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他乡月岁(三十 栾伟回昌)

  • 作者: 叶恋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7-30
  • 阅读9993
  •   “三根,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栾伟知三根找他来是与买中码有关,但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栾伟一时还摸不着头脑。三根找自己,几个意思?也许是:一块蛋糕三根他们已分好份自己不知天高地厚硬要从中抠一块出来。庄家那会甘心,他们将采取什么方式来对付自己?即然人家已出拳,栾伟也只得硬着头上了。

      知己知彼,不打无准备之仗。栾伟试着摸三根的底。夜色渐浓,商店人多了,阿莉不嫌买东西的人多,她一人应付自如。栾伟感叹这是个阴盛阳衰的时代。三根疼老婆不愿她一人忙。一阵高峰过后,阿莉闲着下来追剧。三根这才走出商店。栾伟明白地跟着走上街来。

      站在桥头,三根得意地道:“当年,我就是在这碰上阿莉的。栾伟,你是咱六井的大才子。当年,华鼻子打你,我没向着你,别见怪。那时,我们都还年轻,做事不过脑,任性冲动的很,对罢?”

      “嗯”

      “言归正传。上次你兔子硬碰23,就把我吓一跳。这次更加疯狂,竞用1000买平码,假若用1000买特码,我还赚什么钱?我就想见下,究竟谁有这样的本事,见到你,我就不吃惊了。兄弟,十赌九输,短期,也许你会走点狗屎运。哦,对不起兄弟,短期内走运,但最后必输,信不信?见好就收,要不,你也写单罢,稳打稳的赚点外快。”

      “周老板,我倒是劝你做点正当生意。第一桶金就来路不正,眼光放长点。”

      “六合彩比不了干那种杀人越货的勾当,不值得小题大作。该收手时,我自会收手。栾伟,这里不比眉山,花鼻子只不过踢了你二脚。若不是有矿纪委压着,你小子早不知被人修理了几次,他从家乡招来的七八个关家后生许会放过你?”

      栾伟明白,三根要清扫挡他发财之路的人,而不管此人是否是同学,同事。虎门的社会治安并不好,二年前公司后面一对男女恋爱,忽然间男的就被人捅了二刀,那男青年捂着肚子跑向人多的地方大喊救命。不幸的是,人还是伤得过重死了。整个公司的人,都当作来办案公安的面按了手印。事后,公安贴岀告示,大意是年青人拍拖,不要到没人或偏僻处。不要害羞,到有人的地方约会。于是,黄昏后有了一道风景,激情的男女忍不住当街做岀一些不雅观的事。这要放在眉山,那是要遭人指责,甚至当事男女会被巡逻队抓去教育一番。而在虎门,冶安巡逻则睁只眼闭只眼,不当回事。死者是外地人,就像死了条流浪狗,二年了,案子还未破。

      “周老板,你找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舍得丢下她到一工区{监狱)去报到?我儿子要高考了,我还要买房,靠这点工资,那要等到猴年马月?我不挡你发财的路,你不做,自有人来做庄。你给四万,我立即从虎门消失。”

      “好大口气,说不定下次你就输了。就像上次一个傻瓜蛋,自以为聪明有本事,下了二仟,还不是落到我手里了。”

      “哪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俩人不欢而散。栾伟本就不准备下玩大,毕竟是赌博,可见不得三根盛气凌人的样子。也为李爱国的无知揪心,打工的血汗钱到手还没握热就送给了三根这样不劳而获的人(他开店,只是作个幌子,借以掩护他坐庄。)即然谈判破裂,栾伟决定赌一把。机会似乎来了,一条龙连开三期,丹凤眼看着单,她发现,这期破天荒的没人买它。栾伟却背道而驰,下了二十元。

      “不可能呀,连开四期的有时一年也不见开一次。疯子,钱多烧手是吧?”其他人都不信,这概率太小了,不值一搏。不过,丹凤眼多了个心,她没忘记上次的教训,她跟着下了二十元玩下。

      栾伟只是试探下人们的反应,他见丹凤眼下了单,添了一份自信。他走到一家属于三根地界的店,下了四佰元。9点半后,栾伟意外击中特码。三根一口闷气没法憋着,喉咙中咳出的一掌血痰。他没敢告诉阿莉,明天傍晚,他亲自找到栾伟认怂。他愿意一次性给栾伟二万。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吴妈讲栾伟早该当主管了,并不是空穴来风。光明灯饰公司对汪主管来讲是不设防的。他上班期间进出自如。有一次,他利用外出之际上发廊玩小姐被谢总发现。这引起了公司高层对他言行的注意。不久,谢总对他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这个被当着自己左右臂膀的夫妻是一对藏在公司的内奸。汪总管利用上班时间外岀玩乐,加工模具吃回扣不算,关键在于他有意泄漏公司核心技术,同人合伙作灯饰生意。他小姨占据公司财务要职,谢总都有点忌惮这对夫妻。

      张董事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其实为期已晚,汪总管被迫辞职带来生产,财务的动荡于混乱。此时,中山古镇灯饰产业已雄起。光明灯饰公司投资吕合金灯合格率低,公司处于亏损状态。

      吴妈建议董事长起用栾伟,谢总点头后,栾伟暂代主管一职。

      红波已经18期未出,金湾花园一个包红波的老板跳楼自杀。三根并未兑现二万元。栾伟接过主管一职也忙晕了头,他有段时间没下单了。机会来了,有人用生命唤醒了栾伟,他要包红波。栾伟决定跟三根摊牌,他将拿出几万元豪赌一次。三根明白,栾伟起了破釜沉舟之心,要与自己拼个鱼死网破,而这次死得可能是自己。

      “真是咱六井的才子,老天不公,偏让你上学碰上文化大革命,要不,你考个愽土都不成问题。”

      “三根,咱们废话少说,二万元到手,我回南昌去。”

      待续


      本文标题:他乡月岁(三十 栾伟回昌)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8879.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