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文化苦旅
文章内容页

雏鸡成长笔记

  • 作者: 邓三君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6-24
  • 阅读25182
  •   刚好二十一天,两只母鸡孵的十八个蛋,陆续蹦出了十二只雏鸡。四只黑的,三只乳白色的,六只杂色的。它们肉ruo团tan的,像极了绒绒的毛线球,可爱极了。这段时间,我除了种菜、遛狗、清理鸡舍外,就是喜欢观看这些小雏鸡了。

      放养

      雏鸡出窝,我最担心的是它们的安全,主要是怕小区的野猫。就在它们出世的第二天,邻居黄小姐从老家弄来的六只小乌鸡,大致有斑鸠那么大小了,在放养的第一天,就有一只被野猫刁走了。于是我就买了一个大红塑料盆和大罩子,给它们当窝。可是过了几天,小鸡鸡们在盆里不安分了,鸡妈妈亦有要带宝宝们出来的欲望。我就抱着试试的念头,把它们放出来。就在它们从盆里跳出的那一刻,鸡宝宝们高兴得不知所以,满院子叽叽叽地好奇地探视。我出门,就想把它们抓进盆里,可是看到它们撒欢的样子,真是于心不忍。它们本属于自然,圈在盆里,那不就是像在坐监了吗?

      开始两天,鸡妈妈也不带鸡宝宝们走远,就在后院阳台里走动,从这头走到那头。我就用盘子一个装了粟米,一个装了水,放在阳台的一角。鸡妈妈就在那里科科科地唤宝宝们吃食。说也奇怪,这些时,没有见到那些野猫的踪影了。

      一天,我回来就奔到阳台,鸡妈妈和鸡宝宝们不见了。我脑皮一下子就发麻了:它们难道到树丛里去了?那可是野猫的天下啊!我赶快走到院子里,只见那几个下蛋的大鸡,没见鸡妈妈和鸡宝宝。这下把我吓坏了。我出门时担心的事该不会发生吧?我穿过树丛,终于听到鸡宝宝们的叽叽声。这时鸡妈妈似乎也听到了主人的声音,就把鸡宝宝们引来到了空地里。只见鸡妈妈全身淋湿,而鸡宝宝们个个干爽。可以想见,在大雨滂沱时,鸡妈妈是使尽了本能来护卫着自己的孩子。见到鸡宝宝,我第一要事就是要数数鸡宝宝,要确认是十二只了,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下来。

      数鸡

      玄子来,我就喜欢带他去看鸡宝bao。我说,玄子,我们来数鸡ji。我抱着他,一个一个地点。哈哈,别看只有十二只鸡,要数清楚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二、三,刚刚数到第四个,已数的几只就唰地一下窜到了鸡群里。待从新数到第五个时,鸡妈妈猛然科科科地唤宝宝们啄食,一群小鸡ji个个争先恐后,抢啄鸡妈妈嘴中的那食,场面一下混为一团。待它们平静下来,就又开始数,数了右边的,冷不丁左边的跳过来了几只;数了右边的,左边的猝不及防有窜过来几只。数来数去,不仅眼镜发花,就连大脑皮层都开始发麻。这时,对自己的智商开始怀疑了,这分明就有点儿像刚上学的学童做算数题嘛,要掐着手指头去掰着算了。这时,我就灵机一动,这里撒点食,那里撒点食,意在把鸡ji们分散。我掏出手机,待鸡ji们走散时,抓住时机,咔嚓咔嚓一连拍好几张不同角度的照片,然后把照片在手机里放大,在照片里去数。这应该是一个经验,叫你们数雏鸡,这是一妙招。

      雏鸡少校

      一天早晨放鸡,发现有一只黑色的鸡宝宝跛脚,我就奇怪了,咋会跛脚呢?难道是被鸡妈妈昨夜踩了,或是被盛食的盘子给碰了?看它一跛一跛的样子,心疼又好笑,像极了某个西片中的跛脚少校。我就给它起名少校。

      我抓来milly专门在网上给鸡宝宝买来的食物,不一会儿,就食完了。鸡妈妈就要带孩子们走出阳台,到园子里去。阳台到园子要上一个踏步,而从阳台上到踏步大约有一个三十公分的高度。鸡妈妈跳上踏步,鸡宝宝们,个个争先恐后,扇起小翅膀,先后飞上了踏步。唯独那只跛脚的黑鸡还在下面。我特意观察,看它会怎样。只见它像运动员一样,把双腿一蹬,然后张开小小的翅膀起跳,可能是腿受伤没有力气,没有可能跳到踏步上。它反复了几次,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它听见鸡妈妈和自己的姐妹们在院子里的声音,急得叽叽叽地乱叫。这时我很想把它直接拿上去,可是我转念一想,不能直接这样做,这样不便于它今后的成长。邓非在教玄子时,就是这样,摔跤了,自己爬起来。我觉得,无论是人还是其他动物,生存同理。我便拿了一块砖头,放在踏步底下,看看它知不知道借力。嗨,这小家伙还真是聪明,转了几个回合,它发现了踏步底下的砖头,便喜出望外地跳上去,再一蹦,就到了踏步上了。它看到自己的亲人们,高兴地纵身一跃,便飞到了鸡妈妈的身边了。

