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郬杨镇的屈宗稷(五十六)(中篇小说)

  • 作者: 天涯若比邻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6-24
  • 阅读21673
  •   十点钟左右,在苏雨沛和吴久云刘芢琇带着队伍打扫完现场,将劫到的财物东西全部送到三江河上的船,参加战斗的同志化整为零悄无声息离开战斗地点二十多分钟后,一路打滑摇摇晃晃载着二十多个县民团的人的破旧嘎斯车才赶到了芢塬与三江交界的地方。


      还在两三百米远的时候,车上站在前排的几个人都呐喊着说:“到了到了,兄弟们看那不是车吗?停在哪里等着我们呢!”。


      李久安听到那些人的呐喊说的话后,原来本以是担心的心情,虽然相信组织上安排布置的行动计划和方案十分的周全,同时也相信苏雨沛带着同志们一定会顺利完成劫车的任务。但是他李久安也执行和参加过多次战斗任务,战斗打响之后的情况是瞬息万变的,许多时候看似顺顺利利的,但是往往一个小小的细节就可以影响到整个行动。所以听到那些人的呐喊后,心里难免还是有一些紧张和不安,一是担心同志们还在现场,这一下子又来了二十多个民团的人,会不会形成一个遭到前后夹击的局面。二是担心同志们还没有来得及把劫到的财物担心搬运完,同志们没有来得及撤退。


      他仔细听了听,前面车的地方没有一点响动和打枪的声音。也没有听见汽车响动的声音,于是与另外一个民团队长一起坐在驾驶室的李久安叫驾驶员快快一点。这个时候,车上前面的几个人也使劲敲打驾驶室的顶部喊驾驶车的人开快一点。


      车开到停着的那两辆车前十多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李久安和另外那个队长下车后,李久安看了看两边的树木草丛,没有看到什么异常的响动情况,但是车前的路和两边都有很多凌乱的脚印,公路两侧的草丛也是被踩踏得乱七八糟的样子,车前还有几处爆炸过的痕迹,李久安马上意识到这里肯定发生过战斗,而且看样子战斗已经结束一会儿了。只是非常的纳闷为什么这个时候车上及车附近的周围竟然没有一丁点的声音。


      经过片刻的思考,李久安对坐在驾驶室自己身边的另外一个队长说:“兄弟,是不是叫几个兄弟伙过去看看,怎么看到我们的车到了不来一个人招呼联系呢?!你说是不是?兄弟!”。


      那人说:“是有一些奇怪,龟儿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等我们的时候全部睡着了?!”。


      说了这几句话后就打开车门朝车上的人喊道:“快点下来,过去看看狗日的那些人是不是睡死过去了!”。


      几个民团的兄弟伙一面答应一面跳下车后往停在前面的车跑过去。


      几分钟后两个神色慌张的人气踹吁吁地跑回来给李久安和另外那个队长结结巴巴地报告说:“报、报、报告,不、不、不好、好了,人、人、人全、全、全部、部、部被、被捆、被捆、捆住、住的!”。


      李久安心里马上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心中一阵窃喜,没有等另外那个队长说话,“啪”的一下打了报告说话的人一个耳光,厉声喝道:“你他妈的一个草包,你把话说清楚,什么捆住不捆住的?!”。


      报告的人停了一下后捂着脸说:“报告,人全部在车上被捆住的!”。


      李久安听了马上显露出大惊失色的样子说:“什么?你们说什么?,人怎么会全部捆在车上呢?!东西呢?快,快,大家快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另外那个队长结结巴巴地说:“我、我的天、天啊,咋办呀?!咋办呀?!”。


      李久安拉着那个六神无主队长带着二十来个人慌忙不跌地往那两辆车跑了去。到了车前,李久安看到两辆车子的四个轮胎都被打爆,一辆车上空无一物,后面的车上二十多个人都被捆绑在一起,手脚也拴住的,一个二个人的头脸全部被用衣服包着,其中一个穿旗袍的女人听到有人来了后,尖叫着说:“快来把我放开,我是杨姨太!你们快把我放开!”。


      李久安马上带了两个人一起了爬上去,首先解开那个穿旗袍的女人,同时把蒙在头和脸上的一件不知道是谁的衣服摘下,那女人先是愣了一下后,继而马上尖叫着说:“那辆车上的东西呢,还在吗?!你们马上快带我去看看!”。


