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小小说
文章内容页

失眠

  • 作者: 太行清泉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6-23
  • 阅读27835
  •   我不想评判,只想把我见过的人、遇到的事讲给大家听

      ——太行清泉

      凌晨两点钟了,中原大厦的指挥长兼项目经理甄有才还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饼,脑子里挤满了一大堆的烦心事。他头蒙蒙的,耳朵也不停地嗡嗡响,可就是睡不着,他这种今夜无眠的日子都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

      一小时前的一个电话更是让他血压升高,手脚发麻。那是包工头李老板打来的:“甄总,赶快解决呀!再拖下去我可不管了,这事儿你躲是躲不过去的。"接着又说了很多难听的话,那语气穷横穷横的。

       甄有才又气又恼,但他还是用近乎哀求的口吻说:“李老板,您先别急。再给我一点时间,我正在想办法。”挂断电话后,他把手机往旁边一丢,嘴里气哼哼地嘟囔着:“神经病,没素质,深更半夜的,打什么点话呀!

      原来,一个月前工地上发生了一起高空坠落的安全事故,李老板的两个工人从楼上的洞口中掉了下来,都摔成了重伤。因为事情发生在晚上,保密工作做得又很到位,所以目前还未被曝光。善后工作一直由李老板悄悄地进行着,现在人还躺在医院里,所有的医药费都是李老板垫付的,这两天伤者家属又狮口大开 索要巨额的赔偿金,还威胁说如果问题解决不好就把事情捅出去,大家来个鱼死网破。李老板的电话是催甄有才赶快拿主意,并抓紧筹措资金的。此刻甄有才真是一筹莫展,奸猾的开发商借口工程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已经八个月没支付工程款了,目前大厦指挥部的财务账面是零库存。

      “怎么办呢?”甄有才使劲儿地揉着太阳穴。当官当到这份上,是他从来没有料到的,在他看来,项目经理日常生活的主要内容就应该是,经常出入歌厅酒楼等高级消费场所作应酬,屁股后面还总是跟着一两个夹着包的包工头,屁颠儿屁颠儿地,随时准备着买单。想想自己做了一年多的项目经理就没风光几天,特别是近半年来,不顺的事一件接一件,忘恩负义的包工头和材料供应商,翻脸比翻书还快,讨债的手段花样繁多,有到法院起诉的,有找上级领导递话帮忙的,也有雇黑社会玩儿邪耍混的,甚至还有设圈套进行敲诈勒索的。有个供钢筋的老板更夸张,不知真假,他居然还拉大旗作虎皮地直接搬来了某位老一代革命家的远方孙子出面站台。总之是红、白、黑三道齐动员,债主们一个比一个神通广大,资源丰富。这阵子各种威胁利诱把甄有才弄得焦头烂额,鼻青脸肿,整天挣扎在焦虑与恐慌之中。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真是过够了。“难道我不是当头儿的料?"他第一次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在人才济济的大型国企里, 甄有才爬到现在这个位置 ,也算是有本事。十二年前,他二十几岁才从技校毕业,一参加工作就是在分公司的检测中心里做试验员。从那时起,这小子就头脑灵活,有想法。检测中心就在分公司的机关大院儿里,细心的他发现,当时的分公司经理是个工作狂,经常忘了吃饭点儿,于是他就揽下了为经理打饭的活儿。开始经理有些诧异、不好意思,后来慢慢就习惯了,再后来就变成了一种依赖。无论多忙多累,敬业的甄有才都能及时地把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端到经理面前。聪明的小家伙越来越讨经理喜欢。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那年正赶上机关老总务主任退休,甄有才当然就成了新总务主任的不二人选。当上了总务主任 ,也就意味着他开始步入了仕途。在这个新的岗位上,他做得有声有色。为了让领导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工作上,别在为排队打饭的事浪费时间,他还专门为领导们弄了个小食堂开小灶,每天让领导们吃得舒舒服服。