      可是,这鸡妈妈似乎是有意要锻炼它似的,不一会儿,又带着孩子们从院子里回到了阳台里。可是那只跛脚的黑色雏鸡却没有回来。院子到阳台要走三级台阶,可能是它没有办法越过台阶的高度吧,我正想怎样让它自己回到阳台呢,只见它没有走踏步,而是从台阶旁边堆的砖头上一步一步地爬了上来。我在想,我们教育孩子是不是也应该这样,给他们提供必要的条件,而不能去包办。前不久,与朋友聊天,谈到孩子的教育问题,我说邓非在这方面做得好。

      溺水

      每天担心野猫抓鸡的事没有发生,倒发生了鸡宝宝溺水的事情,这让人非常难过。

      一天回来,我就跑到后院去看鸡,发现一只黑色的小鸡掉到专门给大鸡喝水的桶里了。为了鸡方便喝水,这个桶是埋在土里的,与地面相平。大鸡绝对是不会有事的。照说小鸡ji也是不会被溺亡的,可能是它太小的原因。只见那只鸡宝宝在水里扑腾,却没有声音,估计是溺水多时,已经没有呼喊的力气了。我赶紧奔到院子里,将它救起。平时毛茸茸的雏鸡,一下子像个骨干的乞丐,毛都收缩成一层皮了。我把它赶紧放到鸡妈妈的身边,这时它才惊魂稍定地叽叽叽地叫出声来。没有多久,这孩子恢复得快,大概一个多小时吧,那四只黑色的鸡宝宝,都活蹦乱跳的,毛毛绒绒的,都分不清溺水的是哪一只了。

      如果这次事件能引起我的高度重视,就没有溺亡的惨案发生了。

      一天,我在后院清理鸡粪,猛然看见水桶里漂浮一物,我以为是小老鼠,因为在前院,曾经在桶里溺死过鼠仔。当我走进一看,是鸡宝宝,一只白色的鸡宝宝。当时心里一阵堵得慌,生命就是如此脆弱啊!我在想,它如果是我们人,就在那生命将亡的那一刻,是多么希望有人伸出援助之手啊。这点,我有至深的体会。那是发生在我五岁时候的事情,一群孩子到刚刚发过洪水的长滩河游水,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邓亚飞伸了一根树杆将我救起。这个经过我写在《亚飞,你在哪里?》这篇文章里。

      我把鸡宝宝溺亡的事告诉milly,她惋惜地说,哇,那么可爱的鸡宝宝,真是让人伤心。这话,更加触动了我。我在想,人类的许多惨案不就是对先人留给我们的经验熟视无睹而造成的吗?防微杜渐、亡羊补牢、未雨绸缪等等,不都是对我们的警示吗?

      两个鸡妈妈

      其实,这十二只雏鸡是由两个鸡妈妈孵出的,因为它们出生的时辰不一样,我就把孵出的雏鸡放到一个母鸡窝里,没有孵出的鸡蛋交给另一个母鸡继续孵。可能是乳臭未干的雏鸡第一时间接触的是煨干它们羽毛的妈妈的气味吧,当鸡宝宝出窝后,就只认一个妈妈了。

      但是,另一个鸡妈妈似乎也不甘心自己的宝宝被别人占有。当鸡宝宝到院子去的时候,一个在唤宝宝啄食时,另一个也在一旁科科科地唤鸡宝宝们啄食。有一次,它居然跑到了鸡宝宝的跟前,那个当家的鸡妈妈就不干了,与它干起来,可能是那些鸡宝宝不认同的原因吧,就是战赢了,孩子们也不会跟它走,心里没有底气,最终逃离。末了,还是不舍守候在鸡宝宝的旁边。既不靠近,亦不远离。

      后来,我数大鸡,总是差一个,原来,就是差那个鸡妈妈。只要鸡宝宝们到后院,去到绿化丛里,它都要跟着去,守候在旁边。这样,就对鸡宝宝们形成了两层保护,它打外围,一旦有危险,它会首先出击,鸡宝宝们就会躲到另一个它们认可的鸡妈妈翅膀下。我想,鸡宝宝们之所以没有被野猫刁去,恐怕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milly听了我的解释,感叹到:看来,有些人还真不如这些鸡妈妈呀!

      2020.6.9.22:50.躺于病床

      本文标题:雏鸡成长笔记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7635.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