      李久安看了那女人一眼,然后对另外那个队长说:“要不你在这里问那些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带这位夫人去那辆车上看看?!”。


      那位队长马上同意说:“好,你去看,我在这里问。看了之后你也问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久安点了点头说:“好的!”。然后叫人把那女人扶起接下了车朝前面的那辆车走去。待走到前面车后,看到车箱内早已经是空无一物,只剩下一些破纸难布的时候,那女人不顾地下的稀泥一屁股坐了下去号啕大哭起来,手舞足蹈呐喊说:“天啊,我的宝贝东西啊,这些遭天杀的土匪棒老二,抢走了我的宝贝,还不如一起把我杀了吧!天啊,你们两个地方的县官是不是不想活了,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让人抢我杨姨太的东西?!我要你们赔钱,赔得你们倾家荡产!”。


      李久安听了走过去脸上显露出十分着急的样子说:“夫人,我们是芢塬县民团的人。请你起来吧,地上全是稀泥!你刚才说的是你们遭到了土匪的抢劫?!你把你所遇到的事告诉我们,损失了多少财物,价值多少告诉我们,我们回去给县府的王荣华县长报告。他一定能帮助你查找到那些劫财的土匪,追回你的东西的!你相信,如果追不回来,我想他也一定会赔你的东西的吧!”。


      听了李久安的一定会查找到抢东西的人,特别是听说可以赔偿,心里马上就踏上了许多。那姨太太立马止住了哭声,把遇到的事前前后后详细地说了一遍。同时又把自己失去的东西价值加大了许多之后给李久安几个人说了一遍。最后还咬定说肯定土匪干的,因为她被两个人人蒙住眼睛的时候,听到另外有几个人说把东西拿去卖了换大烟抽,这么多宝贝卖了之后至少可以抽他个一年半载的话。


      李久安听了之后,叫一起的几个民团的人记住,回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杨姨太的话,每个人都要分别去给团总报告,不准漏掉什么,也不准任何的添油加醋谎报,否则后果就是重则坐牢,轻则处罚一年的薪水!几个民团的团丁听了之后当即连声应达说:“李队长,兄弟们一定如实向团总禀报,决不敢有任何的添油加醋谎报!”。


      在问完杨姨太的话后,那边的那一个队长带着几个团丁跑到李久安面前来,把寻问了几个蒙住头和眼睛的三江那边的人说的话给李久安一起的几个人说了一遍。大体意思还是说是一伙土匪干的,因为他们听到抢东西的人有的说把东西直接拿去换大烟,有的说可以卖了换钱买一些山上稀缺的东西,还有一些说要买好酒。有几个人还说是当家的分了钱后,自己要到嘉定去找窑子的妹子耍。


      这时,几个跑去查看周围情况的人跑回来报告说,山前路后都查看完了,没有发现任何人,只有几顶破旧的帽子和几颗遗留在路边没有爆炸的自己做的土手榴弹,除了运送财物的车辆轮子的印外,没有发现任何的车辆印记和落下的痕迹。要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把那么多的东西搬走,估摸至少得有七八十个人。而且窝藏的地点不会太远,也就是方圆二十里的地方。


      李久安和另外那个队长听了之后,互相看了一眼,还是李久安先说:“兄弟们,我看是不是这样,那两部车轮子都被打爆了,肯定是走不动了。我想把他们车上的人带七八个人回去,交给团总审问发落,杨姨太车上的几个人全部带回去交给团总,我们也好交差。至于抢走的东西在哪里,我们回去给团总报告后,由团总找县太爷商量后再说下文。那三江方向车上的人,我们给他们留点吃的东西。如何回去,由他们自己想办法,你们看行不行?”。


      围在一起的县民团的人听了都说好,于是,李久安和另外那个队长叫县民团的人分头行事。


      半个小时收拾停当后,李久安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快到十一点钟了,估计赶回县城也是下午一点过了。组织上的人可能早已经完全安全撤离了。于是叫那杨姨太与另外那个队长一起坐驾驶室,自己爬上嘎斯车的车箱内与民团的人坐在一起,回往芢塬县城去了。


      一路上,李久安心里都是十分的高兴,任务的顺利完成本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如此的顺利确也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李久安在心想到,回县城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想办法把情况及时告诉左富兴同志,让他马上向组织上向杨高翔同志汇报,让组织和杨高翔同志的心放下来。然后在明天尽快联系上苏雨沛同志,了解一下参加行动的同志们有没有什么伤及到的事情。