      物极必反,他好像被定型了,每任领导都舍不得他这位总务主任,也都忽略了他其他方面的才能,因此七八年过去了,他的职务就再也没有变动过。他觉得很亏。志向远大、不甘平庸的甄有才,再也沉不住气了。他明白要想在建筑企业里有更大的进步,得有在基层干工程的业绩,他便开始寻找机会。

      两年前公司调来了位姓张的副总经理,此人很有背景。他虽然只是个副总,但说话很管用。甄有才凭着他敏感的政治嗅觉,认准了张总就是他仕途之路上的萧何,必须想法儿傍上他。

      甄有才不断地设法接近张总,有事没事地就找张总汇报工作,顺便看看张总缺啥少啥,赶巧了还能陪张总码码长城,很快他就走进了张总的朋友圈,他的心中又燃起了希望。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张总老娘的生病住院又给他一个天赐良机。他果断地让老婆请假休息,专门到医院照顾张母。甄太太也是个精明干练的人,手脚很麻利,她对张母的护理那更是细致入微、耐心周到,而且还总是笑呵呵的,这让整个病房的人都赞不绝口。都羡慕老太太哪辈子修来的福,摊上了这么一个好女儿。甄太太伺候张母两个多月,直到老太太去世。老太太咽气时,甄有才两口子都守在身边,这二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得是昏天黑地,还一口一个“妈呀,妈呀”地叫着,甄太太还一度哭得背过气去,这让站在一旁的张总都不知所措,还反过来安慰他俩:“别难过了,你们两口子对得起老太太了。”听到张总这么暖人心窝儿的话,甄有才哭得就更厉害了,这次他是真的哭了,呜呜的,哭得像个孩子,心中积压已久的郁闷和委屈伴随着滔滔奔涌的泪水,一下子痛痛快快地倾泻出来:得到张总的认可值了,这么长时间的苦心没白费。

      张总真是一个讲义气、够哥们儿的人,没过多久,他就为甄有才腾出了个官儿位。甄有才被空降到河南,端端正正地做上了中原大厦工程的指挥长兼项目经理的宝座。天上突然掉下这么一张大馅饼儿,甄有才感觉有点烫,一时无从下嘴。他本想能当上个一般工程的项目经理干两年,混点儿资本,镀镀金就知足了,没想到张总这么慷慨,简化了很多的中间过程,不仅一下子让自己当上了大型重点工程的项目经理,还送了个指挥长的头衔,好贵重的大礼包!想想张总那信任与期待的眼神,他不免有些惭愧。

      甄有才打开台灯,又翻看起了他的笔记本。他有个习惯,无论在什么场合,与什么人谈话,只要说的是工作上的事,他都要做笔记 。笔记本里也几乎记录了他上任以来,工程上发生的所有事情。他在审视着自己工作中的成功与失败,想从中挖掘一些他工作上的亮点。忽然,一张夹在笔记本里的照片滑落下来,这让他眼前一亮。这是他与总公司一位大领导的合影,他觉得他与这位大领导长得还有几分相像,非常珍爱这张照片,办公室里也摆了一张。照片是去年四月拍的,那是一个春暖花开、草木青青、阳光灿烂的日子。大领导在张总的陪同下视察了中原大厦的工地。那天下午三点,在指挥部全体管理人员的夹道欢迎中,两位领导微笑着、挥手走进了工地,当时工地早已被收拾得焕然一新。在工地显眼的位置又重新挂起了几道蓝底白字的条幅,条幅的内容都是精心选自这位大领导在年初工作会议上作的报告中的语录。工地四周插满了各色迎风招展的彩旗,为了让领导方便察看,工人们还加班加点用了两天的时间专门搭了一个观景台。原来张总三天前就通知了甄有才大领导要来,这次是张总刻意安排的。张总借陪大领导到洛阳赏牡丹的机会,把领导请到中原大厦工地视察,为甄有才创造一个与高层亲密接触的机会。张总在电话中,一再嘱咐甄有才:“领导能在百忙中抽时间到你的工地看看,机会难得。你要好好把握,认真准备准备。”

