之间是箕口。簸扬,以手上下扇动簸箕口一侧,利用谷物的饱实粒与瘪实粒的不同比重,将瘪的颗粒扬去,而将饱满的颗粒留下。南箕星是没法用来簸扬的。

      “維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漿。”北斗星号为斗,却不能用来舀酒浆。北斗由七颗星组成,形状像带有长柄的斗(勺子)。然而,它肯定是不能用来舀酒浆的。挹(yì),舀的意思。

      “維南有箕,載翕其舌。”南箕不能簸扬,却倒会拨弄舌头,意思是比喻不干实事的人到处嚼舌头、搬弄是非。翕(xī),一张一合。

      “維北有斗,西柄之揭。”每到秋天收获的季节,北斗之柄就朝西。暗指西人于此时掠夺东人的劳动成果。北斗柄在不同季节指向不同方位,西指为秋天,这在《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32·小雅·正月》中有详细解说。

      《小雅·大东》可谓是对周王朝的大胆而辛辣的讥讽,而且行文如流水、气势恢宏。难怪方玉润点评其“后世李白歌行,杜甫长篇,悉脱胎于此,均足以卓立千古。”下面,就让我们再一起体味一下诗人作此诗时的愤懑之情吧!

      「一章」
      簋中美食裝滿膛,酸棗勺子柄長長。
      大路平坦如磨石,筆直似箭在飛翔。
      古者仁政君子效,天下萬民享安詳。
      回首不見仁天子,潸然淚下兩眼茫。

      「二章」
      東國不論大與小,織機空空絲麻少。
      葛布編就夏日鞋,冬日穿上哪能好?
      柔弱公子大路行,運轉貢賦起大早。
      來來往往不停歇,我心憂急如病了。

      「三章」
      凛冽泉水兩旁流,不要浸濕我柴頭。
      不能入眠聲聲歎,疲病之人可哀愁。
      柴火辛苦纔砍得,指望拿去換米油。
      疲病之人實可憐,只盼歇歇少些愁。

      「四章」
      東人之子輕聲歎,再苦再累無人讚。
      西人之子多有福,新衣新裙光燦燦。
      船家之子也不賴,皮袍皮襖翅翎顫。
      即便身爲人家奴,生個兒子也公幹。

      「五章」
      周王任人來爲官,那人只知把酒貪。
      美玉佩璲身上戴,哪知佔位實素餐。
      銀河在天實有監,奈何不照王命耽。
      織女三星成犄角,自卯至酉移七番。

      「六章」
      虽然整日不停轉,不成布匹也枉然。
      牽牛之星閃閃亮,不能拉車亦空談。
      啟明長庚號助日,只恨黯淡光不炎。
      天畢之星似兔網,不能捕兔一旁閑。

      「七章」
      南箕四星簸箕様,不能簸揚空有狀。
      北斗好似一把勺,不能舀酒勺空蕩。
      南箕張舌惟有吸,吸盡東人寶和藏。
      北斗之柄在西方,斗向東國災難降。

      注釋:

      「1」 饛(méng):食物滿器貌。簋(guǐ):古代一種盛裝食物的器具,圓口圓底,兩側有鋬(提手),青銅製或陶製。簋一般和鼎配合使用。飧(sūn):熟食。《毛傳》:“飧,熟食,謂黍稷也。”。捄(qíu):曲而長貌。棘匕:酸枣木做的勺匙。
      「2」 周道:大路。砥:磨刀石,用以形容道路平坦。《毛傳》:如砥,貢賦平均也。如矢,賞罰不偏也。
      「3」 睠(juàn)言:同“睠然”,眷念回顧貌。潸(shān):流泪貌。《毛傳》:睠,反顧也。潸,涕下貌。
      「4」 小東大東:《古詩文網》釋義爲“西周時代以鎬京爲中心,統稱東方各諸侯國爲東國,以遠近分,近者爲小東,遠者爲大東”;《詩集傳》解釋爲“東方之小大之國”。杼柚(zhù zhóu):本意是指織布機上的兩個部件,杼承載經線,柚承載經線,這裡合稱指織布機。
      「5」 糾糾:纏結貌。葛屨:葛,葛草,莖皮可製葛布;屨,鞋。
      「6」 佻佻(tiāo):輕薄不奈勞苦之貌。周行(háng):同“周道”,大路之意。
      「7」 疚:病,心痛之意也。
      「8」 《毛傳》:洌,寒意也。氿(guǐ)泉:泉流受阻溢而自旁側流出的泉水。穫薪:砍下的薪柴。
      「9」 契契:《毛傳》“猶苦也”。寤歎:不寐而歎。憚:同“癉”,疲苦成病。
      「10」 尚,庶幾也。
      「11」 息:休養生息。
      「12」 職勞:從事勞役。來:慰撫也,指得到獎賞、勉勵。西人:指京師人也。
      「13」 私人:家奴。百僚:猶云百隶、百僕。是试,用於百官也。百僚是試,任用爲管理百隶、百僕的官員。《鄭箋》云:此言周衰,羣小得志。
      「14」 鞙鞙(juān):形容玉圓(或長)之貌。璲(suí):貴族佩帶上镶的寶玉。《毛傳》:鞙鞙,玉貌。璲,瑞也。《鄭箋》云:佩璲者,以瑞玉爲佩,佩之鞙鞙然。居其官職,非其才之所長也。徒美其佩,而無其德,刺其素餐。
      「15」 漢:天漢、天河、銀河。監:監察、監督。《毛傳》:漢,天河也。有光而無所明。《鄭箋》云:監,視也。喻王闓置官司,而無督察之實。
      「16」 跂(qí):轉角,指織女星座的三顆星各佔一角。織女:三星組成的星座名,呈三角形,位于銀河北側。七襄:七次移易位置。古人一天分十二時辰,白日分卯時至酉時共七個時辰,織女星座每一个時辰移動一次。《鄭箋》云:襄,駕也。駕謂更其肆也。從旦至莫七辰,辰一移,因謂之七襄。《漢典》:肆,陳列、陳設。
      「17」 報章:報,復,指織機的梭子引線往復織作;章,經緯紋理。不成報章,即織不成布帛。《毛傳》:不能反報成章也。
      「18」 睆(huǎn):明亮貌。牵牛:三颗星組成的星座名,又名河鼓星,俗名牛郎星,在銀河南側。服箱:《詩集傳》“服,駕也。箱,車箱也。”
      「19」 天畢:畢星,八星組成的星座,形狀像是捕兔的畢網,手持之捕兔。施:張。《毛傳》:“捄,畢貌。畢所以掩兔也,何嘗見其可用乎?”
      「20」 斗:北斗七星,形狀像帶有長柄的勺子。挹(yì):舀。
      「21」 翕:張合。翕其舌,舌頭一張一合的。
      「22」 揭:高舉。

      2020年6月16日星期二

      本文标题: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43·小雅·大東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7403.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