      中午时刻,郬杨镇的杨高翔和屈宗稷的婚礼正在进行。双方在司仪的主持下拜过父母天地后,省党部主任曾扩情的秘书韩安沛以嘉宾的身份给双方致了贺词。同时代表曾扩情向屈宗稷和杨高翔转送了一副曾扩情手书的条幅:“党国厚望重情重义”。让到场人特别是有二分公事的人看了之后,无不羡慕不已。


      那屈宗稷的父亲更是觉得自己的儿子给自己增添了很多光彩和面子,心里想:看这白鹤林还有谁敢欺负我老屈家,老祖宗们,我儿屈宗稷出人头地,给你们添彩争光了!


      而看着热闹场面的杨高翔这个时候虽然满脸笑容应酬着亲朋好友们,但是在心里面却十分的挂记着行动中的同志们的安全行动是否顺利进行的事。只有杨红巧知道杨高翔此时此刻的心情,所以在屈宗稷带着杨高翔逐桌敬酒走到她面前时,乘着上去与杨高翔轻轻相拥的时候,悄悄地耳语道:“高翔姐,开心一点,那边行动的同志们绝对是能够顺利完成任务的,你就放心吧!”。杨高翔微笑着悄悄地回答说:“我相信同志们一定会顺利完成任务的,但是职责所在。妹妹,我还是不能够掉以轻心呀!怎么能够不牵挂呢?!”。说完之后轻轻地拍了一下杨红巧的脸,略大一点提高声音说:“我们的红巧妹妹,好久吃你和思凯的喜酒呢?你们可不能够让我们等得太久了哟!”。杨红巧看了一下大家说:“我们可没有你们这样多的朋友和韩秘书那么大的重要人物给我们撑门面喔!”。


      那坐在主宾席上的韩安沛听了杨红巧的话之后满脸得意的笑道:“杨姑娘和孙律师是宗稷老弟的好友,喜结百年好合之日,韩某人定要参加,定要前来捧场!”。引得那些有攀附之心的人一阵热烈的掌声和赞叹,这一下更是让韩安沛得意不已,站起来一连自酌了三杯酒。


      屈宗稷的父亲母亲亲自端着菜到韩安沛的桌上,看到那么大的官对他们的儿子都是亲热得不分彼此,心里好像喝了蜂蜜一样甜滋滋的,觉得自己老两口对得起天对得起地,对得起列祖列宗,更没有往枉为父母才供养出宗稷这样的儿子,那种喜上眉梢的感觉自不必言语来形容了……


      一点钟过一点,载着李久安和县民团二十多个人以及杨姨太还有三江那边五六个人的车摇摇晃晃地开进县民团大门的时候,车还没有停稳,李久安就喊上三四个人跳下了车,一面叫另外那个队长看好杨姨太和那几个人,一面带着跳下车的三四个人一起朝民团廖团总的官邸跑去。


      李久安心里想的是要采取先入为主的方式把廖团总的思维事前定位在杨姨太的东西是遭遇土匪抢劫模式上去,以使下来作出的任何决定和行动都沿着这条思路行驶下去。这样就会更好地保护组织,掩护和保护好行动的同志们。


      敲开廖团总官邸的门,刚刚用了午膳喝了几杯酒的廖团总正准备去午睡一下,看到李久安几个人气踹吁吁跑进屋来,还没来得及问话,李久安一个立正结结巴巴报告说:“报、报、报告团、团总,杨、杨、杨姨太她、她、她们车、车遭到、抢、抢了,车、车上的、的东、东西全、全被、被土、土匪抢跑、跑了!”。


      听到这话的县民团廖团总“哗”的一下身体里的酒全都变成了一身冷汗,声严厉色地喝道:“日你个妈的X,你个龟儿子说慢些把话给老子说清楚,什么被土匪抢了?!”。李久安听了之后这才一字一句不慌不忙地把情况给那廖团总细说了一遍,末了后带着哭腔说道:“团总,杨姨太的东西被三江那边的土匪抢了的事,我想要尽快给县府的王荣华县长禀报,让他去给三江和嘉定那边的人说聊斋,我们是没有任何责任和过错的。还有就是马上把杨姨太请来,问她事情的前后经过,同时把我们带回来的那几个三江嘉定那边的人也问个口供,好交给王县长拿去作证据,不知道这样做行不行?!”。