      两位领导在上观景台时,甄有才立刻把早已准备好的白手套递了上去, 以免领导在扶栏杆扶手时弄脏手。工作细致到如此程度,让看在眼里的张总都自愧不如,暗自称赞:这小子有料!并偷偷地向甄有才伸出了大拇指。登上观景台后,大领导凭栏望去,展现在眼前的是已施工至二层的大厦楼面上,密密麻麻的工人们穿着统一的工装,带着崭新的安全帽,正在紧张地忙碌着。蓝天下,这热火朝天、激情迸发的劳动场面,让大领导不禁心生感慨:“我当年刚参加工作时,也是个钢筋工,那时我可能干了,现在不中喽!”他一边说着,还一便下意识地握紧右拳,小臂向上弯曲着秀了一下肌肉。

      大领导的话深深地触动着甄有才的内心,通过与他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甄有才心中的崇拜之情也随着不断升腾,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他悄悄地靠近大领导摆好了姿势,示意跟在后面的办公室小王赶快抢拍。小王抢拍的照片为甄有才留住了那激动人心的幸福时刻。

      领导们视察完工地闲聊了一会,差不多到了吃晚饭的时间。领导说不要去大饭店,吃点农家饭就行,越土越好。虽然领导这样吩咐,但聪明的甄有才决不会找一个土的掉渣儿的陋街野店,要找升级版的。他早有预案,他把领导的晚餐安排在了一个以《朝阳沟》为主题的特色饭店,是一个土得有文化的饭店,做的是改良的农家饭,里面经常有老乡从山上打来的豹猫和狗獾等野味供应。甄有才还花钱让饭店老板,从省豫剧团请来了一位漂亮女演员,现场唱了几段豫剧《朝阳沟》。这让下过乡,插过队,当过知青的大领导听得如醉如痴、血脉偾张。鼓掌时,就数他巴掌拍得声音最响,时间最长。醉眼迷离中,他仿佛看到了村里的那个叫小芳的姑娘,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甄有才把设法搞来的女演员的手机号码,悄悄地发给大领导,领导便不露声色地存了起来。

      吃完晚饭,刚过十点钟,领导们还很兴奋。因为最近风声很紧,有些场所不方便去,三人便不约而同地想到回领导下榻的酒店“斗地主”。甄有才悄悄地打电话给办公室小王,让他想办法搞几万块现金,火速送到酒店给领导作牌本儿。陪领导打“工作牌”很吃功夫,打牌凭的不仅是技术,而且还要有精湛的艺术, 场面的掌控与拿捏要恰到好处,牌打得要激烈,但又不能让领导输钱,还得让领导开心地获得成就感,从某个方面来讲,这也是下属们应具备的能力与素质。那次牌场效果不错,牌神很给力,牌打得很精彩。二位领导牌风很好,从不指责谁出牌的对与错。有一把牌打得很搞笑,把两位领导逗得差点儿把腮帮子笑掉地上。甄有才虽然手里拿着两个猫儿,四个二这样超豪华阵容的顶极好牌,却居然输了,而且输得让人心颤。牌桌上的一通狂轰乱炸,让他阵脚大乱,大脑好像一时经不住刺激离家出走了,出牌的手也好像是托付给了对方代管。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天地良心,甄有才绝没有故意放水。接下来一连串的出乎意料更是搞得大家啼笑皆非,每一张神出牌虽不是刻意安排,却也都是匠心独运。眼瞅着,他那鼓鼓囊囊的大钱包就被两个野蛮人简单粗暴地洗劫一空。真是应了那句话:要想让其灭亡,必先让其猖狂。失控的局面惊动了甄总身上的每一根汗腺,汗水把他浸泡得像是刚刚被从浴缸里捞出来的似的。经过大半宿的鏖战,牌局结束的很圆满,两位领导瓜分了甄有才,甄有才输了两万块钱。钱输得很高兴,也很心疼。

      第二天一大早,领导怕误了飞机,说不吃早餐了,马上往机场赶。甄有才关切地说:“领导不吃饭哪行,那会伤身体的!不然找人给机场打电话,看能不能让飞机推迟半小时起飞?”

