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我的那些个朋友(一)

  • 作者: 青石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6-24
  • 阅读27825
  •   1

      我有那些个朋友,传毕是其中一个,还有平富。我们仨是小学、初中的同学,至今都是很好的朋友。

      朋友用方言来说就是“好板”。

      方言又说“好板,好板,下河洗澡儿。”

      我们三个都喜欢下河洗澡儿。

      下河洗澡儿,就是游泳。

      游泳,我那时最佩服的一个是雨来,课本上的小英雄。

      还有一个是本地少年组游泳冠军周文,他蝶泳本事高,双手扬起水来,就像一只蝴蝶在临江河上飘。

      传毕住在临江场南华宫街尾。街尾南端,就是临江河。

      河岸,岩壁上长有好几棵黄桷树,枝叶张开来就像一把绿色的大伞。

      大伞下的河水绿汪汪的,绿汪汪的水里经常露着三个小脑袋。不用说多半是传毕、平富和我。

      我们三个游泳,我最佩服的是传毕和平富。

      平富会侧泳,他的皮肤很白,晒不黑,双手交替划水,划出一条绿浪,双臂夹在浪里,如欢腾的白鲢。

      传毕也会侧泳,他的手很长,挥起来,像乌鱼在水上跳。

      我呢?只会狗刨烧,两只脚,打得水花四溅,像只狗,在水上刨。

      等我刨累了,回头看,传毕不见了!只有平富,在一块石头后,盯着水面。

      传毕呢?我惊恐的问。

      平富还没有回答,一块石头侧边,露出了传毕的脸,笑嘻嘻的,水淋淋的,向我看着。

      看着。我又来。平富在石头那边,沉下水去。不一会,从石头这边钻了出来。

      出来的平富,又叫我去,我哪敢。

      敢!跟我来,下面有洞。传毕转身到石头边,沉下水去。我麻(大)起胆子,也沉下水去。

      睁开眼睛!平富在后面喊。

      睁开眼睛,果然看见石头下面有个穿洞,传毕的脚跟在那里晃。

      我跟过去,咦,还有条小鱼。跟着小鱼,头一冲,哈哈,哈哈,钻出来了。我们高兴的扑打着水。

      蓝天上的云,在水里乱颤。

      2

      哈哈,哈哈……

      初升的太阳照耀着大地。

      传毕和我,还有初中的另一个好同学宗伍,踏上了到永川城去的路,相约一起步行串联到重庆。

      我们一路欢笑,一路高歌:

      敬爱的毛主席呀敬爱的毛主席,

      你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你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

      雄赳赳的走在路上,三个小时不到,穿过了永川。

      雄赳赳的走在路上,一鼓作气,登上了高高的茶店场垭口。

      无限风光在险峰!

      黄桷树下,红旗招展。重庆来的串联队伍,正眺望着垭口脚下的小山、小河、田野,兴奋的高喊。

      雄赳赳的走在路上,串联队伍不断。加油!胜利就在前面!这个在吼,那个在喊。我们受到感染,以急行军的速度穿过大安场。

      雄赳赳的……,不,是传毕和宗伍雄赳赳的,我已经不行了。经过急行军,下了大安的陡坡,我已经焉纠纠了。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传毕雄赳赳的唱起了语录歌,铿锵有力。

           铿锵有力,宗伍也唱起来了。

           铿锵有力,我也跟着唱起来了。结尾,三人还一起吼,像操练的士兵: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胜利了,我跟上了他俩的步伐。

      3

      我跟上他俩的步伐。不过,是扛着鱼竿,跟上平富、传毕俩的步伐。

      目标是临江河的河湾,河湾在临江场火车站向南不远。

      火车站还没有到,迎面碰到一位女同学。她忧心忡忡,好像看不见云天:

      哟,我都睡不着觉了!你们还有闲心钓鱼?不是通知知识青年下乡了吗?。

      下乡?下乡就下乡!传毕说,平富也说。我想跟着说,但说出来走了样:散散心,散散心。

      站在河边,他俩,在三月的阳光下,屹立着,眼睛盯着水面。我像课本上钓鱼的小猫,心神不定,东张西望。

      他俩,不断有鱼儿上钩。可,上钩的鱼儿不找我。

      清风在吹,水面起了皱。风中我好像听见,传毕哼了一声毛主席的水调歌头: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他俩,鱼竿伸到河边老远,身子站得笔直,一动不动,真是姜太公钓鱼,不,是小姜太公钓鱼,稳如泰山。

      稳如泰山!我告诫自己!不就是下乡吗?

      下乡了,传毕下乡到了东风大队。平富和我下乡在新集大队,平富在七队,我在三队。

           好玩,有了自己的知青屋。

      传毕的知青屋,他曾邀我去玩过。知青屋前,他种下的竹子,我去时,已长出了新竹。

      长出了新竹,是个好兆头。

      好兆头,没两年就实现了,传毕招工进了汽车运输公司25队。进队后,传毕又当上了解放军。

      我也在我的知青屋前种了一窝竹,希望它也长出新竹。

      4

      新竹,万杆新竹簇拥,甬道草青花鲜。

      此时已是八十年代初,传毕复原归来,穿着军装,好英武。我们同游成都望江公园。

      望江公园,最出名的是望江楼。飞檐翘角,雕梁画栋。登楼远眺,蓝天白云,锦江春色,尽收眼底。

      此楼有一对长联,清代长联怪杰钟云舫所撰。传毕颇具慧眼,站在对联前,将上联、下联的末尾句,念了数遍:

      试从绝顶高呼:问问问,这半江月谁家之物?

      且向危梯頫首:看看看,那一块云是我的天?

      哪一块云是我的天?问得我心里蒙上一层阴影。

      看开了,哪块云,都是我的天。传毕在说。我很惊讶:他说得透!把世事、把长联都说了个透,透如头上白云蓝天。

      我也顿时豁然开朗:

      看开了,何处春江无月明?哪块云,不是天?

      至今,我都庆幸,交了如此通透的这些个朋友。

      二〇二〇年五月二十六日

      本文标题:我的那些个朋友(一)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7634.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