      那廖团总听了之后人一下子就瘫坐在椅子上,半响没有回过神来,两只眼睛直不愣登地望着窗外发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说:“快、快、快,就按照你说的办法去办吧!我先打个电话给王荣华县长,把事情的打体经过给他说一下!我看这一次可能是捅了一个马蜂窝了,弄不好我这团总是坐不成了!那王县长会不会被抓起来,还是一个未知数,反正是脱不到爪爪了!你们不知道那杨森要是横起来,杀几个人都是小菜一碟!”。


      李久安听了之后脸上也露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不住的唉声叹气。快要出门的时候,又折返回来说:“团总,我表姐今天与县党部的书记长结婚吃喜酒,我公干没有去参加,我给她们带个祝福的好,打个电话行吗?”。


      那廖团总听了接连说:“快、快、快,带个话去!也帮我带上一句祝福的话,就说我廖某人一定补上心意!”。


      廖团总之所以说这样的话,是想到如果王荣华对这件事撂挑子,把责任推给他廖某人,说不定会用上县党部屈宗稷这棵大树“躲躲雨消消灾”呢,由此要李久安也带他去一个祝福的话。


      李久安说一定给表姐和屈宗稷转告的话后,就跑去民团大门守门口的电话亭去打电话去了。李久安拿起电话大声给县立师范附属小学左富兴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上说了一些要左富兴告诉表姐杨高翔,说是因为出去办事,没有参加到婚礼,请谅解的话后,环顾了四周看到两个守门的人在距离十来米远的地方抽烟,然后压低声音说:“一切顺利,同志们已经安全撤离!速报书记!!”。


      然后放下电话,朝杨姨太那辆车走去。


      电话那头的左富兴,接过电话听了李久安的话后,心情十分的激动,立即打电话给守候在郬杨乡公所的金平迪转述了李久安的话,要金平迪马上跑一趟去报告给杨高翔。


      还差十分钟左右到三点钟的时候,金平迪来到了白鹤林屈宗稷的家,看到已经吃完婚宴的人有的已经陆陆续续在离开屈家小院子了,金平迪尽可能地避开与出来的人打照面,然后瞅了一个机会进入了院子,站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几分钟后,看到杨高翔与屈宗稷在送一个客人,待杨高翔转过身来后,金平迪马上走到杨高翔面前轻轻地说:“杨老师,左校长刚才打电话说,一切顺利,同志们也已经安全撤离!放心!”。然后又大声说:“左校长说他没有赶上车,叫我来给杨老师你说一下!”。


      杨高翔听了之后一颗悬着的心马上放了下来,心情十分激动,她只轻轻说了一句:“辛苦了!”,然后喊道:“宗稷,快,扶我一下,我有一些眩晕!”。


      门口送客的屈宗稷听了之后马上跑过来扶着杨高翔连连问:“怎么了?怎么了?是累着了吧?!”。


      杨高翔点了点头说:“可能是吧!”。


      金平迪看到屈宗稷把杨高翔扶进一间房间后,他猜想杨高翔是太牵挂行动的事情,担心同志们的安危的原因,在得到顺利安全的消息后,过度兴奋引起的眩晕,相信休息一下就会好了,


      然后这才转身离开了屈家院子。回郬杨镇去了!


      杨高翔被屈宗稷扶进房间后,给屈宗稷说:“宗稷,我没什么大事!你去把红巧叫来,你还是去应酬客人们吧!千万不要怠慢了客人们!”。


      屈宗稷立即跑出去把杨红巧叫到杨高翔身边,说是杨高翔刚才有一些晕,要杨红巧照看一下,自己还要出去应酬接待客人。


      待屈宗稷出去后,杨高翔猛地一下紧紧的抱住杨红巧,悄悄地对杨红巧说:“红巧,刚才我接到消息,任务顺利完成了!同志们也已经安全撤离了!放心吧!回去向特委,向上级领导报告!具体的书面情况汇报材料我庚即就整理出来送交给组织上!”。


      杨红巧听了之后不住地在杨高翔的肩膀上拍打说:“高翔姐,祝贺您!在您的领导下取得的一个巨大的战绩!”。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激动得流下了热泪,都感到几个月的心血没有白费!


      本文标题:郬杨镇的屈宗稷(五十六)(中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7640.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