      一句话把大领导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傻小子,你以为机场是咱公司的。”

      甄有才开上专门借来的奥迪A6,猛踩油门儿,恨不得把脚伸进了油箱里。他也不管红灯绿灯,一路狂奔,把领导安全及时地送到了机场,领导通过安检前,张总握着甄有才的手说:“ 有才,好好干吧,不错,你的进步很快!”

      甄有才目送着领导们的背影消失在登机楼里,眼睛有些潮湿了。

      甄有才脑海中不停地回放着那次接待领导的每一个细节,认真地进行复盘,没了一点困意。扪心自问,从自己当上这个指挥长兼项目经理以来,也就只做了这么一件漂亮的事。每当想起时,都觉得很得意。这次接待完全可以作为范例,制成攻略进行推广。不过忙中出乱,还是有些疏忽,一句话没嘱咐到,办公室竟忘了为领导准备令人惊喜的伴手礼,而且给领导房间里摆放啥水果也不用心,除了苹果就是梨,连个水果刀都没有,让领导直接啃么?这小王主任还是缺乏历练,还是嫩了点儿,做事一点不注重细节! 甄有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下意识地握紧双手,仿佛他又握住了张总那双温暖有力的大手。顿时,一股暖流涌进了他的心房,溶化着他那颗早已坠入到南极冰窟里了的心。

      最让甄有才寝食难安的是,目前中原大厦工程已经暴露出了严重亏损,作为工程指挥长是难辞其咎的。甄有才明白,如果背上亏损的黑锅那就完蛋了,自己的一切努力将全部归零,又要重新回到人民群众的队伍中。他不由地从心里哀叹道:“唉,好不容易摘到手的桃子没吃就烂了!”

      甄有才滴溜溜地转着眼珠,不停地嘬着牙花子。越想心越窄,就连手心都冒汗了。他又抱怨起老石来,是他给自己留了这么个烂摊子。

      老石是甄有才的前任。老石被免职的理由很客气,上面说老石为企业服务了这么多年辛苦了,该休息休息了。离任后的老石没有走,继续留了下来,帮助解决一些遗留的问题。

      甄有才一直看老石不爽,每次指挥部的人在一起聚餐时,只要甄有才随便客气客气,那傻实在的老石就大模大样地坐在正位上,总是看不出眉眼高低,找不准自己的位置,拎不清谁是老大。还有好多让甄有才耿耿于怀的事,比如,有一次因劳资纠纷问题,包工头李老板让人把工地大门给封了,甄有才用了几天的时间,费尽口舌与李老板沟通,都没有搞定,可老石一出面,只用了一个小时的工夫就圆满地把事情摆平了。这里面能没猫腻?最可气的是近些时,有几个原来和老石打过交道的供应商债催得越来越紧,肯定是老石捣的鬼。

      一股无名火涌上甄有才的心头:好好查查这个老小子,他肯定有问题。甄有才从床头柜里找出了一支录音笔,试了试还很好用。他想得赶快找些机会套套老石的话,顺便再录好音。只要如愿地抓住老石的一些把柄,哪怕是疑似的也行,然后比照有罪推定的套路,进行加工炮制,不信玩儿不了他!墙倒众人推,中原大厦工程出现的一系列问题的责任,就可以打包赠送给老石了,够他喝一壶儿的。这样一来,自己不仅甩了锅,而且还能在廉政建设方面有所建树。“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甄有才又一次被自己的睿智折服了。

      主意已定,甄有才收紧的心也跟着豁亮了。迷迷糊糊中,他看到在茫茫的大海上,有一根稻草正咣咣当当地向他飘来。早上七点钟,他睡着了,睡得很香,那呼噜打得像闷雷。

      2014 年2月25日 于 郑州

      本文标题:失眠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7607.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